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0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冲到了二楼这儿来,俞百里瞧见,吓得转身就跑。
  我哪里能够让他如意,健步如飞,一下子就接近了他的身边,伸手去抓,结果那家伙却是早有预谋,挥手一拍,袖子里滑落处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朝着我的手腕处削了过来。
  好手段。
  这光头胖子倒也是有些本事的,不过我估计他未必会想到我们居然能找上门来,所以什么准备都没有。
  这把刀,对我来说,还真的形不成什么威胁。
  我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笑容地对他说道:“俞百里,可还记得前几日加诸于我身上的羞辱么?”
  俞百里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怒吼道:“去你妈的,在我的地盘,你还想撒野?”
  我盯着他,说你的地盘?

  俞百里色厉内茬地说道:“你信不信我随时叫几百票兄弟过来,干死你们两个?”
  我说是么,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问你,我与你无冤无仇,过来只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给我朋友下降头,你却下了死手,这到底是为什么?
  俞百里瞧见与父亲斗得激烈的屈胖三,愤然而笑:“为什么?你个扑街问我为什么?哈哈,爷高兴杀你,就杀你,在我的眼中,你的命就如同草芥一般,一丁点儿都不值钱……”
  唰!
  拔剑术,一剑斩。
  破败王者之剑被我从乾坤囊中陡然拔出,然后向前猛然一斩,将俞百里所有的话语,都给中止了去。
  剑劈在半空中的时候,发出一声呼啸,而后寂静无声。
  过了几秒钟,俞百里的额头上面开始冒血,随后鼻子、嘴巴、胸膛乃至整个身体,都均匀地化作了两半,最后漫天的鲜血喷洒了出来,而我则将金剑收回了囊中。
  面对着化作两半的俞百里,我淡然说了一句:“你刚才的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俞百里给我一剑斩杀,他甚至都没有能够瞧清楚我什么时候出的剑。
  轰然倒下的一瞬间,我听到有女性的尖叫声传来。
  我抬头望去的时候,发现有关门的声音。
  很显然,应该是俞百里的女性家人,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下意识地偏头,然后伸手去抓。
  我一把就将那突袭我的东西给抓在了手中,定睛一看,却正是俞一凡刚才弄出来的灵体古曼童。

  这玩意充满了怨毒的阴气,与我的手一接触,立刻有阵阵寒毒朝着我的手掌传来,并且朝着我的全身蔓延而去。
  我感觉如坠冰窟,整个人都快要冻成一大坨的冰棱子。
  好在这个时候,我唤出了聚血蛊。
  这玩意从我的手掌之中浮现,然后将那灵体古曼童给包裹住。
  几秒钟之后,这恐怖的玩意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放出了一股恶臭,然后消散开去。
  我给熏得直想呕吐,往后退了几步,瞧见屈胖三还在与那老爷子奋力拼搏,招呼道:“祸不及家人,这家伙混蛋,他的家人却是无辜的,咱们走吧?”

  屈胖三本来就是在应付这老人家,要不然早将人给干趴下去了。
  不过对于我的话,他却冷冷一笑,说我觉得你这话儿没错,但有一点,这老家伙可不是什么省心角色,瞧见刚才那灵体古曼童没有?没有几十条无辜性命,是不可能炼成这般阴毒的;不过呢,咱事儿已经办了,就没必要再在这里折腾了,撤吧。
  说罢,两人回归原路,然后破窗而出,准备离开了这栋宅院。
  那老头儿不依不饶,愤怒地追赶过来,然后口念诀咒。
  突然间院子里生出了一大片的火光,无数的气息混杂而出,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我下意识地拉住了屈胖三的手,使用遁地术,结果却发现空间给禁锢住了。
  而这个时候,有两个黑西装翻身进了这里面来。
  我眯眼一瞧,居然还是熟人。
  那天马秀才拦住我的时候,给我介绍过,一个叫做什么重炮手,另外一个是什么风魔特工队的教官。
  这两人都是许鸣的手下,也是邪灵教的残党余孽。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的出现让我的心中咯噔一下,没有了先前的淡然,将手伸进了乾坤囊,一边往外冲,一边跟屈胖三介绍起这两人的身份来。
  屈胖三听到,也收起了玩笑之心,跟着我说道:“他们估计在这里守株待兔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许鸣说不定也在附近,行了,我们赶紧离开吧,不然事儿可就闹大了……”
  两人朝着外面冲去,那重炮手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拳。
  我的手一指放在乾坤袋中,这人一上前,当下就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朝着那人的手臂挥了过去。
  没想到那人居然早有防范,朝着旁边一躲,然后拳头又如期而至。

  我与此人交手,长剑凌厉,逼着他步步向后,而另外一人却直扑屈胖三,以为这小家伙人小好欺负,结果没想到屈胖三与他拼了几记,小短腿发威,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处,将人给直接弄得跪倒在了地。
  不过这些人到底还是邪灵教的余孽,身手个个了得,最是难缠,我和屈胖三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对方。
  速战不得,我们便心生退意。
  我用破败王者之剑开道,金剑璀璨,将前路劈开,两人便冲出了那宅子外面来。
  一出来,我伸手拉住屈胖三,想要借遁地术离开,然而却发现根本无法施展,仔细观察周遭炁场,发现所有的漏洞居然都给一种莫名的力量给封堵住了。
  我施展不开,心中惊讶,一边朝着旁边的巷道跑去,一边问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见多识广,稍微一打量,立刻发现了其中蹊跷。
  他告诉我,说这个应该是定星鼎的作用。
  我诧异,说何为定星鼎?
  屈胖三告诉我,说定星鼎是邪灵教十二魔星地魔的法器,他对于地遁之术最为精通和熟悉,当初曾经奉了沈老总的命令,监造了这样的一个法器,专门用来防范同门,一旦开启,方圆二十里内,无人可以遁形……
  我心中惊诧,说这样的东西,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屈胖三微微一笑,说如此看来,这个许鸣说要重新举起邪灵教的大旗,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凭恃呢,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给予支持呢……

  我望着在我们身后穷追不舍的几个家伙,说那现在怎么办?
  屈胖三嘴角往上翘,说你当真以为我这几日就是花天酒地来着?
  我说难道不是么?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老子要不是神机妙算,哪里敢如此淡定?且跟我来,你放心,现如今对这赌城,我可比你熟悉。
  他开始在前带路,尽往那小巷子里面转,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把身后的人都给绕晕了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从一处大楼的天台上面,直接跳到了另外一栋住宅楼的顶上来,然后从那天台楼道处往下,一路走,来到了其中的一层。
  屈胖三领着我来到一门口敲了敲,说沫儿姐姐,你在家么?
  啊?

  什么情况?
  日期:2016-05-0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