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3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一个小时,首先出现在他的脑中的,是几个人的名字。他无法阻挡这几个名字在他的大脑中出现,他无法不去想象:如果自己在这一生中没有遇到这几个人,自己该是怎样的另外一个人生,或者,如果从此以后,这几个人的世界里不再有他,他们又将是如何的一个人生?
  应该说,乐书记是他一身中遇到的一个贵人,一个最最重要的贵人,自己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的事业和人生发展,都离不开乐书记的影响,自己也给这个社会和乐书记贡献过很多了,当然,这种贡献不是钱,是自己骄人的业绩和那一些不错的项目。
  但自己现在需要为自己做些打算了,路已经铺了很多年,也该到自己坐享其成,用自己的影响和靠近的权利,来获得一些份外的收入了。
  乐世祥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对他的影响超过了他的妻子,但并不是说这个人足以让他为他做出某种牺牲,而是因为这个人已经是他整个人生,过去的历史和今后的生活,或者说是整个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犹如饮食男女。

  但乔董事长还是一点都没有摸透过乐世祥,因为他太深奥,太难测,乐书记没有拿过自己的一分钱,他在很多时候可以帮自己解决很多棘手的问题,但却又在很多时候对自己采取限制,制约。
  自己也想离开他,另辟一片天地,但往往在很多时候,又离不开他的影响。
  在夕阳金黄的沐浴中,他的心情慢慢变得安宁,后来,他开始享受这种情绪。享受这种孤独的情绪。
  当霞光消失在黯淡里的时候,乐世祥已经上楼来了,他没有那种大人物咄咄逼人的威势和傲慢自信的冷漠,稍嫌生硬的五官,在岁月的磨蚀下,变得柔和而显得慈祥,头发已有零星的花白,很整齐的向后梳着,额角圆润饱满,显示出他的智慧,明澈如水的眼神,仿佛含着洞察一切地明悟和宽容,一切都象一个普通慈祥的老人,只有当你想到他的身份时,才会肃然起敬,油然而生敬畏。
  听到包间的门响,乔董事长亲自开了门,两个男人在门口对视一眼,无言地进门,选择沙发坐下,望着电视上的新闻联播,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又是全神贯注。
  最终是乔董事长开了口:“是不是很久没有这样悠闲地看电视了?”
  乐世祥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一些:“我们也有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在一起了。”
  乔董事长没有接话,自顾自地轻轻感叹:“电视是个好东西。一切机器都是好东西。”
  “机器只会接受命令,执行行动,完成任务,虽然显得冷酷而又愚钝,但机器却是忠实的,值得信任的。它们的这种纯粹性常常让我感动不已。”
  乐世祥转过脸,看着乔董事长那双含笑的眼,他曾经威严凶猛的相貌被岁月磨去了棱角,变得温和而慈祥,跟一个普通的老人毫无差别,这时候带着学究式的深思。而这些充满哲思的语言,谁又能够想象得出这个人曾有过的峥嵘历史。
  想当年自己父母被打成右派,下方到西北边远的山区农场,自己也以一个黑五类子女的面目被发配到了山村,住在了老乔的家里,如果没有老乔他们一家人,如果没有他们的淳朴和关心,自己能不能撑下去,能不能活过来?

  记得每当自己作为批斗对象被抓上村里的会场上,揪出!打倒!斗臭!火烧!等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响彻山村的夜晚,人们疯狂着躁动着,夜色里的小村似乎都在颤抖。
  就是这位坐在自己面前的乔董事长,他总是敞着破烂的衣服,带着几个村里的小混混,站在会场土台子的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批斗自己的那些村民,让他们不敢轻易的对自己拳脚相加,让自己每次都能有惊无险的度过那本来可以打残,甚至是打死人的批斗会。
  还有好多次,自己被关在公社的反省室里,也是他,给自己从窗口递进来那热乎乎的玉米饼,现在想想,那玉米饼真的很香。
  后来,好在自己的父母最终回到了京城,恢复的职位,又重新的回到了中南海,自己也就离开那个小山村,进了大学,进了政府,再后来自己就一马平川的走入了仕途,当多年以后,自己再一次回到那个小山村,想要缅怀一下过去的往事的时候,他一定要跟自己出来,要闯一片天地。
  自己给他了这个机会,把他带到了纷繁多变的花花世界,他也真的不错,仅仅是让自己稍微的扶了一下,就打出了一片的基业,他就用他的企业,用他的资金为自己也曾今创造过几次辉煌。
  现在的他,早已经脱离了那个在乡下无赖厮混的模样,他变得谦虚,变得客套,变得有模有样了,但一点都不能大意,这个人的身上还是流淌着一种年轻时的张扬和气势,每每还是会在不经意间的言行举止中,露出咄咄逼人和骄狂的本性 ,自己要牢牢的盯着他,不能让他走的太远,走的太快。

  乔董事长看一眼乐世祥,说:“吃一点?”
  乐世祥没有说话,他拿起筷子,夹起了一片素菜,放在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乔董事长也拿起筷子,两人默默无言的吃了一会。
  当乐世祥放下筷子的时候才说:“你这样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
  乔董事长用餐巾纸擦了一下嘴唇,说:“我在柳林市洋河县的那个投资可能要黄。”
  乐世祥没有一点惊讶的神情,他淡淡的问:“为什么?”
  乔董事长就笑着说:“我遇上了一个很无知的县委书记,他把我的投资看成是简单的工厂,没有想到我以后会给洋河带去多少的就业机会,带去多少的税收,所以他把我拒之门外了。”
  乐世祥毫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的,说:“他应该一点都不无知,我听说个这个人,他是柳林市秋书记过去的秘书,他拒绝你总是有一定的道理,说说,为什么拒绝你。”
  乔董事长有点惊讶,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可以让乐世祥知道,他犹豫了一下说:“是地价的问题。”
  乐世祥“奥”了一声,问:“相差很悬殊吗?”
  乔董事长想都没想的说:“没有啊,每亩也就是一两万元的差距,但好像这个县委的书记在和县长斗气,我很不幸啊,搅在了他们中间了,这应该叫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吧。”
  乐世祥的眼中依然平静如水,但对他太过了解的乔董事长已经看出了他隐隐的怒气,这是乔董事长在今天和乐世祥见面前早就想好的一套策略,他不能把地价作为一个突破口来说,那样,乐世祥未必会插手此事,只有把地价作为辅助,把华子建和冷县长的斗争作为主题,这样才能打动乐世祥,因为他是搞政治的,他很快就能进入这个领域。

  乐世祥又拿起了筷子,他默默无声的继续吃了起来,直到吃完饭两人分手的时候,乐世祥才说了一句:“你去找柳林市的秋市长,请她出面协调一下。”
  乔董事长没有在多问什么了,他明白乐世祥已经决定插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