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1394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房子里有煞气,就是因为鱼缸的位置被挪动了。”林伟说道。
  “林大师说的不错,这鱼缸原来的位置是放在这个位置,后来这个位置由于要摆放盆景,所以就把鱼缸挪了下位置。”公孙蓝兰指着那个盆景道,那个盆景是一个小型的假山,有泉水在假山上循环流动,价值估计在百万以上。
  说完之后,公孙蓝兰也就看向邬白道:“邬大师,这个位置,好像是你提议的吧?”
  “对,是我提议的。”
  邬白走上前,看着林伟道:“你说位置错了,我倒是想问问你错在哪里?”
  “按照八卦方位,假山的位置属于艮位,艮为山。而鱼缸的位置属于坎为,坎为水。”林伟出声道。
  “既然你能说出位置来,那请问你哪里错了?艮为山,假山放在艮位,青山长久,鱼缸为水,鱼缸放在坎位,细水长流,这样的风水摆设,只有好处,哪来的坏处?”邬白眼红脖子粗的看着林伟。
  看到邬白这样,我就见到公孙蓝兰脸上摸过一丝奇异的笑容。

  “阿姨,怎么了?”我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林伟和邬白身上,所以凑近了上去,嘴巴贴着公孙蓝兰性感的小耳垂出声道。
  “这个邬白,戏演得不错。”公孙蓝兰轻声道。
  嗯?
  我看向邬白。
  公孙蓝兰这话的意思,难道她一直都在怀疑邬白有问题?所以才请林伟过来看?可是她明知道我们是敌人关系,为什么还信任林伟呢?

  “不错,按照你的说法,假如整体格局是其他风水格局的情况下,假山和鱼缸摆放的位置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里的整体格局是龙渊局,龙渊局,潜龙在渊。老爷子的生辰八字里,老爷子属龙,而且,他还是辰时所生,而且他的名字里也带着龙字,命理就是龙。”
  林伟一字一句的说道:“龙是需要水的,原先鱼缸在艮为,艮为山,里面的乌龟夺不走龙渊局里的水,但现在,鱼缸到了坎位,正好让鱼缸里的乌龟如鱼得水,乌龟是什么?玄武,玄武代表水,如今他占据了坎位,更是如鱼得水,所以这龙渊局里才会产生一股煞气。”
  “这……”
  听完了林伟的话,邬白瞪大了眼睛。

  “怎么样?我说的有问题吗?如果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反驳!”
  “没……没有……确实,确实是我疏忽大意了。”邬白连连摇头,一脸歉意的看着公孙云龙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一层。”
  “邬白,当真是这里出了问题?”
  “是!”邬白点点头,道:“当初换位置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么邬白大师,像这种情况,应该如何补救?”林伟突然笑着问道。
  “应该把鱼缸挪到离位,离为火,五行相生相克,现在龙渊局的水被乌龟夺走,应该把鱼缸放在离位,煞气就会慢慢消散。”邬白解释道。
  “就是这样。”林伟一笑,道。

  接下来,公孙蓝兰派人来把鱼缸挪了位置,而邬白一个劲的给公孙云龙老爷子道歉,说是自己的失误,公孙老爷子好像很信任邬白,摆手说没关系,又有哪个风水师能够保证不看走眼呢?
  快到下午饭的时候。
  邬白告辞离开了。
  邬白的车子是一辆中规中矩的奥迪车,他开车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纳兰王爷,出事了,公孙蓝兰请来了一个风水师,看破了我在公孙家设计的风水陷阱,我必须要离开公孙家。”
  “嗯?”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嗯了一声。

  “纳兰王爷请放心,那个风水师自以为破了公孙家的风水格局,其实还早呢,我真正动了手脚的是公孙家的龙脉,至于他豪宅里的风水格局,只是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而已,如今公孙家龙脉受损,只会越来越走向衰落。”邬白赶紧说道。
  “嗯,那你可以回来拿报酬了!”
  “谢王爷,谢王爷。”邬白赶紧开口答谢。
  他开着车子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面,然后收拾了东西之后,准备拎着行李箱离开,不过他刚刚下楼,坐上奥迪车的时候,车后排的位置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阿弥陀佛!”
  邬白转过脸一看,发现一个穿着朴素的和尚坐在后排的位置,手里拨动着念珠。
  “孤灯和尚!”
  看到这个和尚之后,邬白脸色彻底就苍白了起来。
  “虽然老爷很信任你,但是……小姐要你死!”孤灯和尚说完之后,他手里的念珠突然就弹出了一颗,那一颗念珠速度奇快,直接射入了邬白的脑袋之中。
  “阿弥陀佛!”
  曲江,豪宅区。
  公孙家豪宅之中。
  林伟破除了公孙家的风水格局,让龙渊局恢复如常,公孙蓝兰的说法,为了谢谢我们,所以晚上的时候特地把关中第一厨给请来了家里,准备好好做一桌子的菜宴请我们。
  下午的时候,公孙俊杰也从医院包扎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依旧看着我们不顺眼。
  对于公孙俊杰这样的人,我也懒得计较,在等着吃饭的时候,我和林伟还有宋思思走到了院子里面,周围没有公孙家的人,我就忍不住问道:“林伟,你真的帮公孙家破了这个局?”
  林伟看了我一眼之后,点点头。
  “你有没有动点手脚?”我再次问道,要是不动点手脚的话,那就太对不起我们远道而来了,坐飞机也得将近两个小时好吧啦?
  “没有。”
  林伟很诚实的摇头。

  “你傻啊。”听到林伟这么说,我忍不住骂道。
  林伟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很快他就皱眉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刚刚那一个风水局,一般的风水师看不出来情有可原,但是作为全国玄学理事会的副主席,竟然看不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一定,万一那叫什么邬白的只是个混饭吃的呢?”我耸耸肩,道:“现在华夏的国情都是这样,外行人领导内行人,真正有本事的,其实都是底层。”
  “不对!”林伟听我这么说,摇摇头道:“那个邬白有一股风水师的气场,应该具有真才实学,不可能是混饭吃的。”
  “气场?”
  听着林伟这话,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暗想这家伙还越来越装神弄鬼了!

  这个时候呢,宋思思接到了一个电话。
  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宋思思挂了电话,然后看了我和林伟一眼,低声道:“老板,你们知道公孙家的对头么?”
  “公孙家的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