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7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态度显然比祁佑要热情得多,也比以前的相见要热情,或许是因为余秦的缘故。小吴依次和梁健沈连清握了手。梁健正要问他,纪委书记是否有时间的时候,余秦忽然插话:“书记现在在忙吗?”
  这回梁健看出来了,小吴对余秦的热情除了关系好之外,似乎还多着一份奉承的意思。余秦的背景梁健不曾了解,也不曾想去了解过。此时看到小吴的态度,也只是多看了余秦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
  见纪委书记很顺利,不知是因为余秦的关系,还是真的就像小吴说的那样,纪委书记原本就等着他。
  进门的时候,梁健忽然想起,自从这个新纪委书记上任后,这办公室他还是第一回走进来。他快速地打量了一眼,屋里的摆设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屋角多了个大花瓶,花瓶里放着几幅画卷。
  小吴给他倒了杯茶就退了出去。纪委书记从文件里抬起头,靠进老板椅内,目光在那厚厚金丝边眼镜后,打量着他。
  忽然,他问:“梁健,我们这是第几回见面了?”
  梁健一愣,这他哪里一下子就能记得清的。他不敢胡乱作答,万一这纪委书记还真记得几次,要是答错了,可不是好事。与其胡乱说个数字冒险一把,不如老老实实回答。梁健正要承认自己不记得了,纪委书记忽然说话了:“第七次。”
  梁健有些惊讶,没想到他还真记得。
  纪委书记一笑,说:“是不是很惊讶,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
  梁健如实点头。纪委书记却没回答,只是拉开抽屉将一摞信件拿出堆到了梁健的面前,说:“你猜猜这些都是什么?“

  “举报我的信件。“梁健回答。这根本不用猜。
  “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纪委书记说着,从那一摞信件最上面拿起了一封,将里面的信纸抽了出来,扔到了梁健面前,说:”你看看。“
  梁健没去接,“既然他们举报我,那就说明我肯定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所举报的都是事实。我觉得我不用看,也不想看。“
  纪委书记愣了一下,旋即又笑了起来,这一次的笑容多了些冷意:“刚来的时候就听人说,你是个刺头。果然是有些脾气。不过,在这个环境里面,最要不得的就是脾气。“
  梁健分毫不让,他在进这扇门之前就在心底反复斟酌了很久,是忍气吞声,做足了低姿态,还是胆大一回。
  梁健选择了后者,所以他说:“每个人之所以不一样,就是因为脾气。如果人都没了脾气,那还有什么意思。“
  纪委书记眯了眼睛,眼缝之后,那目光像是利刃一般,锋利无比。
  半响,他问:“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我不清楚,还请书记明示。”梁健回答。其实,他心里清楚。纪委书记哼笑了一声,说:“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装傻有什么用!要不是因为之前有人力保你,现在你就不会坐在这里跟我对话了。“

  梁健知道他的潜台词,而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力保他的人是谁?胡小英?还是于何勤,亦或者是白其安。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省城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可能帮他了,而这三个人里面最可能帮他的,只有胡小英一个。
  是她吗?如果是她,她想必又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否则,乔任梁和眼前的这位纪委书记不会轻易退步的。
  梁健一时走了神,都没注意到对面之人的神色变化。
  这次的谈话有些虎头蛇尾,或者说莫名其妙。梁建在办公室里呆了十五分钟左右,但从始至终,除了刚开始纪委书记给他看了看那一摞举报信之外,并没有提到其他实质性的东西。甚至,在那件事情上,两人都没有点破。千里迢迢将他召唤到这里,难道只为了这么不轻不重地试探几句?这是,梁建想不通的一点。
  梁建还想不通的一点是,出来之后,余秦还在秘书小吴的办公室,似乎是为了特意等他。沈连清也在里面,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明显小吴努力想和余秦热络起来,但余秦总是时不时将话题转到沈连清这边。
  梁建一出来,沈连清第一个听到动静,就走了出来。余秦跟在后面,然后是小吴。
  “梁哥接下去还有安排吗?”余秦笑着问。
  余秦似乎有话要跟梁建说。想着之前余秦的那句提醒,再加上小语那层关系,梁建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虽然,他其实想抽空去见一见胡小英。
  不等梁建回答,余秦就已经接上了话:“如果没什么安排的话,我请梁哥喝个小午茶吧。上次见面匆忙,都没机会好好聊聊。”
  “行,听你的。”梁建笑道。
  小吴在边上插话:“余处长太不够意思了,光请梁书记喝茶,不请我喝茶!”
  余秦笑他:“我请你,你敢去吗?”
  “去不去是我的事,请不请是你的事!不行,你下次得补上。”小吴笑着。余秦也笑着应下,又客套了几句后,各自分开。
  小吴转身去了纪委书记的办公室,应该是去收梁建的那个茶杯子了。梁建则和余秦走在一起,沈连清跟在后面。
  “坐我的车过去还是梁哥你的车?”余秦边走边问。
  “都一样。“梁建回答。
  ”那就坐我的车吧。我来开车。“余秦说到。
  三人一路到了停车场,上车的时候,梁建在想,要不要给胡小英发条短信。但,说什么?梁建有很多话想问她,可真到了要说出口的时候,却又词穷。
  正犹豫着,余秦忽然开口问他:”听说,梁哥前两天被人绑架了?“
  梁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虽然说想要打听到这个消息不难,但余秦怎么会关注他的事情。他和他的交集,唯有那一次的见面。他是小语的未婚夫,而他,顶多就算是小语曾经的领导。

  梁建想不出,为什么这个余秦会关注他,并似乎要帮他。
  梁建笑了一下,说:“没想到连你也知道这件事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余秦却道:”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了,要不是这件事,恐怕今天梁哥你就回不去永州了。”
  梁建心里跳了一下,抬头看向余秦,他也正好从后视镜中看向他,两人目光相交,梁建从他的目光中找到了答案。

  他不是危言耸听。
  梁建想细问,但又忍住了。余秦只是个处长,有些事他未必十分清楚。而且,余秦如此帮他,肯定会有一个理由,这个理由没弄清楚之前,梁建心里始终有那么点不踏实。
  喝下午茶的地方不远,出了省政府,过了两个红绿灯,忽然转到一条大道上后,又开了大约三四分钟的样子,忽然在一个小岔道口转了进去,靠边停了下来。
  小岔道的两边摆满了各种大型盆栽,此刻正是百花争放的季节,这绿意也是格外郁郁葱葱。
  走不多远,就又一家咖啡厅,门口院墙上都是一片绿色,仿佛这屋子就是用植物搭建出来的,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飘在周围,让人心情放松。梁建忍不住赞了一句:“这地方不错。”
  日期:2015-12-1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