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9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过了气,我一脚踩住了阿三的脑袋,说你老老实实配合我们,留一条性命,若是敢要喊闹或者撒谎,明天这世界上无外乎多一条死鬼而已,懂?

  印度阿三在赌城这边当了多年的皮条客,自然听得清楚我话语里的意思,慌忙说道:“我知道,求您别杀了我……”
  我说刚才打你,你服气?
  印度阿三点头,说服,服,我服气。
  我说知道为什么打你么?
  印度阿三说我收了钱不办事,这事情做得不仗义,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我说你特么认识倒是挺深刻的,怎么那天转身又把我给卖了呢?
  印度阿三说对不起,我那天鬼迷心窍了,我以为你们是外地人,小神仙是本地人,外地人肯定斗不过本地人的,我如果跟他说了,说不定能够买一个人情……
  我说你倒是说得坦诚,不过卡皮尔,我对你的底细清清楚楚,杀你不过是举手投足的事情,以后若是有人问你,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印度阿三磕头如捣蒜,说知道,知道的。
  我说那好,是个聪明人,我姑且再相信你一次——告诉我俞百里在哪里,记住,如果我们找不到人,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死你。
  啊?
  听到我的威胁,印度阿三吓得直哆嗦,过了好久,方才颤抖着嗓门儿说道:“这个,这个我哪里知道啊?”
  我说那你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宁愿现在就死咯?
  屈胖三在旁边抱着膀子,说废话那么多,直接将他给扔下楼去就是了。
  印度阿三听到这熊孩子如此狠毒,显得更加慌张,说别,别,我前两天听他跟我抱怨,说惹到了不该惹的家伙,说这两天乖一点儿,不敢再外面晃荡了,在家里好好待几天。
  我说他家在哪里?
  印度阿三说他住他父亲家,在高可宁绅士街那边……
  他报了一个地址,屈胖三皱了一下眉头,说那个地方,好多达官显贵啊,这家伙怎么挤进去的?
  印度阿三说俞神仙在赌城,也是风云人物啊……
  我望了屈胖三一眼,他点了点头,我便将印度阿三给拖着来到了十九楼,找了一家关闭的店子,将他给绑好,塞进了里面去,然后对他说道:“我们去去就回,如果人没在,就把你给扔下去——你如果真的是在耍我们,那从现在开始,就开始祈祷死的时候,没那么痛苦吧……”
  印度阿三都快哭了,说那里的确是他家,但他要万一不在呢,我可怎么办?
  我将他的袜子给脱下来,塞进了他的嘴里,说那你就看看自己的运气吧。
  说罢,我和屈胖三离开,乘电梯下去的时候,屈胖三捂住了鼻子,说什么味儿啊,怎么这么臭?
  我闻着也不对,举起手来,方才知道刚才脱那阿三哥的袜子时染上的,放鼻子下面一闻,哎哟,那味道,真的无法形容……

  屈胖三一脸嫌弃,弄得我出门,赶紧找了一个地方洗手。
  洗了好一会儿,方才将味道给洗去。
  十五分钟之后,我和屈胖三赶到了印度阿三所说的地址,是一处宽敞的独立屋。
  在赌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拥有这么宽敞的独立别墅,看得出来,俞百里的老子这些年倒是捞了不少的钱。

  而且这儿离赌城总督府都不远,不是有钱就能够挤进来的。
  两人站在围墙外,望着那屋子,沉默了好一会儿。
  屈胖三眯眼打量着,然后告诉我,说这里有高手布阵于此,看得出来,俞百里的老爹还是有一些真本事的。
  我说你能搞得定不?
  屈胖三嘿嘿笑,说瞧你说的这话儿,就连蓬莱岛陷空洞那样的地方,大人我想闯还不照样就闯进去了,这个地方有什么难度?只不过想要瞒住那里面的人,得费一些手脚罢了。
  我们从后院进入的,从院子到了房间,差不多用了一刻钟。
  随后两人攀墙而上,从三楼敞开的窗户处摸进了里面。
  没想到我们这边刚刚走出阁楼,门外的楼梯间里居然站着一人。

  是一个满头白发、脸色有些僵直的老头儿,黑乎乎的楼梯口上,他居中而立,拦在门口,冷冷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半夜三更的,居然闯进我家里来?”
  给发现了?
  我看了一眼屈胖三,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说拜托,不一定是我的问题好吧,许是你爬墙的时候,声音太大了。
  我冷笑,说是谁说小菜一碟的,怎么样,现在给人撞破了吧,多尴尬啊,你来跟他讲吧。

  屈胖三无奈,咳了咳嗓子,说那啥,尊驾是俞神仙么?
  老头儿冷着脸,说我就是俞一凡,你们是何人?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我们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其实我们今天过来呢,跟你也没有关系,我们找的是你那宝贝儿子,他跟我们有点儿账没算清楚,别的地方找不到人,所以就过来了——你最好闪开啊,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这道理我懂。
  老头儿皱着眉头,喊了一声:“俞百里,给我滚出来。”
  他的声音浑厚,宛如中年人,一声过后,有人迷迷糊糊地回应道:“怎么了啊,老豆。”
  说话的这人,却正是俞百里。

  他踩着拖鞋从二楼过道走了过来,抬头瞧来,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惊容地说道:“你们怎么来的?”
  我瞧见了正主,一颗心落了下来,微笑着往下面走,说小神仙对吧?有没有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
  俞一凡上前,将我给拦住,说你们就是我儿提过的那大陆仔?
  我说哟嗬,你儿子闯了祸,敢情还敢跟你讲啊?

  俞一凡确定了我们是过来找茬的之后,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上一阵飕飕凉风冒出,下意识地低头,感觉一物贴着头皮飞了过去。
  我心头生寒,往旁边躲开一些,瞧见有一个两岁大的孩童,五官处冒着鲜血,浑身青黑,一脸狰狞地朝着我咧嘴。
  它嘴巴一裂开,满是尖刺的牙齿就露了出来,黑乎乎的,看得让人打冷战。
  屈胖三也瞧见了,拍了拍手,说好一个灵体古曼童,有着手段,难怪能够发现我们——你儿子的本事,应该是你教的吧?
  俞一凡冷笑,说敢在赌城这条道上开张做生意,怎么可能没防身的手段呢?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冲我说道:“我对付这老子,你去将那家伙给处理了,得快,不然来一大堆人,咱们两个可扛不住。”
  我听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俞一凡伸手过来拦,给我一个倒空翻晃了过去。
  他还待拦我,结果屈胖三适时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来。

  日期:2016-05-01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