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8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朝阳做完CT等了一刻多钟,期间又被护士伺候着清洁鼻腔,做了个鼻内镜检查,等所有的检查报告都到手以后,杨萍立即组织那几个专家、医师针对检查报告进行会诊。结果令所有人都非常奇怪,竟然没有任何问题,一点毛病都没有,就连血压都在正常指标范围内。
  杨萍等人有点不满意,因为这代表着没有查到导致宋朝阳出血的病因,很可能以后还会复发,但宋朝阳自己却很满意,因为检查过后没有任何毛病,也就省得疑神疑鬼了。李睿也很高兴,比凭空捡了五百万还要高兴,第一次发现老板的健康是如此的重要。
  杨萍与众专家医师讨论了一阵,最后,其中一个专家提议,带宋朝阳去中医科看看,说不定从中医的角度可以发现什么问题。
  杨萍同意了这个提议,亲自带宋朝阳与李睿赶奔中医科,找到其中一个资历最老、水平最高的老中医,请他仔细为宋朝阳诊治。
  杨萍跟那位老中医说了宋朝阳鼻腔出血的症状,请他为宋朝阳这个市委书记好好诊治一番。
  那个身形枯瘦、满头华发的老中医也没多问,更是视宋朝阳颈下白色衬衣上的血迹于不见,只是低头为宋朝阳号脉,号完左手号右手,号完右手回过头来又号左手,按着左手号了得有六七分钟。
  李睿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在为病人看病的时候,要通过望气、闻味、问症、切脉的方式,为病人综合辩证论治,可那老中医却完全抛弃了前面三种,只采取切脉的方式为宋朝阳判断病因,这就有点不合医理了吧?不过,杨萍既然找到这位老中医,也就变相表明了他的中医水平之高,至少在诊治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此说来,他定然自有他的道理在里面,说不定啊,他功夫实在太高,只切脉就能找到病因所在,而现实中这么厉害的中医并非不存在,相反有很多,几乎每个城市,不论大小,都能找到至少一位这样的老中医存在,而且这样的老中医很少存在于大医院里,很多都是隐于闹市的小诊所里,悬壶济世……

  他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老中医也已经成竹于胸,开口说道:“宋书记,你这是肝火上逆、脾不统血引起的鼻衄啊!以五脏六腑五行论讲,肝胆属木,脾胃为土,而木性克土,此为‘相克’。天生的相克并没什么干系,可一旦肝火大盛,引发正常相克关系遭到破坏,则越发克制脾胃,这在中医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做‘相乘’,你的病例是为‘木乘土’。脾有统血的功能,它被肝火压制的太严重,就会致虚,虚弱无力之下,统血的功能也就会下降,说句俗话就是控制不住血液在血管里流淌循环了,血就有可能流出血管,导致人体出血。”

  宋朝阳听得大为叹服,道:“您继续说。”
  那老中医道:“你的血为什么从鼻子里溢流出来呢?这又要涉及到另外一个名词,‘相侮’。肝胆为木,被克于金,肺属金,以前,肝是被肺克的,但肝火起来以后,肺压制它不住了,不仅压不住它,反而还要承受它的火气反攻,反而被它侮辱了,这就是反侮。肺开窍于鼻,被肝火反攻以后,加上脾统血功能的降低,鼻子那里的血管在火气的冲击下,就管不住血了,血这才顺着火气从鼻子里面流淌而出。”

  杨萍等西医听到这里,哪怕一直以来对中医的态度都是不以为然,但还是忍不住的点头暗赞,不得不说,祖国几千年的医学哲理与经验还是非常有道理的,不过,也仅仅是有道理而已,又能从根子上解决宋朝阳的毛病吗?
  李睿也是暗暗寻思,这老中医讲理论与论病因的本事无疑是非常厉害的,可他说了半天废话,又能开出能一下子治好老板所犯之疾的良药来吗?
  宋朝阳却不像杨萍与李睿等人想得那么多,他已经听得如痴如醉,一脸的惊喜之色,早就忘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赞道:“好有道理!老爷子,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优秀的中医呢,只通过号脉就把我的病因找出来了,啧啧,真是太厉害了,刚才我做了那么多检查都没找到病因呢。”
  杨萍等西医非常尴尬,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拿眼下这一幕来说,宋朝阳检查这个检查那个,检查了半天,什么都没查出来,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说,还被抽了血、受了辐射,折腾半天,到头来反倒不如让人家老中医给号号脉的效果好,虽然这并不能证明中医就比西医强,却也让人觉得很没面子,唉,早知道就不带宋朝阳来看中医了,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
  那老中医被宋朝阳夸赞,并不骄傲,道:“中医有中医的好处,西医有西医的好处,不能一棒子打死谁。宋书记你刚才检查了好多项科目,虽然没查出问题来,至少知道自己没有大毛病,这不就从心理上放松了吗?所以说,西医也是有好处的。”
  宋朝阳连连点头,心说这位老爷子不仅医术高明,胸怀也很宽广,在继承传统中医衣钵的同时,并没有全面排斥西医,知道中西医结合、兼收并蓄的道理,做到了与时俱进,真是了不起。
  那老中医此时才问道:“宋书记,你前阵子是不是动肝火了?”
  宋朝阳略一回忆,想到昨天调研市音乐艺术学院时,对原院长徐胜华生的那一肚子气,再次点头,道:“是的,我昨天生气了,想发火,但强忍着没有发出去……可能发出去了一点点,但是没有全发出去,憋在了心里头。”
  那老中医听后诡异的笑了笑,摇头道:“不是昨天的火儿,不是,至少不完全是。”
  宋朝阳脸色微变,道:“不是昨天的火气?那是什么时候的?”说完皱眉凝思起来。
  那老中医道:“我给你号脉的时候,只觉肝上来气实而强,此谓太过,也就是说你肝火早已形成,积重猛烈,绝非一日之功。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以前什么时候生过一场大气?”
  此言一出,不只是宋朝阳恍然大悟,就连李睿也想到了,不久前,宋朝阳跟孙淑琴刚发生过一场世纪战争,那次两人都是大发脾气,也就是那一次,宋朝阳怒火发不出去,便积在体内,最后导致了这次鼻衄的发生。宋朝阳昨天虽然也很生气,但很显然与那次夫妻大战很难相提并论。
  明确怒气的源头后,宋朝阳与李睿对这位老中医愈发的佩服,他能找到病因所在,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通过号脉推测到怒气的生成时间,这就神乎其神了,简直跟神话传说一样,完全不可思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