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0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小玲说:“你看着办吧是什么意思呢。”
  我说:“看着办就是看着办的意思。”
  她站住了:“你是想分手了是吗。”
  我说:“这话是你说的。”
  妈的,刚开始第二天,管这个管那个,什么都是你爸不喜欢,怎么没想过我不喜欢。
  她说:“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昨晚你还这么说。”
  我说:“是吧,难道和你在一起,喜欢你,就要为你改变自己所有的生活方式吗,所有的朋友,都不能交了吗。”
  她说:“可是你那些是什么朋友?”
  我说:“你说是什么朋友。”
  她说:“都是一群流氓,你和他们混在一起,做他们的头头,你能让人,给人的印象是什么吗。”
  我说:“我真的有我说不了的原因。”
  她说:“那你说啊。”

  我说:“算了,我不想和你说什么,总之,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你让我放弃,不可能,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还是那句话,随便你。”
  林小玲说:“随便我是什么意思。分手吗。”
  我说:“在一起还不到两天,就说了几次分手了,那就分吧。”
  我直接朝前走。
  我往前走,也不回头。
  她会两个选择,一个呢,站在原地,转身走人,另一个,追上来。

  我担心的是,她站在原地后,会跑去哪儿喝酒或者干嘛的,让我担心。
  不过,如果她真的那么幼稚,我不如早点分手。
  我真的好累。
  林小玲还是跟了上来,挽住了我的手:“你怎么了,不高兴了。”

  我说:“还好。”
  我也不说话,往公寓方向走。
  她摇着我的手:“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啊。”
  我说:“嗯。”
  她说:“那你笑一个。”
  我说:“有什么好笑的呢?”
  她说:“那你说不会不高兴了,笑一个好吗。”
  我说:“无聊。”
  我直接走着。
  她挽着我的手,半拉着:“好吧。”
  然后到了公寓。
  我进去后。
  她跟着进来。

  我说:“你回不回去了。”
  她说道:“我一会儿回去。”
  我说:“那么晚了,你怎么回去。”
  她说:“我让爸爸的司机来接我。”
  我说:“很晚了你知道吗,十二点了。”
  她说:“你想留着我过夜啊。”

  我说:“呵呵,没有。”
  我直接进去洗澡,懒得理她了。
  一会儿后,洗澡出来,发现她在弄着我手机:“密码是多少。”
  我说:“你看我手机干嘛!”
  她说:“我看看,有个人给你发信息,很长。”
  我说:“谁。”
  我急忙过去看。

  我解锁,不给她看。
  是梁语文发来的,说她现在过得很好,明天就要出国了,让我不要太记挂她了,谢谢我什么的。
  林小玲突然猝不及防的抢了过去:“是不是女孩子发的!”
  我直接按着她的手:“你干嘛!”
  林小玲说:“我看看!”

  我说:“不能!”
  我按着她的手,用力扯回了手机,然后锁屏。
  林小玲侧头,恼怒汹汹的说道:“谁。”
  我说:“前女友。”
  林小玲说道:“我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看的!”
  我说:“呵呵,是吧,最好别看。”
  林小玲说:“分手还和你联系,看来不是什么好女人。”
  我指着她:“你给我闭嘴!”
  她瞪着我:“你为什么还和她联系。”
  我说:“关你什么事。”
  林小玲说:“我们是在一起了,你还和她联系,你不是打我的脸吗。”
  我说:“她受了伤,需要安慰。”
  林小玲说:“那我呢,你当我是什么,我就不会受伤吗!”
  我说:“你回家吧。”
  我点了一支烟。

  林小玲说:“然后你支开我了,你好好安慰她了是吗!”
  我说:“你够了你!”
  林小玲说道:“我怎么够了啊!那你和我在一起,对我一点也不坦诚!你有着多少的秘密,你还有多少暧昧的女人?”
  我穿着衣服说:“分手吧,我们不适合,我不适合你。”
  林小玲说:“你,你!你什么事都说分手,就用分手来威胁我,遇到事情,你都不想着解决,什么问题都不商量解决,就只说分手,分手就一了百了是吗。”
  我说:“对,就一了百了,为何要解决。我觉得无法解决,说白了,我无法接受得了你的脾气。”
  我直接拿了手机,然后出门,碰的关上了门。
  我给了陈逊打了电话,然后去找了陈逊。
  我不管林小玲了,爱怎么怎么的吧。

  陈逊开了门,问我怎么了。
  我的手机响了,林小玲打来的,我直接关机。
  我对陈逊说道:“借宿一晚。”
  陈逊说:“什么事了。有人来闹你了。”
  我说:“对。”
  陈逊说:“谁!”
  我说:“比四联帮,黑衣帮,霸王龙都厉害的人。”
  陈逊说:“有这样的人吗。”
  我说:“有啊,一个女人。”
  陈逊了解了,笑着说:“被红颜缠上了。”

  我说:“怎么就那么烦那么缠,我快疯了,我想好好睡觉休息都不行。”
  陈逊说:“女人嘛,如果谈恋爱了,是比较缠人的。”
  我说:“有的就不会,偏偏有的就会,特别的缠。而且,无理取闹。任性可以,但不能不讲道理啊。”
  陈逊说道:“哄哄也不行?”
  我说:“行个屁,真想给她几巴掌。”

  我拿了陈逊的烟,点上了:“今晚只能躲在这里过夜了。”
  陈逊说:“行,我睡沙发吧。”
  我说:“得了吧,我睡沙发,你就睡床吧。”
  我抱着沙发枕,倒在沙发上。

  陈逊坐在床上,看着手机,他在看球。
  我说道:“我问你,刚才我们遇到的那群混混,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是什么人。”
  陈逊说道:“他们从市区那边过来的,会不会就是四联帮的人。”
  我说道:“可是上次我们和四联帮的打过照面,他们穿的都是西装革履,不像这样的混混啊。”
  陈逊说道:“那么大的规模,突然能叫那么多的人,肯定是一个帮派组织,不会是那些随便晃荡的小混混。他们还有车,一模一样的。”
  我说道:“不是西城帮,不会是黑衣帮,不会是环城帮,如果是郊区的,也不是啊,郊区的帮派来这里很远,不会那么快。只可能是市区过来的,就是四联帮的四个区过来的。”
  陈逊说道:“我认为有种可能。”
  我说:“你说说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