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1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同样,人在官场也不可能是任性而为,像丁长生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大多数人还是那种瞻前顾后,凡事都要考虑三天才能下决定才是正常人。

  而即便是如此,昏招迭出也是官场上的常见事,因为世事变化太快,而官场上的效率又太低,所以造就了很多事看起来决策是好的,但是实施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就像是丁长生想查刘成安,可是他的目的绝不是刘成安那么简单,而一旦刘成安倒了,刘成安到底会牵扯出来什么人,这些人能不能查,省纪委有没有权力查,这都是未知数,虽然人的一生中未知数是常态,但是在官场上却没人愿意去碰这个常态,谋定而后动才是这些官员们最常用的方式。
  丁长生当然没得到肯定的答复,而李铁刚也没有将这口子完全扎死,而只是说要考虑一下,而且当丁长生走出他的办公室时他还特意将丁长生叫回来吩咐说,没有他的指示,不许动刘成安,这也是李铁刚对丁长生在白山市的表现的新认识,胆子太大,不按常理出牌成了丁长生头顶上的铭牌。
  虽然杨凤栖被查这件事在媒体上炒的沸沸扬扬,而杨凤栖得到丁长生的暗示,那就是这件事是一个契机,要死死咬住,而且尽量的往和汉唐交易这件事上引,而杨凤栖一旦想做一件事,往往都会做到极致。()
  所以,在磐石投资的操纵下,不但是国内的一些媒体,连国外的媒体也很关注这件事,因为我们的政府一直都在宣扬我们建立的是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但是在一个省会城市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不得不让人猜想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
  舆论这个东西一旦放开,往往会失去控制,收放自如绝对不适合操作舆论上,在更多的人起底汉唐置业的同时,更多的人考虑的却是汉唐置业和中南省政府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发生了这件事后,中南省政府一直都是缄默不言,这不得让人有了更多的猜想。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梁文祥拿着手里的报纸,摔在办公桌上,很是恼火的问道。
  “昨晚的事,没想到这些媒体的动作还真是快,不过这件事他们做的太过分了,这是杨凤栖托我转交给您的”。说着,乔红程将那五颗子丨弹丨递到了梁文祥的桌子上。
  “这是什么意思?”梁文祥一看是子丨弹丨,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子丨弹丨,吓了一跳。
  “这是杨凤栖昨天收到的,晚上又发生了丨警丨察查房事件,所以,杨凤栖很生气,她不愿意来和你见面了,让我捎了过来”。
  梁文祥这才意识到自己放任这件事的发展,差点就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问道:“给她打打电话,我见见她”。
  乔红程拿出手机给杨凤栖打电话,但是却是暂时无法接通,乔红程愣了一下,想起了丁长生,于是又打给了丁长生,但是得到的答复却是杨凤栖已经起飞了,目的地是美国纽约。

  “怎么了?”梁文祥看到乔红程愣愣的样子,问道。
  “杨凤栖已经登机起飞了,回美国了”。乔红程淡淡的说道。
  “回美国了?那,你刚才和谁通的电话?”梁文祥指着乔红程的手机问道。
  “丁长生,昨天丁长生也在场,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我就没打扰你,去了现场一趟,丁长生还通知了江都市局的万和平,但是这件事看起来好像是下面分局局长干的,当时去的人还不少,直奔杨凤栖所在的总统套房,而且更为恶劣的是他们是强闯进去的,门链都是丨警丨察绞断的,所以这事杨凤栖在理”。乔红程解释道。
  “丁长生?怎么又是丁长生,他在哪,把他给我叫来”  。梁文祥皱眉说道。
  丁长生在李铁刚那里碰了一鼻子灰,正在办公室里和齐一航聊天呢,没想到接到了乔红程的电话,让他尽快到省政府去一趟,说是梁省长要见他,丁长生一愣,自己和梁文祥好久没有什么交集了,仅有的几次和梁文祥有交集还是因为杨凤栖的原因,这次怕是还是因为杨凤栖吧。
  丁长生当然是没有直接到梁文祥办公室去,而是去了乔红程那里,至少也得先探听一下虚实吧,再说了梁文祥他还真是没什么可聊的,要是梁文祥真的是因为杨凤栖的原因见自己,自己该怎么应付呢?

  在中南省的官场上,态度最不明朗的就是梁文祥了,他一直都是以模糊的政治态度让各方摸不着头脑,也正是因为这种态度,所以让各方的势力都有所忌惮,当一个人被大多数人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就是他最有辗转腾挪空间的时候,所以虽然梁文祥在中南省没有做到一言九鼎,但是也没有和罗明江闹的不可开交,不过在丁长生看来,这种人最可怕,他不是没有牙,而是还没到露出来的时候罢了。

  “秘书长,到底什么事啊,我正在向李书记汇报昨晚的事呢,你这里就把我叫来了”。丁长生先声夺人,还没等乔红程开口,已经是占了先机,那意思很明确,你们不要想着找垫背的,我的背后也不是没人。
  “哦?那李书记怎么说?”乔红程微微一笑,问道。
  “这不还没汇报完呢吗,我也不知道李书记怎么说”。丁长生来了一个模糊的回答,让乔红程想套话都没地方下嘴。
  “好了,你小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啥?走吧,省长见你,也是想问问昨晚的事”。
  “昨晚的事,你没和省长说啊?”丁长生故作惊讶的问道,但是他心里明白,乔红程怎么可能不汇报呢?
  丁长生走后,李铁刚陷入了沉思,在不大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好像是异常的烦闷,而此时他的座机响了,也没看号码,直接拿起来接通了:“喂,哪位?”
  “铁刚同志,我是朱明水,今天有时间吗?我的一个老部下给我送来几斤茶,知道你嗜茶如命,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朱明水在电话里轻松的问道。 
  丁长生一进门就发现,梁文祥的脸色很不好看,看起来好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这不得不让丁长生怀疑梁文祥这是在故意做给自己看的,像梁文祥这样的人,修炼了几十年了,喜怒不形于色才是基本的表现,可是这样子分明是明白的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啊。 
  乔红程笑笑,却并不吱声,径直找了地方坐下了,而丁长生当然是没这待遇了,而且看到梁文祥那个臭脸,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杨凤栖是怎么回事?”梁文祥看着丁长生,没有任何的寒暄,问道。
  “杨凤栖怎么了?”丁长生故作不知的问道。
  “杨凤栖回美国了?这事你怎么知道的?”梁文祥问道。
  “哦,我送她走的,她说她在国内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所以还是赶快回美国总部比较好,总比在国内不明不白的死了好吧”。
  “放肆,你知道你这话的后果吗?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质疑江都的治安环境还是质疑江都的招商环境?”梁文祥问道。

  但是,这话问的特别的没水平,这其实不是一件事吗?再说了,你和丁长生说这些问题有什么用,杨凤栖去哪里和丁长生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可是梁文祥不是别人,而是和杨凤栖的父亲相交莫逆,所以如果杨凤栖在江都出了事,梁文祥还真是不好交代,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他不可能承认有这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