《太平洋战争》
第32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晨7:30,仍在拼死抵抗的海军陆战队员已渐渐不支,日本人的子丨弹丨已经打到了德弗罗的指挥所。威尔克斯岛在几个小时前一阵密集的枪声之后陷入了沉寂,坎宁安中校并不知道那里的敌军已被全歼,他认为该岛已经陷落。作为岛上的最高指挥官,坎宁安知道威克岛面临着无可挽回的结局。守岛将士或许能够从白天坚持到夜晚,但一旦夜幕降临,他们的防线肯定会被日军攻破。岛上还有许多手无寸铁的建筑工人和平民百姓,战斗持续下去无异于一场屠杀。此时德弗罗少校向他汇报了岛上的严峻形势,并问他是否会有援军到来,坎宁安的回答是“不”。在同德弗罗少校协商后,坎宁安痛苦地授权这位陆战队少校向日军投降。

  德弗罗请示坎宁安是否可以通过无线电试着和日军联系,坎宁安同意了。恰好此时陆战队炮手约翰�6�1哈马斯进入了德弗罗的地堡,通报外面战斗的进展情况并询问下一步的作战命令。德弗罗回答说:“太晚了约翰,坎宁安指挥官命令我们投降。准备一面白旗,传达停火的命令。”于是哈马斯从指挥部走出来大喊道:“少校的命令,我们要投降,少校的命令。”
  听到喊声的德弗罗马上冲到了门口,在哈马斯身后大叫道:“见鬼,这不是我的命令!”
  早上8:00,水塔上树起了一面用白色床单做成的旗子。唐纳�6�1马利克中士找到了一根破旧的拖把棍,并在上边拴上了一块白布。8:30德弗罗少校手举拖把棍走出了弹痕累累的指挥所,去向附近的一名日本军官投降。这个还算和善的日本军官递给他一支烟,还用流利的英语诉德弗罗,他曾经参加过1939年的美国旧金山博览会。
  下达了投降命令之后,坎宁安中校回到自己的平房洗了脸刮了胡子,换上干净的蓝色制服乘皮卡车重新回到现场,投降事宜就交给坎宁安来处理了。德弗罗和马利克两人则在一名手持指挥刀的日本军官监视下前往那些依然被美军控制的零星阵地上传达投降的命令。他们第一个到达的是第211战斗机中队防守的那块阵地。普特南少校只剩下了九名队员,除了撒林上尉之外人人带伤。

  那些炮兵阵地上的士兵立即开始动手把火炮的火控系统毁掉。二等兵鲁弗斯似乎不太相信这是事实,他诧异地追问:“真的要投降吗?海军陆战队是不会投降的!”在消息证实之后,他把自己编号为1025827号的步枪枪栓拆下来扔进了一侧的礁湖,还有人把枪栓扔进了灌木丛,他们中的有些人哭起来了。巴宁奇中尉特别提醒大家要把剩下的干粮全部吃掉,以免留给日本人。这一决策无疑是十分英明的,在随后的两天里,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得到过一粒食物。

  在海军陆战队的救援站——那里之前已经被日军攻占——德弗罗发现那里所有人不管是伤员还是医护人员都被日军从地堡里移出来,他们的双手被用电话线绑在背后,脖子上还套着绳索。
  10:15,德弗罗来到了飞机跑道西端克里沃中尉负责的阵地上。他们的任务是在必要时引爆丨炸丨药炸毁跑道。听到德弗罗放下武器的命令,一名陆战队员仍然不愿意承认失败,他大声地劝诫克里沃,“中尉,别投降,陆战队员是不会投降的,那是个圈套!”克里沃后来回忆道:“那么做(指放下武器)真的很难,但我们还是毁掉枪支后走了出来。”
  一切都静悄悄的威尔克斯岛似乎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已经再次调整好防守阵型的普拉特上尉看到远处走过来三个人,两个人穿着皱巴巴的卡其色军服,他们无疑是自己人,其中一人手中高举着一面白旗。在他们身后是一个穿着航脏军服的日本军官,手里提着一把指挥刀。此时正好一艘驱逐舰对威尔克斯岛进行了炮击,随着日本信号兵发出的信号,驱逐舰很快就停了火。
  普拉特听到了德弗罗少校的喊话。他看了看身边的戴维斯,忽然想起今天是小伙子21岁的生日。“生日过得不错吧,水兵?”“是的,长官!我想感谢这些从日本赶来为我庆贺生日的人,还有那些焰火和爆竹,非常感谢他们!”小伙子边回答边看了看表,此时是威克岛时间的中午13:30。随后很多脏兮兮的人从灌木丛中钻了出来,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都上好了膛。
  在威克岛一号营地,一个日军士兵在众目睽睽之下爬上了水罐,砍断了在那里飘扬着的美国星条旗。1941年12月23日13:30,这个中太平洋美国仅存的战略据点终于落入日本人之手。
  12月23日一整天日军都在围剿漏网的美国官兵。那些美军官兵被解除武装后绑起来集中在飞机跑道上。日军命令他们统统跪在机枪之前,美军士兵最担心的日军对待俘虏的方式似乎即将变为现实。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被威克岛和威尔克斯岛上遍地的日� 尸体所激怒,他们想死去的战友报仇,用机枪扫射所有的战俘。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穿雪白军服、佩带着勋章和军刀的高级军官及时出现,制止了即将发生的疯狂行为。这个人就是之前打了败仗的梶冈少将。并不是所有日本人都粗暴野蛮毫无人性,梶冈心中对那些顽抗到最后一刻并给他带来耻辱的美国人充满了敬意。

  所有人包括平民在内都被日军视为战俘,他们受命为日本人清理威克岛。为了尽快修复机场,日军命令陆战队的一名军官带领300名士兵参加劳动,规定必须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修复工作。这位军官搞清楚任务是修复机场时回答说:“不用那么多人,用三名士兵就够了。”结果只见他们使用一种安装在大型汽车上的机器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将机场修整完毕。这种安装有机器的大型汽车还有个别名叫推土机或挖掘机,它们与铁锹、铁镐相比工程效率提高了上百倍。前面已经提到过,日军迅速将推土机和挖掘机送到国内解剖仿造。推土机倒是仿造出来了却无法批量生产,挖掘机更是连仿造都没有成功。

  在威克岛东岸坎宁安中校的宿舍门前,很快就贴出了一张安民告示:
  大日本军司令部宣言
  威克岛全部归大日本帝国所有。
  爱好和平、尊重正义之大日本帝国,由于罗斯福总统之挑战,不得已遂起而应战。故我军本着大日本帝国固有之和平精神,对于无敌意的敌国人民的生命,则不加任何伤害,盼即安居乐业。
  如违反指示,或不服从者,则按照军法严惩不贷。
  昭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1941年12月24日上午11:00,大本营海军部对外发布了攻克威克岛的正式公告:
  一、大日本帝国海军乘风破浪,曾于23日凌晨攻击威克岛。我方陆战队员逐渐排除敌人的顽强抵抗,大胆地在敌前登陆。23日上午10:30完全占领该岛。
  二、此次作战,我军损失两艘驱逐舰。
  日本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大将在向天皇汇报发生在威克岛的战斗时说:“发生在那里的战斗之壮烈程度,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伊藤正德在他的《日本海军血战史》一书中指出:“在威克岛日军所受到的损失竟然比在珍珠港还大,不但失去了两艘驱逐舰和两艘巡逻艇共四艘舰只,而且战死和受伤者也不在少数。”
  梶冈少将以裕仁天皇的名义将威克岛更名为“鸟岛”,皮尔岛改为“羽岛”,“威尔克斯岛”改为“足岛”。后来美军在实施蛙跳战术时威克岛成为被跳过去的岛屿,因此从这一天一直到日本投降,威克岛始终控制在日本人手中。除了偶尔有一些美军飞机前来轰炸驻守在岛上的日军之外,这里再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事。一直到1945年的9月7日,威克岛日军指挥官重松西原海军少将美国海军陆战队山德森准将投降。当时第一个返回威克岛的就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拜勒少校,回来时他已经升任上校。

  日期:2016-08-28 21:46:52
  (正文)
  1942年1月,日本运输船“新田丸”号来到了威克岛,把的俘虏带往位于中国东部日战区的战俘营。388名平民继续留在威克岛为日军修筑防御工事和飞机跑道。后来留下来的人中有45人死于营养不良。1942年9月又有约200多人被运往日本。剩下的98名建筑工人在1943年10月被日军集中起来用机枪扫射至死。其中一人逃跑并藏了起来。但是威克岛太小了,他随后被抓回来砍下了头颅。因为这一屠杀战俘的无耻罪行,日军岛上指挥官板井原海军少将在1947年被审判并处于绞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