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02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大海想到了离开,如果到省城找些老关系,活动一下,放弃对职位的要求,或许自己是能够安全离开普安市的,尽管刘云若的公司会赔些钱进去,但是总的来说,这些年公司也赚了不少,总的算起来还是合算的。
  关键问题是,现在省委常委里头,季云涛两只眼睛死盯着自己,不管自己干什么事情,他都要提出反对意见,而省委组织部的孙部长对自己提拔贾厚德根本不领情,根本就指望不上他能帮自己说几句好话。
  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顾大海才发现自己身边能帮得上忙的人实在是太少了,顾大海想想自己宦海沉浮几十年,到最后落一个想离开战场却都难以离开的命运,心里不由长叹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一大早,顾大海正满腹心思的坐在办公室里,贾厚德来了。
  贾厚德现在在单位很是武断,心里想着这个秦书凯和张达明和自己斗,到最后都滚蛋,那么现在谁还敢和自己斗,单位里最近倒是没人跳出来跟他做对了,但是也没人愿意贴近他,作为一个领导人,大家都不肯靠近他,指示下达了,往往出现无声无息的效果,这样的指挥效率确实太低了。
  贾厚德一进门就苦着一张脸说,顾书记啊,我这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说话总是没人听,底下的工作很难开展啊,一年下来是什么成绩都没有,我也很无奈啊,请顾书记帮助啊。。
  顾大海听了这话,不由头疼,***,为了这个贾厚德,自己得罪了很多人不是,而且因为此事造成的影响那是无法估计的,如果不是为了贾厚德,也就不会得罪季云涛,说不定自己早就提拔走了。
  他没好气的对贾厚德说,贾局长,凡事要多想想自身原因,以前你说秦书凯和张达明在单位里跟你做对,让你这个领导人不能树立威信,现在张达明跟你不沾边,秦书凯也调整了位置,你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问题呢?
  顾大海心里其实对这个笨蛋贾厚德厌烦至极,因为孙部长的关系,却又不敢对他过于冷脸,否则的话,贾厚德废话叨叨的在领导面前给自己上点眼药水,孙部长岂不是要认为自己不给他面子,毕竟贾厚德是他让自己提拔起来的,省里的领导中,已经有一个季云涛不待见自己,孙部长是千万不能再得罪了。
  贾厚德很是委屈的说,顾书记,我是做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但是,你做事不公平啊?
  顾大海简直被他气的有些想笑,***,自己要是做事公平,你这贾厚德能够做局长?于是他问贾厚德,你倒是好好说说,我哪一点对你贾厚德做的有不公平之处了?
  贾厚德倒是理直气壮,他往顾大海办公桌前一站说,顾书记,我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我早就打听过了,这次的机构改革中,别的市里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都是兼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一职,只有咱们普安市没有这样安排,前两天,我还特意打电话到临市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问了一下,人家确实都是这样安排的。
  顾大海差点把嘴里刚喝的水给喷出来,这个贾厚德可真是敢提条件啊,这次才提拔当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不到半年的时间,竟然又想兼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他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把刷子,还想一只脚站几个船头?
  顾大海好不容易忍住心里的那股气,冷脸对贾厚德说,贾局长,你能把你那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作抓起来,已经不错了,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事情,我看还是以后再说吧。
  顾大海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拒绝了贾厚德的要求,偏偏贾厚德是个一根筋,以他的思维模式理解顾大海话里的意思是,顾大海已经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只是时间未定罢了。
  贾厚德追问顾大海,“以后再说”是什么时候?总要有个时间表吧?

  顾大海见贾厚德连好话歹话都听不明白,不耐烦的说,等你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作全都上轨道,做出些成绩来再说。
  贾厚德这下急了,他冲着顾大海说,那不行,顾书记,我现在局里的工作开展不起来,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说话没威信,这当领导的威信从哪里来啊,自然是手里有权力,人家才会怕你,才有威信啊,我要是兼了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单位里头那帮人事局的老家伙,哪里敢再给我脸色看,还不得乖乖的听话,所以说,这两件事不冲突,只要我兼上了组织部的副部长,这局里的各项工作立马就能上轨道,出成绩。

  顾大海见贾厚德在自己的面前胡搅蛮缠,心里的厌烦到了一种无法控制的地步。顾大海心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笨蛋贾厚德,自己也不会落到眼下这种被动的田地,这小子竟然还得福不知福,这种时候还过来跟自己胡闹,简直是不知好歹。
  顾大海怒气涌上心头,忍不住对贾厚德大声训斥道,你可真是有一套,干事的本事一点都没有,要官的本事倒是一个抵得上几个,你也不想想,现在一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你都管不好,还想要兼职副部长,你贾厚德有那个本事吗?没有这个金刚钻,还想揽下瓷器活,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去照照镜子,然后再想想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贾厚德被顾大海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后,一时似乎也没听清楚顾大海到底具体骂些什么,但是他虽然笨也听得出来,顾大海这意思似乎又是不同意他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要求。
  贾厚德本想争辩几句,瞧着顾大海的脸色阴沉,心里有些害怕,心想,算了,你顾大海现在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找我妹妹跟孙部长说去,我就不信了,孙部长的话,你顾大海敢不听。

  贾厚德等顾大海发泄完脾气后,闷声从顾大海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出门的时候,还回头望了一眼,心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你顾大海也是尽捡软柿子捏罢了,我级别低,跟你好好说话,你板脸训斥我,有本事当着孙部长的面,你也说出这一套话来。
  贾厚德走了,顾大海却被他气的差点吐血,他真是想不明白,贾厚德这种人竟然原先也能在市劳动局局长的位置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市里的一帮局长中还有这么个活宝呢?
  贾厚德不是什么善类,回到办公室,很是不爽快,***,这个顾大海真的不是个东西,竟然不支持老子的工作,是市委书记又如何?只要给妹妹打个电话,那么还是要乖乖的听老子的话。
  正想抬手打电话的时侯,办公室主任进来汇报说,贾局长,现在班子成员都到一起办公了,可是那个考试中心那边出了问题,那就是胜宏酒店最近竟然不经过我们的同意,私自在后面自己建设了两间房子,我们派人去阻碍,那帮人竟然根本不听使唤,你说怎么办?
  贾厚德上次就听说这个酒店那是秦书凯的关系租给人家的,现在秦书凯走了,竟然不听老子的使唤,还不给老子送点礼,那简直就是搞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了,于是就说,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到城管局去协商,把建设的房子给强行拆了。
  日期:2016-08-2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