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1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红程也住在省委家属院里,而且和省长梁文祥的家离得不远,看着乔红程下了车进了院子,他也发动汽车走了,但是在小区里绕了一个圈,却没有出去,因为此时他看到省委副书记朱明水的家里居然还亮着灯,他去过朱明水的家,知道亮灯的是朱明水的书房,这么晚了,朱明水还没睡?
  丁长生想了想,觉得乔红程不是在吓唬自己,汉唐置业如果真的想乔红程说的那样,既有军方背景又和京城勾连很深的话,自己这点力量什么用都没有,搞不好还会弄成一个冤死鬼。
  他将车停在不远处,熄了灯,等了一会,这才下车到了朱明水家的门前,敲了敲门,虽然很轻,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依然是很响亮,但是敲了几下后,里面没有人答应,丁长生打算放弃了,可是此时客厅里的灯也亮了。
  “谁啊?”屋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问道。
  “朱书记,是我,丁长生”。丁长生也低声说道。
  朱明水没再吱声,但是却很快开了门,一看果然是丁长生,实在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丁长生到自己这里来干什么。
  “怎么?白天不敢来,大晚上的,到我这里干什么?”朱明水笑问道。

  “哪有,我是来送乔秘书长,看到这么晚了你这里还亮着灯,我担心有什么问题,所以过来问问,您这是要休息了吗?那我明早再过来吧”。丁长生客气道。
  “算了,来都来了,我已经睡了一觉了,但是被电话叫醒了,所以睡不着了,来,我们下盘棋吧”  。朱明水倒是好兴致,说着,带领丁长生到了他的书房。
  两人坐定后,朱明水边摆棋,边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这么晚了,会有谁给我打电话?”
  “那是你们领导的事,我哪敢瞎问啊?”丁长生笑笑说道。
  “是秦墨打来的电话,秦振邦正在医院里抢救,这次能不能抢救回来还真是不一定啦,唉,人这一辈子,不到那个时候你是永远也想不到自己也会有那一天的”。朱明水虽然说的豁达,但是丁长生心里却是一颤,秦墨给朱明水打了电话,但是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这让他心里稍微有些失落感。
  趁着朱明水走棋的时候,丁长生拿出来手机,看了看,果然是没有打进来的电话。
  朱明水看着丁长生在摆弄手机,说道:“想打就打,磨叽什么,还是个男人呢”。
  “不知道这个时候打合不合适,我相信秦总能挺过去这一关的”。丁长生将手机抛在一边,专心和朱明水下棋。

  但是又怎么可能心无旁骛呢,毕竟秦墨和秦振邦对自己都不错,自己不知道还罢了,现在自己知道这事,如果无动于衷,恐怕连朱明水也要骂自己没良心了。
  “对了,你怎么和乔红程混到这么晚才回来?”仿佛是突然想起来似得,朱明水问道。
  “唉,别提了……”丁长生将今晚的事说了一遍,但是朱明水始终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看起来好像对这事见怪不怪似得。
  “朱书记,您老也是京城空降的,这个汉唐置业真有那么厉害?”丁长生问朱明水道。
  “看你问这句话就看出来你在政治上还不成熟,有个词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叫既得利益集团”。朱明水边琢磨棋边问道。
  “明白,捞到钱的那部分人呗”。丁长生简单易懂的解释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既得利益集团,他们的目标可不是只为了钱,钱只是利益的一部分,他们还在向政治渗透,没有权力保卫的钱,那不是你的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换了主人了”朱明水很耐心的说道。
  丁长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和大人物的谈话可能会使你茅塞顿开或者是对某一件事的认识上升一个大台阶,而像朱明水这样的省部级高官,可以说见多识广,相比较秦振邦在生意场上的老辣以及对京城盘根错节的关系的分析,丁长生在朱明水这里看到的却是对时局的分析。
  “但是,有一个天文现象叫做月满则亏,凡事到了一定的程度,总会出现盛极而衰的现象,现在这个社会变化太快,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很多事情在过去需要几年才能完成的事,现在可能一天就完成了,所以,这个社会再也不可能有几代人甚至是上百年的利益集团了,你说唐宋元明清,哪个不是利益集团?但是现在不可能存在,因为社会变化太快,而人的反应能力却不可能变化这么快,这就导致应接不暇,所以会不可避免的衰败,被新的利益集团所取代,这是不可改变的规律……”

  丁长生静静的听着,时不时的考虑一下朱明水说这番话的对自己有什么暗示,而和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和汉唐置业有关的事情,难道朱明水在暗示汉唐置业这个利益集团也有问题了?
  “老百姓现在意见很大,我虽然现在一个人住,但是我不吃食堂,我经常到后街的菜市场去自己买菜,唉,老百姓现在可能富了,但是对社会的不满却是前所未有的,这也就是和你说这些事,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知道,可是怎么解决?却没人提出什么有效的方法”。朱明水叹息道。
  丁长生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像朱明水这样的省部级高官谈论这么民敢的事情,所以有点吃惊,他一直都是以为上面的人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社会现实呢,在丁长生的印象里,他们一般都是坐在高高的办公大楼里看着地方上汇报的材料,可是那些材料有多大的水分,谁知道?
  在电视里每天都看到很多的领导下去视察调研,大家到一个地方,每人都是喜气洋洋,一团和气,殊不知这些调查的地方早就被地方政府连夜布置好,连夜找好人充当被调查的对象,家里一切都好,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国家,感谢一切。
  领导知道这些吗?虽然可能不全知道,但是至少也明白不少,所以现在有了新的一招,抽查,你不是事先准备吗?我就不到你安排的地方去,我抽查,可是殊不知这样一来,地方上的任务就更重了,准备的范围就更大了  。
  “有人做太平官,交太平班,所以,只要不是自己的任上出了问题,那就不是自己的问题,过一天算一天,这怎么能行,改革开放三十年了,说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后富,可是你看看富起来的那些人都干了什么?拿着粗鄙当个性,社会责任感完全丧失,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有人默许了这种行为,仇富仇官不是一天形成的,这有深刻的背景,再不改变,势必要出大事”。朱明水喝了口茶,对丁长生说道。

  两人说好是下棋的,可是直到天亮,一局棋都没下完,看了看外面,朱明水站起身,拉开窗帘,看了看窗外模糊的景色,转身对丁长生说道:“我不知道你和秦墨发生了什么问题,但是我会支持你,纪委的工作不好做,但是正因为不好做,所以要有选择的做,先易后难,我们党是最善于做外围工作的,农村包围城市这个道理永远都不能忘”。
  “明白,谢谢朱书记,陪我聊了一夜,耽误您休息了”。丁长生说道。
  “应该说是你陪我聊了一夜,我有个习惯,要是半夜醒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日期:2015-12-1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