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14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25 21:36:00
  ———————更新线———————
  我略微一怔,见树下又奔出来一道人影,跌跌撞撞跑了几丈远,又止住了脚步,抬起头来看向我们,独眼贼亮,正是张元清!
  那人鬼叫的时候,王臣威就在对面,耳朵似乎受创很重,过了这许久,仍旧在晃脑袋。
  熊飞、吴明、邓帆、崔胜培和老二也都围了上来,我到现在兀自觉得浑身发冷,心下骇然,崔胜培见我脸色不善,道:“怎么,受伤了?”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悴不及防,被寒气冲了一下。”又道:“你去看看王臣威,他的耳朵应该受伤不小。”

  崔胜培便去瞧王臣威的耳朵。
  我又见张元清的脸色难看,捂着胸口的手直到此时才缓缓放了下来。
  我不禁问道:“连长你受伤了?”
  张元清“哼”了一声,也不回答是否。
  我心下骇然,如果张元清跟那人对阵,也受了伤,那人的本事也太厉害了,不禁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连长知道么?”
  “不知道。”张元清目光一闪,道:“但估计应该是杀霍军的人。”
  老二忍不住道:“你咋知道霍军已经死了?”
  张元清“哼”了一声,道:“焰火腾起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过来的,一眼就看见霍军死了!”
  日期:2016-08-25 21:37:00
  老二道:“你咋知道放焰火是暗号?”
  张元清冷笑道:“陈弘德,你这是在盘问我么?你们搞的那种小孩子的把戏能瞒得过谁!?”
  老二又问:“那你为啥不等我们来就走了?”
  “因为我要找凶手!”张元清不耐烦道:“陈弘道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四处查探了。就在刚才,我在树底下撞见了跑掉的那个人。”
  邓帆道:“那个人是李云飞么?”
  “不是。”张元清道:“李云飞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我想起刚才那人的身法、手段,那股寒气,还有那声鬼叫,心中忽然起了个骇人的念头,道:“他是人么?我刚才与他交手的时候,没感觉到他身上有一丝的生气!”
  “对。”崔胜培也答话道:“他叫的那声音,绝非是人能发出来的,谁要是能叫出这声音来,得先把自己的嗓子给毁了。王臣威的耳朵受损,已经出血了。”
  众人听见,一阵沉默。
  不是人,难道还是陈庆风的残魂?
  张元清忽然说道:“是不是鬼说不清楚,但他其实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他的真实本事,连陈弘道都还不如!”

  我奇道:“那你怎么受了伤?”
  张元清道:“谁告诉你我受伤了?”
  崔胜培道:“我们都瞧见了,你刚才一直捂着胸口,样子十分难受,不是受伤,难道是胸胀么?”
  日期:2016-08-25 21:38:00
  张元清也不答话,飞起一脚,朝崔胜培腰窝踹去!
  崔胜培把腰一扭,身子一拧,“嘻嘻哈哈”的跳开来,嘴里道:“哎唷,哎唷,开个玩笑,不值当要人的命啊。”
  张元清一脚没有踹中他,也不再继续追打,骂了两声,说道:“那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要不然,刚才他跑不掉!他只是出招阴损诡异,论真实本事,并不怎么高明,陈弘道,下次你要是再遇上他,认真打,百招之内定能拿下!”
  我心中还不怎么相信,突然想起一事来,不禁问道:“张连长,你不是能瞧见残魂祟物么?你干什么,为什么不——”
  我话说到一半,便没再往下说,怕吐露张元清的隐私,也料想他知道我的意思,不料张元清直接接了话头,直言不讳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一直蒙着我这只眼,不去了眼罩,对吧?”
  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见过张元清放下眼罩,也都以为他那只眼睛是瞎的,听见张元清这么说,均皆吃惊。
  我只好说:“是的,我想如果您放下眼罩,本事岂不是会更高么?”
  张元清嘿然一笑,道:“我如果不蒙着这只眼,你们可就都要倒霉了!”

  我诧异道:“为什么?”
  张元清道:“因为它能吸人的魂儿!”
  日期:2016-08-25 21:38:00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老二惊道:“原来你就是用你那只残眼来吸魂的!”
  张元清道:“是啊,你要不要试试看?”

  老二急忙躲到我的身后,道:“独眼龙,你别猖狂!我们人多!”
  王臣威皱眉道:“张连长,你真的是打算利用我们,吸收陈庆风的残魂么?”
  崔胜培也皮笑肉不笑,道:“张连长,你刚才说老毛病复发,指的是什么呀?不会是烟瘾犯了,没烟吸,所以心口疼吧?啧啧……王臣威可有的是烟,让他给你一棵?不过,我多少瞧着您有点血气不足,像是女人来了月事儿,但您是男的呀,总不会也来吧?”
  “嘿嘿……”张元清笑了几声,道:“好一个崔胜培,不愧是关西乐医门的传人,嘴够损,眼够毒!你说的不错,我魂魄不全,血气不足,那正是我先天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
  崔胜培神色一动,道:“张连长,舌头上又要得罪您啦,令堂大人真的是活尸?”

  张元清脸颊上的肉一抽,道:“不错!”
  崔胜培的眼神立即变得炙热起来,喃喃道:“活尸也能生育,这可真是天下奇事啊!张连长,您如果信得过我,可以让我来给您诊治,说不定,我能治好您的先天不足,您也不必非要去吸收陈庆风的残魂来补全自己。”
  日期:2016-08-25 21:44:00
  “我是活尸生的,先天不足也不假,但是——”张元清忽然厉声喝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吸收陈庆风的残魂了,咹!?”
  这声音喊得很大,王臣威连忙又捂住了耳朵。
  崔胜培愕然道:“那,那您不补足魂魄的话,必定活不过四十岁啊。”
  张元清冷笑道:“我从来就没打算要活过四十岁!自打我那个连的人全死在战场上以后,我就没打算活长命!”

  我心头一震,突然感觉自己先前怀疑猜测张元清的种种,而今想来都十分卑鄙,他原来顾念战友之情,早就看淡了生死。
  只听崔胜培又问道:“张连长这么说,倒也可以理解……不过,您那只眼睛,也是天生的么?”
  “今晚你们想问什么,我就索性全告诉你们!”张元清道:“我这只蒙着的眼睛,生来是好的,只是那年,山贼杀入我家,伤了我,杀了我爹,又砍到我娘,我爹和我娘的血,都曾溅到我这只眼里,从那以后,它就长得畸了。后来,打仗的时候,一颗子丨弹丨擦着这眼里的眼珠子过去,它就再瞧不见人了,可,从那以后,它倒是能瞧得见别的东西了。”
  说着,张元清把那眼罩缓缓取下,又露出他那颗怪异恶心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从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逐一扫过,目光相接时,我心内极不舒服,好在他又把眼罩给盖上了。
  “呼……”
  我听见有人在粗重的喘息,回头一看,见熊飞、邓帆、王臣威、吴明、老二的脸色都是煞白如纸,满面惊恐……
  只有崔胜培的脸上还带些血色。
  崔胜培喃喃道:“好厉害的眼睛啊!这跟那五大目法里的阴阳法眼可还有些不同呢,阴阳法眼可查阴阳,这眼睛,独独是阴啊,怪不得它能吸收残魂呢,这简直就是魂魄的天敌!可真叫人羡慕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