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你弱智你还真弱智呀,百分之百他是信口胡诌。再说了,他寄了又怎样?不就是老同学之间的调侃吗,他有嘴你也有嘴呀。而且我说他不敢,如果他要这么做的话,他大伯也不会让他做,这不是故意给县里找难堪,要把书记、县长都得罪吗?”说到这里,宁俊琦又给他吃了颗定心丸,“退一万步讲,就是真寄到党校了也没事,我也让它翻不出浪花来。”
  听到宁俊琦难得一说的霸气话,楚天齐彻底放了心,马上酸酸的说道:“俊琦,你真好,真是我的贤内助。”
  “讨厌。楚天齐,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嘴上老是抹着蜜。我可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吧?”宁俊琦调侃道。
  楚天齐假装伤心道:“好人难做呀,怪不得好多人不说实话呢,原来是人们总往歪了想。”感叹完毕,他“嘿嘿”一笑,“对你好也不光是我的意思,我妈在电话中说,你去看过他们好多次,还让我好好对你,说你这样的女孩儿,打灯笼难找。”
  宁俊琦没有对他语气中的调侃意味责怪,停了一会儿,幽幽说道:“有妈的感觉真好。”然后她忽然转变了话题,“对了,为什么你那里发生的事情,冯俊飞几乎能第一时间知道?尤其上次董梓萱给你造谣的事,他知道的比我都早,这是不是很奇怪呀?”

  “嗯,你说的是,我也有这方面的怀疑,不可能总是偶然吧,而且他知道的也太迅速了。”楚天齐的语气很郑重,“我怀疑身边有内鬼。”
  “慢慢观察吧,不要操之过急。”宁俊琦嘱咐着,“另外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我早就听说那个姓段的不是个好鸟,去党校外面,尤其是晚上更要注意。”
  “嗯,我知道了。你是听田馨说的吗?她的消息可灵通了,她和李部长关系那么好,肯定能知道好多内部信息的。”楚天齐八卦的说。
  宁俊琦的声音忽然变得尖厉起来:“楚天齐,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龌龊想法了?讨厌死了,不跟你说了。”
  楚天齐还准备再贫几句,手机里已经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他只好收起了手机。心中暗道:她和田馨的关系真不错,自己不就开一句玩笑吗,她竟然连电话也挂了。但他也知道宁俊琦并不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倒也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经过宁俊琦的点拨,楚天齐对所谓录音的事一点也不担忧了,一身轻松的向宿舍走去。
  晚上躺在床*上,楚天齐又想起了这次的事。

  如果家里有电话,自己能及时和家里通话,哪至于让父母做这种无谓的担心?
  现在虽说往柳大年家打电话,对方一点不嫌烦,还很热情,但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而且每次打电话时,柳大年都要见缝插针的向自己汇报工作,还要让自己指示,这让楚天齐很不好办。不说点什么吧,好像有点对不住人家的热情和诚恳,如果说几句吧,柳大年可能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出去大肆宣扬。
  楚天齐心中暗道:这次学习回去后,一定要给家里装部电话。
  心中放下了对所谓录音的忌惮,楚天齐心情非常舒畅,日子过的很快,转眼一周多的时间就过去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党校果然没有找楚天齐,那就说明没有收到所谓的录音,看来冯俊飞当时的说辞就是一种讹诈。只是自己身在其中,关心则乱,害怕对自己和他人不利,所以才惶惶不可终日。
  怪不得好多人在仕途刚开始的时候,能够勇往直前、义无反顾。而在权利、地位不断提升后,反而变得畏手畏脚,真正为国为民的实事也乏陈可数,只能通过“人造实事”堆砌自己的政绩。好多官会把自己的作为归为成熟,这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实际上是当事人从骨子里害怕失去,而为自己的圆滑、不作为所找的借口而已。
  由彼及此,楚天齐也在自问:自己难道也要变成那样的庸官吗?
  他马上给出了答案:自己可以变得成熟,甚至可以有一点点圆滑,但绝不会去做一个庸官,一个为了政绩而政绩的庸官,而要做一个为民办实事的清官、能吏。
  这几天真是风平浪静,就连董设计也是规规矩矩,除了上课见了几面外,平时再没有任何接触,对方也没有再干出指桑骂槐的事,更没有直接找茬,就连用三角眼瞪自己的事也没有发生。
  楚天齐不太明白董设计为什么偃旗息鼓,但似乎也猜出了一点原因。董设计变得如此老实、本分,是从上次党校门口斗法之后开始的,当时他明显是想拉偏架、借于晓光之手收拾自己,也不排除向姓段的买好、谄媚。但偏偏李部长及时赶到现场,不但没有让董设计的阴谋得逞,反而促使丨警丨察直接抓走了行凶者,而后通过指责保安而对董设计进行了敲打。这应该对董设计有所震动,会不自觉的把李部长和自己联系起来,认为李部长是自己的后台,所以才对自己投鼠忌器。否则,光凭自己,董设计应该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不管自己分析的对不对,事实上是董设计没找自己的麻烦,这就够了。
  自从肖婉婷和楚天齐讲了“私了”的事,并且得到他的理解和谅解后,她不再故意躲避楚天齐,而是有了一些正常的交往。这种交往显然有别于以前她对他的腻腻歪歪、言语暗示,而是一种同学、朋友间的正常往来,同时她也注意分寸,尽量避免和他长时间单独相处。
  可能岳佳妮也受到肖婉婷情绪的感染,从不适应中走了出来,又正常的和这个曾经心中的男神、两次做师兄的“天齐哥”接触了。
  肖婉婷和岳佳妮也挺有意思,在和楚天齐相处的时候,往往会把周仝也拉上,有时还会拽上田馨,反正她俩也知道那天“杯酒释兵权”的事。
  为此,周仝开玩笑说:“你们这就是欲盖弥彰,故意让我来做电灯泡,给零零七造成你们之间正常交往的假象。”
  而这时肖婉婷反而得了便宜还卖乖:“周姐,不光要你做电灯泡,还让你和佳妮、楚天齐做我的保镖,谁让你们的武力值爆表呢。”
  如果田馨在场的话,一般会提出抗议:“那我呢?我就不在被保护范围吗?”
  肖婉婷往往会风清云淡的予以答复:“你是零零七,擅做潜伏工作,还用专人保护吗?”
  面对肖婉婷的伶牙俐齿,田馨往往只是大度的一笑了之,而大家却是不会放过这个“调理班主任”的机会,自会一阵哄堂大笑。

  在这种轻松的气氛、愉悦的心情中,日子已经来到了五月底,满打满算,离毕业只剩下两周时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