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非正常调离”几个字,楚天齐还是不解:难道赵书记、郑县长就没阻止,还是他们自己也自身难保,抑或是他们根本就从没拿自己当他们的人?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冯俊飞用录音讹诈自己的事,他心中猛的一醒:不会是那小子又在故技重施,扰乱自己的心智吧?
  “要不找宁俊琦问问”,这个念头刚一闪现,楚天齐又否决了:自己不能什么事都靠她吧?就是她不说什么,自己也不能总是像扶不起的阿斗一样,否则以后两人在一起了,也会给别人留下“吃软饭”的印象。再说了,她也未必有这方面的信息,否则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
  尽管他不准备向宁俊琦打听这方面的事,但还是鬼使神差的拨出了她的号码。
  手机里面响了两声,便接通了,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天齐,有事吗?”
  “我……”楚天齐一时语塞,心道:是呀,我说什么呢?自己可是不准备打听刚才猜测的事的。
  “你是怎么回事,电话打过来了,问话又不说,不会又有哪个女孩缠着你,让我过去解围吧?”宁俊琦娇嗔道。
  对方的话倒是提醒了自己,楚天齐忙道:“是周仝……”

  “周仝?不会吧?她可是有家有孩子了,也明确表态不会瞎掺和的。怎么你们……”说到这里,宁俊琦“咯咯”的笑了,“我差点上你的当,你们怎么可能?一定是你小子在逗我吧,要不就是你在拿她打掩护?”
  楚天齐哭笑不得:“你着什么急?非要急着抢话。我是说周仝请我吃晚饭,说是感谢上次请她吃饭,也代表周副局长回请一顿。你看你又扯到哪去了?”
  “咯咯咯……我就说不可能的吗?请就请呗,你们也没什么,这还用跟我汇报?你也没必要弄的这么怀弓蛇影,就好像我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似的。”宁俊琦打趣道。
  楚天齐道:“我和她当然没有什么,这不是为了表明我的坦诚吗。”

  “别是你在欲盖弥彰、声东击西吧?不过也没几天了,谅你也翻不出多大的浪来。”宁俊琦自信的道,然后又说:“行了,少聊一会儿。利用剩下的这几天时间,赶紧把党校的学习进行总结、整理一下。我可盼着你尽快回来帮我呢,我都快忙死了。马上又会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咱俩聊天的时间多的是。”
  楚天齐嬉笑的接了话:“对,对,马上就能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了。”
  “你又开始上道了,不和你聊了。每次和你打完电话,好长时间都进入不了工作状态。”说到这里,宁俊琦的声音温柔起来,“天齐,快点回来,我想你了。”
  楚天齐也温柔的说:“我也想你,恨不得……”
  “你看,又来了,不说了,再见!”宁俊琦说完,果断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苦笑了一下,收起了手机。
  从宁俊琦的话中,听不出任何自己要被调走的信息,而且她还在盼着自己回去帮她。那么冯俊飞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自己想多了,还是什么?难道又是讹诈?
  楚天齐又想了一通,也没能想明白冯俊飞的用意。带着满肚子的狐疑,打上了赶往水族轩的出租车。看来水族轩很有名,楚天齐一说去的地点,司机一句都没多问,直接就把他载到了那里。
  楚天齐付完车费,下了出租车。他一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餐馆门头上很有创意的招牌,招牌是一个薄版的玻璃鱼缸样式,里面有水还有几种小型鱼类,鱼缸外面刻着三个大字:水族轩。
  就在楚天齐正欣赏饭店招牌的时候,周仝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奔向楚天齐。
  “看什么呢?现在才来,误点了吧?”周仝边说边看手表,“哦,踩着点来的,你都摆上大领导的谱了。”
  当然不会说因为纠结电话内容出来晚了,楚天齐一笑:“有点事耽误了,路上又有点堵车,不过还没误点。”
  “是,没误时间,你还很正点。”周仝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咯咯”笑着,走进了餐馆。
  楚天齐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
  这家餐馆主营海鲜,一楼中间的地上建了一个大的椭圆形两层鱼缸,里面分区放养着多种海鲜物种。一面靠墙位置也建了鱼缸,里面同样放养着小型海鲜物种。另一面墙上悬挂着灯箱式菜单,有海鲜图片、单价,还有一些水产品热菜、凉菜的图片、单价。
  周仝要楚天齐挑选几种,楚天齐表示自己不会选,还是请周仝代劳,选点实惠的吃。其实这不是他谦虚,也不是客气,而是他真不会选,平时吃的太少太少了。 周仝说了一句“我也不在行”,但还是由她选了几种,并点了一瓶半斤装的白酒。
  点菜完毕,二人到了楼上二一八房间。这个房间不大,摆放着正方形餐桌,餐桌的四周共摆了四张椅子。
  刚才的菜价,楚天齐看到了,就是不看,他也知道只要是海鲜就不会太便宜,便说道:“周姐,让你破费了。”
  “不必客气,反正也不是花我的钱,上次周副局长留下的钱应该是够了。”周仝笑着说。她口中说的“周副局长”,是指她的叔叔周子凯。
  楚天齐笑着道:“你这是吃大户呀!”
  “要不是赶上花他的钱,我才不舍得来这吃呢。这次正好,花他的钱,沾你的光,咱也吃一吃海鲜。”周仝嘻笑着,然后话题一转,“楚天齐,我一直有一件事想问你,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答案?”
  楚天齐说:“说吧,什么事?我告诉你答案。”接着补充道,“只要不是太为难。”
  周仝说道:“当然不会为难你。”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一开始你看我不顺眼?按说我没有得罪你吧?”
  没想到对方是这个问题,楚天齐略有尴尬,笑了笑:“你太敏感了吧?哪有的事?”
  “行了,你也不用掩饰,让我明白就行。”周仝倒是说的很轻松。
  楚天齐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我对定野市许源县丨警丨察有成见吧。”
  正这时,有人敲门,楚天齐停止了说话,周仝说了声“请进”。
  服务员进来了,托着一个大的方形托盘。托盘上有白酒、毛巾、纸巾,还有两只清蒸螃蟹和一盘白灼象拔蚌。服务员把这些东西放到桌上,说了声“请慢用”,就出去了。
  “还要喝酒?”楚天齐有些疑惑,“这也太有意境了吧?”
  “你想什么呢?”周仝说道,“海鲜是寒性食物,需要用白酒热量中和一下,白酒还可以杀掉海鲜上的一些细菌。”
  周仝说完,给楚天齐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并把两只螃蟹分开,放到两人面前的餐盘里。楚天齐说了声“谢谢”,然后双手并举,开始收拾这只螃蟹。周仝那里也开始享用螃蟹的美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