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1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先走了”。丁长生说道。
  “好,记得给秦墨打个电话,可能有些话她说的急了点,但是我相信那丫头,她都是为了你好”。朱明水再次为秦墨辩护道。
  丁长生点点头,出了朱明水的家门,本想回去呢,但是一想到到了这个点了,不知道石爱国起来没有,于是绕过几栋别墅,果然看到了石爱国在院子里开始打太极拳了。
  “咦,长生,你怎么这么早到这里来了?”看到这么早丁长生居然找到了家里,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书记,我是昨夜没走”。说着,将手包放在院子里的的小茶几上,然后站在石爱国身边,和他一起打起了太极拳,并且小声解释了昨晚的事,石爱国开始时还认真的听着,但是到了后来变成了站在当场,脸上的怒色溢于言表。
  看到石爱国这个表情,丁长生也不敢吱声了,跟着石爱国站在院子里,不过,过了一会,石爱国又开始了打太极拳,还请丁长生给他指点一二。
  “老朱说的没错,这件事还是要从外围着手,先从湖州着手,湖州有些人还看不明白,以为有那样的背景就了不起啦,其实不然,这些人都是墙头草,他们最善于的不是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天生的天气预报员,最擅长的就是看风向”  。
  “可是从湖州开始的话,阻力也很大,首先就是现在湖州经济发展很快,可能会有人因为经济的发展为由来阻拦这些事的调查”。
  “明着不行就来暗的嘛,避其锋芒也是策略,在位的不行就先从下去的开始,这样的阻力不就小多了嘛”。石爱国笑道。
  从石爱国的话里,丁长生明白了什么叫姜还是老的辣。
  汉唐置业听起来好像是一个房地产公司,可是事实上它并不建设房地产,也不是某一个房地产的开发商,在全国你也找不到一个以汉唐置业冠名的楼盘,因为他们根本不建设房子,他们只是买卖土地。
  程耀茹站在办公室里的墙壁前,这是一幅江都市的全景图,而她的目光所盯着的只有一个地方,就是紧靠东部新区与旧城区交界处的冠云湖,冠云湖是江都市的肺,而湖边上那块地块已经基本拆迁完毕,而且已经以土地出让的方式卖给了磐石投资。
  磐石投资为这块地付出了三十多个亿,如果开发的话,预计盈利是二十个亿,而且只是初步估计,因为房地产市场风云变化,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房价不可能下降,只会上升,因为地方政府不会允许房地产降价,银行也不会,唯一希望降价的是老百姓,但是你没权力。
  如果这块土地自己拿过来,留出十个亿的盈利空间,将土地再次转让出去,这应该不是难事,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么一买一卖,就能净赚十个亿,而这一切都能在一年内完成,而开发房地产从建设到卖出去,这之间的时间太漫长了。
  “老板,出事了”。这个时候程耀茹的男助理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说道。
  “怎么了?”程耀茹居然没有表现出不满,因为昨晚这个男助理的确是很卖力,让自己很满意,她已经不知道这个男助理是第几个了,反正过段时间就换一个,女人一旦有了钱和权,往往比男人还好色。
  “磐石投资那边出事了,网络上和报纸上已经爆出来了,而且杨凤栖那个**胡乱说话,已经将我们扯了进来”  。男助理上前打开了程耀茹电脑的网页,果然,这上面全是报道昨夜磐石投资的董事长杨凤栖在五星级酒店被查的信息,而且现场还有不少的警查,和杨凤栖的激愤相比较,那些警查的表现简直就是个渣。
  再看下面的评论,已经开始涉及到了汉唐置业和磐石投资即将交易的地块,而这还不算完,每个网页都是如此,而且评论一边倒,一边在评论这场交易,而另外一边在深挖汉唐置业的背景。
  这让程耀茹脊背一阵发凉,这个女人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却对危机很民敢,她预料到,这场风波怕是不能善罢甘休了。
  “公关部的人呢,立刻到会议室开会,马上通知他们”。程耀茹手里的铅笔一下子被他撅断了,这个动作把男助理吓了一跳,因为他突然间想起了昨晚的一幕,自己的本钱是不是比这根铅笔更硬?
  丁长生从石爱国那里出来,一早晨就到了杨凤栖的所住的酒店,看到杨凤栖正在收拾行李,看来是不打算在这里住下去了,而她的房间里还站着一个人,正在赔礼道歉。
  “你谁啊?”丁长生看着那男的问道。
  “先生,我是酒店的经理”。
  “哦,那就是经理啊,这么说昨晚是你默许那些人进来搜查的了?你既然是经理,那你知道搜查要有搜查证的吗?他们昨晚有吗?”
  “行了,你不要和他废话了,国内的这些酒店都不能住了,集团已经给我联系了一家外资酒店,我担心我会住在这里会被再次搜查,下次可能就会被逮捕了”。杨凤栖根本不和他搭茬,收拾好东西后直接让几个保安拖着箱子出了酒店。
  这家酒店之前在江都市的声誉很好,但是经过这些风波,要是还想在这里住,那就得好好考虑了,毕竟随便搜查客房是不能让人容忍的,试想一下,晚上睡得好好的,一睁眼,几名警嚓站在你窗前,这是什么感觉?

  保镖和箱子都在后面的车里,而杨凤栖则是上了丁长生的车,一直向新酒店开去,而在他们后面不远处的一辆车里,那名胖警查一脸的颓废,紧张的看着身边的局长曹克清,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肯定那小子进了那女人的房间?”曹克清问道。
  “我敢肯定,而且一直就没出来,但是我一直都不相信他是怎么从那个房间里出去的,我调了酒店的走廊监控,确实是进去后没出来,但是我们进去后,他居然从隔壁房间里出来了,这不是邪门了吗?我看过那个套间,和隔壁是不通的”  。胖警嚓说道。
  “这个丁长生,真是不简单,三十九层的楼,居然敢从外面翻到隔壁去,不要命了吗?”曹克清脸色铁青的说道。
  “那我们将视频发出去?”胖警查说道。
  “你这是在和省纪委过不去吗?我让你们去拿人,是要真凭实据,是要第一手的资料,你们拿到了什么,拿到了他从那个门进去从隔壁出来,你以为会有人相信吗?”曹克清不满胖警查的猪脑子,可以说,最好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局长,我以为还得继续盯着,他既然敢做第一回,接下来我们就还有机会”。胖警查说道。
  “晚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一来,对方不可能这么笨,二来,有这一次就惊了,再弄是找死了,我们做不了啦,换人吧”。曹克清说完吩咐开车的走人。
  杨凤栖坐在后排,丁长生在前面开车,杨凤栖看到丁长生的头发有点乱,问道:“晚上没休息好?”
  “不是没休息好,而是根本就没睡,和一个大人物聊了一晚上,受益匪浅,对了,你的新闻发布会怎么样?有效果吗?”

  “嗯,效果不错,集团里有不少这样的公关高手,已经在运作了,我只是担心和汉唐置业的交易会不会顺利进行,如果把他们惹毛了,我会不会有危险?”杨凤栖担心的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