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4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很认真的看看她,就想起上次仲菲依那话来了,问了句:“该不是你大姨妈来了,你不能喝吧?”

  安子若扑哧的就笑了起来说:“我发现你这人现在越来嘴越贱了,什么大姨妈小姨妈的,我开的有车,不敢多喝。”
  华子建笑笑说:“那倒也是,不让你多喝,你能喝多少喝多少,剩下的先放你杯子里,一会给我到过来就行了”。
  安子若一笑,心里也听温馨的,两人举起杯,轻碰了一下。一口酒入口,一股甘甜火辣的味道由口入胃,那股火辣的劲儿立刻把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
  安子若一喝酒就脸红,但再红也不会醉。这是他们两个喝了多次总结出来了。

  在喝酒的时候,也是可以看出女人的性格,喝的不多装醉的女人,那是聪明女人,自我控制极佳,做事讲究手段,目的性很强....自己不喝却想灌醉别人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如果再有一副娇好的容貌,对男人将是致命武器。
  该醉不醉的女人,是冷静女人,性格坚强,孤芳自赏,观察力敏锐,能洞透男人的心灵。
  得意时猛喝酒的女人,是矛盾女人,外冷内热,热如火山,
  安子若就是最后一种女人吧,她能洞透男人的心灵,她知道男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怎么做才算最好。
  华子建吃了口菜,说:“看起来不管哪个时代都要喝酒吃饭啊,要是人可以不吃饭,那多好。”
  安子若放下酒杯说:“这跟年代有关系吗?现代科技、络、政党、高楼大厦这才多少年的历史啊,吃饭喝酒从殷商到现在几千年的历史了,上下五千年就是吃饭喝酒的历史,亘古不变啊,而且今后还得吃饭喝酒,什么时候人类进化到不用吃饭喝酒了,那还叫人类吗?” 华子建举起杯,说:“扯那么高深,喝酒!”两人低头喝酒吃菜,谁也没说话。吃了一会,华子建想起了白天孟部长说的事情,就随口的问了一句:“子若,想问你一下?”

  安子若放下筷子说:“什么事情?”
  华子建就说:“你是省城的,不知道你和省电视台熟不熟,我们想邀请一下他们,给洋河过段时间的樱桃茶叶节开幕式做个专辑,或者新闻什么的,但县上和他们不熟悉,钱太多了也化不起。”
  安子若就笑了说:“你看你现在都成什么了,又想省钱,还想办事,真比我们这些奸商还要奸,你大口喝些酒,我给你指条明路。”
  华子建有点惊讶的看着安子若,他只是抱着一份尝试的心态来问一下,没想到这安子若还真有路子,他忙说:“子若,你真有关系??”
  安子若曳着眼,斜视了一眼华子建说:“喝,喝到一半。”

  华子建看着安子若的神态,估计**不离十,就连忙端起了酒杯,其实这也算不上酒杯,
  直接就是个大玻璃茶杯,他一口就蒙掉了一半,皱皱眉头说:“有点冲。”
  安子若就把自己那玻璃杯中的酒,到了一大半给华子建了,放下杯子才说:“华子建同志啊,我很同情你,你这酒喝的有点冤枉。”
  华子建很是奇怪的问:“有什么冤枉的,不会你也和电视台没什么路子,就拿我开涮吧?” 安子若就“且”了一声说:“记得我第一次来洋河县的情况吗?”
  华子建不解的点点头说:“记得,那时候你还很腼腆,没有现在这么欺负人。”
  安子若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完才说:“记得当时谁和我一起来的?”
  华子建当然记得了,还有一个很高贵,很美丽的女孩,那个女孩就算是现在,有时候也会在华子建的脑海里闪现,虽然这样的时刻不多,但还是会出现的。
  华子建点点头说:“记得,一个是你的助理,还有一个叫江可蕊的女孩啊。”
  安子若再一次笑了说:“看来你喝的一点都不冤枉,该喝!”
  华子建不说话了,他细细的体会这安子若的话意,突然之间,华子建就明白了,他一下子变得有点兴奋起来说:“江可蕊,对,对,对,就是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安子若说:“估计当时我给你介绍人家是省电视台主持的时候,你光去注意人家的长相了,所以这酒该喝。”
  华子建忙说:“该喝该喝,我真是没大注意,因为我很少有时间看电视,所以有关电视方面的字眼,我都不大留意。”
  安子若就说:“那你一般留意什么,说说看?”
  华子建很认真的想了下说:“主要就是留意钱啊,权啊,色啊什么的,这样回答你一定满意了吧。”
  安子若就笑着说:“嗯,华子建同志还是一个比较坦率的同志,不错,我喜欢。”
  华子建说:“算了,你也不要说你喜欢不喜欢的话,你把这个江可蕊的电话给我翻出来,我记下来,等过几天招商洽谈会结束了,我上一趟省城,看能不能找她帮忙把这事情解决下,另外温泉山庄在旅游局的审批手续我也顺便去活动一下。”
  安子若一面的掏出了手机,查看起电话号码,一面说:“她能不能管事情,我不知道,但我想一个主持人,在台里应该也算个腕吧,帮忙说说话估计问题不大....来,你把号码记一下。”
  华子建就把这号码记在了手机上,就听安子若又说:“这个江可蕊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还问到过你,说等台里不忙了,什么时候还要来洋河看看,也不知道她是喜欢洋河县的山水,还是喜欢洋河县的书记,唉,现在这年轻想什么,我们都搞不清楚了。”

  华子建瞪了安子若一眼说:“你就调侃我吧。”
  安子若突然间有了一点失意的神态,她默默的端起了酒杯,押了一口酒,一个人吃了起来。
  华子建见她没有了刚才的欢快,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两人在后来话也不太多了,都默默的喝完了杯中的酒,吃掉了桌上的菜。
  华子建今天喝的比较多了,一个人少说有7.8两,这还不算,关键是后来两人都各自想起了一些过去的往事,所以酒便在沉闷中就挥发出了最大的潜力,华子建在离开的时候,有点摇摇晃晃了,他不得不依靠安子若的搀扶,才能走的出酒店的大门。
  安子若搀扶这华子建到了自己的车傍边,她费力的打开车门,把华子建放在了后排座位上,在他还没有发动汽车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到华子建呼呼的鼾声了。
  小时候华子建是怕车的,哪怕是远远的看见车的影子,他就开始头晕、反胃、呼吸困难,所以不论风雪,他坐车必定坐窗边,必定大开窗子,必定将自己吹得脸热鼻塞手脚无力在昏昏睡去忘记所有为止。 那时老爸用着前所未有的忧郁眼神看着他说:“今后你怎么办呢?”
  华子建那个时候对此毫不在意,自己可以走路,自己可以骑自行车,自己可以......不坐车!那个时候他刚好读初中,在老家那个偏僻的小镇上,每天在凹凸不平的沥青马路上上学下学,偶尔有车从身边飞驰而过时,他肯定跳起来,躲得远远的,还得捂上鼻子,憋得满脸通红却硬是不敢松开。
  时间一恍而过,华子建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适应在车上摇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