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5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好吧。哥你只要没事就好。”楚礼瑞的话里明显还透着怀疑。

  紧接着,母亲尤春梅的声音传了过来:“狗儿,真没受伤?”
  “我没打架,怎么会受伤?你们放心,我现在好着呢,再有二十来天我就回去了。你一定要保重身体,我爸现在怎么样?”楚天齐及时转换了话题。
  “我和你爸都挺好,你没事就行,出门在外要吃好睡好。我不多说了,把你大年叔电话费都费完了。”尤春梅说到这里,声音嘎然而止。
  楚天齐正要挂掉手机,里面又传出母亲的声音:“狗儿,狗儿,你在听吗?”
  楚天齐把准备挂断手机的大拇指移开,赶忙说道:“我听着呢,你说。”
  “狗儿,宁姑娘可是个仁义的孩儿,这两个来月,她来看了我们三回,每回都买好多东西,还给你爸和我带了药。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这可是打灯笼难找的人。”尤春梅的声音透着欣喜。

  楚天齐心中一暖:“妈,我知道。给大年叔省点话费吧。”
  “行,一说这事你就打岔。”尤春梅说完,“咔嚓”一声,挂掉了电话。
  拿着电话,楚天齐陷入了沉思。人就是这么奇怪,本来是同学,结果冯俊飞处处给自己使绊子,这次更是和礼瑞说这胡说八道的话。而自己和宁俊琦的相遇,一开始几乎可以说是剑拔弩张,没想到现在发展成了恋人关系,他现在已经把她做为未来妻子的人选了。
  楚天齐挺纳闷,纳闷自己和段哥一伙的打斗,怎么冯俊飞就知道了。虽然他和礼瑞说的自己受伤的事,纯属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但听礼瑞的表述,冯俊飞分明是根据那天的事说的。如果说他知道自己上次被董梓萱泼脏水的事,有可能是偶然的话,那这次的事又怎么解释,不可能还是偶然吧。
  他妈*的,我一定得问问冯俊飞那个家伙,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这么想着,楚天齐拨通了冯俊飞办公室的电话。

  手机里的回铃音响了好几声也没人接,就在楚天齐准备挂断,再重新拨打的时候,里面传出冯俊飞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他没看到来电显示?还是那个家伙故意这么说的?楚天齐这么想着,开腔了:“冯俊飞,你什么东西?办事那么龌蹉,能不能明着来一回?他妈*的。”
  “我*,是‘处理品’呀。你这是来的哪一出?是得了狂犬病还是神经病,怎么一张嘴就乱咬,满嘴的屎味。”冯俊飞的声音也不客气。
  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说道:“你少给我装蒜,敢做不敢承认,算什么玩意?你今天跟我弟弟说什么啦?有你这么做的吗?是不是太损了?”

  冯俊飞的声音看似很委屈:“‘处理品’,我今天是见你弟弟了,我问你父母的身体怎么样?家里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事尽管找我?这不对吗?别他妈*的狗咬吕洞宾。”
  难道不是他,另有其人?不能呀?听到冯俊飞这么一说,楚天齐心里也狐疑,但礼瑞那么大人了,不可能听错,即使听错一句半句,也不可能错的那么离谱。
  冯俊飞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处理品’,是不是你弟弟胡说什么,给我扣屎盆子啦?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们要是胡说八道、对我污蔑的话,我有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不是我说你,你们哥们都不靠谱,你平时就是张牙舞爪、仗势欺人,没想到你弟弟脑子也不好使,竟然把别人的关心能理解歪了,也真是奇葩。”
  楚天齐怒声骂道:“冯俊飞,少他妈*的充大尾巴狼,你是什么东西,老子清楚的很,你小心着点……”
  冯俊飞打断了楚天齐的话:“楚天齐,你疯啦?摆正你的态度,我是你的领导,你可以眼里没有我这个乡长,但起码的礼貌总该有吧。你不问清红皂白,上来先是一通狗屁质问,紧跟着就是脏话连篇,甚至还出言威胁。我告诉你,我不是吓唬大的。做为一名党员,做为乡政府当家人,我有同一切歪风邪气做斗争的义务,也有这个担当,请你收起你的那套江湖习气……”
  楚天齐又忍不住骂道:“冯俊飞,你他*妈……”
  “我警告你,如果有工作要汇报,我表示欢迎并乐意倾听,如果你再无理取闹的话,别怪我把你刚才的通话录音寄到党校去,让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冯俊飞的声音很是严厉,威胁的意味很浓。

  “你少来这……”楚天齐刚要反击,手机里传来“咔嚓”挂断电话的声音。
  楚天齐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心中暗道:难道真不是他?难道他小子真录了音?这家伙可是越来越阴险了。
  楚天齐相信弟弟肯定不会瞎说,也绝对不应该听错,那么是自己判断错了?难道真的不是他?那么会是谁呢?冯俊飞也承认见弟弟了,也说与弟弟说过话,这和弟弟说的“他问了家里情况”也是吻合的。可冯俊飞就不承认说过自己受伤的话,难道是弟弟把两个人的话混到一起啦?按说也不能呀?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于冯俊飞说的要把通话录音寄到党校的话,楚天齐也多少有一点担心,虽说脏话谁都说,也不算什么事。但如果被他录了音,寄到党校的话,也可能就不是小事了。自己可是党校学员,是特训班学员,是县里推选的佼佼者。如果党校收到这样的录音,如果再被董设计之流的人看到,那还不得大肆渲染,自己肯定要受处分,县里也因此会受影响,那可就糟了。
  就在楚天齐内心纠结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楚天齐,干什么呢?”

  声音很是熟悉,楚天齐扭头一看,正是许久躲着自己的肖婉婷。
  “没干什么?随便转转。你呢?”楚天齐随口应道。
  肖婉婷低头说道:“我也是随便转转,一起走走好吗?”
  楚天齐刚才被冯俊飞搅得心绪有些烦乱,看了一下周围,说道:“有事吗?有什么就说。”
  听到楚天齐竟然是这样的回答,肖婉婷本已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她缓缓抬起头,眼中溢满了委屈的泪水,陌生的看着楚天齐。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楚天齐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让对方误会了,便笑着道:“小肖,你怎么啦?我刚才接了一个混蛋的电话,情绪有些急躁,如果我说的话有什么不对,你可不要误会。”
  肖婉婷脸上略过一丝惊喜,马上又变得神色黯然,疑惑的问道:“真的?这不会是你编的一个理由吧?”
  “哪能呢?确实如此,否则我一个人到操场上干什么?”楚天齐诚恳的说。

  肖婉婷四下看了看,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那就行。我以为你怕我影响你什么呢?再来个杯酒释兵权倒没什么,要是影响到你,那我可就愧对于你了。”
  日期:2016-08-27 0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