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0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气势十足,然而许是吸丨毒丨过多的缘故,身子太瘦了,脚步有些虚。
  我瞧见对方冲上跟前来,没有任何犹豫,陡然踢出了一脚。
  我确定了这黄毛,就是沫儿所说的那个渣男,所以对他并不客气,这一脚戳在了对方的心窝子里,又快又疾,根本没有给他半点儿反应的时间。
  砰!
  那家伙给我一脚踢中,就好像断线的风筝,整个人腾空而起,跌落在了门口那边去。
  不但如此,还顺带着把其余几人都给带倒了去。
  只一脚,这伙气势汹汹的家伙就顿时一滞,有人哎哟哟地叫唤了起来。
  这边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厨房那里,沫儿赶忙跑出来看,瞧见门口堵着这么一帮凶神恶煞的家伙,美好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恶劣,泪水涌出,大喊道:“赵祖,你到底要怎么样?”
  她声音悲切,不过那赵祖挨了我一脚,一时半会儿还是没有缓过气来,趴在地上直喘气。
  我没有理旁人,而是慢条斯理地走到了门口来,蹲在了黄毛的跟前。
  旁人一副惊恐的表情,而那个大金链子舔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给我所表现出来的腾然杀气给吓到,没有说话。
  我蹲在黄毛的跟前,然后揪住了他的脖子。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女人是用来爱护的,不是用来糟蹋的,人家肯跟你,是上天眷顾,要感恩;但如果离你而去了,就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看看到底是为什么,而不是死缠烂打,知道么?”
  黄毛吐出了嘴里的一口血,开口就说道:“你麻痹……”
  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摸到了他的左手手腕之上,使劲儿一捏,使得那脏话的后一段,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惨叫。
  我捂住了黄毛的嘴巴,说别叫,大半夜的,你这样嚎丧的话,很扰民的。
  黄毛没有停止这叫喊,于是我将手伸向了他的右手手腕。
  咔嚓……

  又一声清脆的响声,黄毛的一对手都给折断了。
  剧痛让这家伙陷入了疯狂的崩溃边缘,然而叫声依旧不停,我没有任何妥协,当着沫儿和黄毛带来这一帮人的面,举起偌大的拳头,又恶狠狠地砸向了黄毛的脚踝。
  两下之后,这家伙的一对脚不自然地扭动着。
  弄完了这些,我将黄毛的衣服给撕下了一大块来,团吧团吧,塞进他的嘴里,然后才站了起来,好像刚看到这一脸懵逼的大金链子一般,咳了咳,说大兄弟,你找我有事么?
  大金链子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舔着嘴唇说道:“那啥,我路过,走错路了。”
  我点了点头,说你确定?
  我刚才的那一脚就足以镇住了场面,大金链子机械地点了点头,说对,我确定。
  我说那你帮我一个忙好么?
  大金链子点头,说大哥,你尽管吩咐,能帮的我一定帮。
  我指着瘫倒在地,如同一滩烂泥的黄毛,说帮忙把这堆垃圾给倒一下,可以么?
  大金链子说乐意效劳。
  说罢,他一挥手,旁边几人七手八脚地将人给拖走了去,临走前还将地上的血迹给擦干净,搞得像是专门过来做家政的。
  这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电梯口。

  送走这些人,我回过头来,瞧见脸色复杂的沫儿,咳了咳,说别愣着了,收拾一下行李,我们送你去港澳码头,你现在就启程去香港。
  沫儿一愣,说啊,为什么?
  屈胖三这个时候端着碗饺子出来,说你以为那帮人干嘛要跑啊?
  沫儿说不是陆言哥很厉害,把他们给吓跑了么?
  屈胖三说这帮专门催帐的家伙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这点儿血腥你以为他们就会退让?
  沫儿懵了,说那是为什么?

  屈胖三说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认出了陆言就是这几天道上通缉的那个家伙,所以没有敢上来硬碰,而是选择迂回,去跟背后的人通风报信,然后再带人过来抓。
  沫儿着急了,说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放心,赶紧收拾行李,我们送你去港澳码头,那边有船去香港,我们会安排人接你的,你到了那里,什么事情都没了。
  沫儿焦急,说那你们呢?
  屈胖三嘿嘿笑,说我们两个都是无法无天的大魔王,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人懂得了我们的。
  沫儿赶忙去收拾行李,而屈胖三端着一大碗的饺子,说湾仔码头的,要不要尝一下?

  我说哟呵,你现在已经抛弃方便面了,的确进步了不少。
  我拒绝了屈胖三的要求,然后给李家湖那边打了一个电话,接到电话之后的李家湖表示知道,他现在就叫人去码头那边接人。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离开了这栋大楼,然后走小巷离开。
  走了几十米,屈胖三看了一眼后面,说你们去那边等出租车,我去收拾一下跟着的尾巴。

  他转身离去,而我拖着沫儿的行李箱往前走。
  几分钟之后,屈胖三回来,告诉我事儿解决了,不过得快一点,免得沫儿被堵在码头,坐不了船。
  上了出租车,我们送了沫儿到码头,这儿的关口是二十四小时开通的,乘船过香港,十分方便,我们没有送进关口,而是与她在外面分别,然后又打的前往横琴关口附近。
  我们准备从这儿找地方游回大陆。
  赌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那帮人即便是找到了我们的行踪,也未必能够正好堵着我们。
  将俞百里解决之后,我们就没什么心思蹲在赌城这里了,毕竟事儿闹得有点大,我们却没有实力将对方给一口吞下,既然如此,那就退一步,海阔天空。
  在半夜的时候,我们回到了横琴,两人十分疲倦,稍微收拾一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两人都挺累的,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我打着哈欠爬起来,找到关机充电的手机,准备给李家湖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沫儿的情况,没想到手机一开机,立刻就有数十个未接来电出现。
  除了几个是李家湖的,其余的电话都来自阿峰。
  他这么急找我干嘛?

  我有些发愣,不过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给李家湖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李家湖告诉我,说人已经接到了,现在正在酒店休息,他问我有什么特殊要求没,如果没有,他就安排沫儿在他公司下面任职,先从文员坐起,如果表现合适的话,再作适当提拔。
  我说你不用考虑我的意见,那小姑娘我也只是顺手帮一下而已,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私人关系。
  李家湖松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着安排吧,反正不会让她吃亏的。

  我问昨天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意外,李家湖说没有。
  毕竟是正规场所,那帮人即便是打听到消息,也还是会收敛的;再说了,沫儿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物,这帮人的做法不至于太过于难看。
  与李家湖简单聊了一会儿,我挂了电话,又给阿峰那边拨打了过去。
  我打了两遍,都没有接通,于是发了一个短信给他,问他有什么事情。
  日期:2016-05-02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