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吧,回去吧,家里催我了。”宁俊琦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做了个表示无奈的动作。
  楚天齐回道:“好,回吧。咱俩打一辆车,我先送你。”
  “不,先送你。”宁俊琦坚决的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得看着你回到党校,我怕你一个人不回家,大晚上的,我的男神被抢走了怎么办?”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楚天齐认同了她的观点。
  来到路边,一招手,一辆的士停在了身旁。二人打开车门,一同坐到了后排座椅上。楚天齐对着司机说了声“省委党校”,出租车再次启动了。
  微风顺着打开的车窗,轻轻吹了进来,感觉舒服极了。今天的天气就是好,不光白天出了太阳,见了蓝天,就连夜风也这么轻柔。而且风里面也没有那种难闻的味道,仿佛还带着丝丝的香气。楚天齐看了看宁俊琦,见她的脸上一幅恬静略带羞赧的表情,他的心中一暖:大概是心境不同吧,心情好看什么都美好了。
  美好的时光就是短暂,党校已经在前方不远处了。楚天齐扭头看了看宁俊琦,温柔的说道:“不进来坐坐?”
  “不了,天气不早了。”宁俊琦说着,脸一红,凑近他,声如蚊蝇的说道,“我怕你又占我便宜。”
  楚天齐低声坏笑道:“你可以占我便宜呀,我不计较。”
  “计较个头。”宁俊琦娇羞的说着,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
  他疼的“呲牙咧嘴”,表情滑稽至极。她捂着小嘴,“咯咯”笑个不停。
  “党校到了。”司机说着,把车子慢慢停了下来。
  楚天齐恋恋不舍的下了车。
  宁俊琦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他刚回应了一个同样的动作,出租车已经“嗖”的一声蹿出去了。

  出租车早没影了,楚天齐还在傻傻的张望着,直到一阵微风吹过,才清醒过来。他轻轻吧咂了一下嘴,回味了一下唇上的味道,笑着摇摇头,迈步走向党校大门。
  到了门口,刚要出示学员证。里面的保卫人员已经从屋里走出来,对着楚天齐道:“楚天齐同学,回来啦?”说着,向旁边侧了侧身,给楚天齐留出了通行的空间。
  楚天齐先是一楞,随即回答:“回来了。”说着,向门卫人员笑了笑,走进了党校校园。
  走出几步,楚天齐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那名保卫人员还在看着自己,见自己回头,对方忙挥了挥手臂,脸上依稀还带着笑容。
  楚天齐挥了一下手,扭回头,向宿舍走去。边走边想:没想到在党校成名人了。自从勇斗段哥一伙后,众学员看楚天齐的神情透出了明显不同。有欣赏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还有多少带着一丝畏惧的,也或者多种神情都有的。就连有的教授、企业班的学员见了他,也会多看上几眼,有的人还会主动上前搭讪。尤其是保卫人员见了他,更是在热情之中透着一丝惧意,可能生怕惹到他这个“暴力男”,给自己带来麻烦吧。想到这些,楚天齐摇了摇头,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整个校园里很是安静,大概绝大多数人都出去没有回来吧。就连学员楼里也是异常安静,平时用水、说话的声音统统都消失了,只有一楼值班室里的中年男人还在坚守着岗位。中年男人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看,见是学员的面孔,就又转过头,继续去看电视屏幕了。
  打开宿舍门,里面空空如也,陆勇没在,肯定也不回来了。从来到党校第一天起,楚天齐就是和陆勇住一个宿舍,陆勇更是把潮*湿的床位留给了他自己,而把另一个相对好的位置换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从心里感念对方的这份心意,为此他想和对方多亲多近一些,只是陆勇既没有挟“恩”图报,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热情。所以,两人的关系比一般人近一些,但也不似那种知无不言的朋友。因此,两人一起行动的时间很少,在课余时间也大多是各忙各的。楚天齐也小请过陆勇几次,陆勇去了一次,其余几次都以各种理由推辞了,但楚天齐一直记着陆勇的那份情。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肚子里还饿了。楚天齐拿出一个桶方便面,撕开封口,把暖瓶中已经不太热的水倒进去,用小叉子叉住了封口纸。
  刚过了两分钟,他就揭去桶面上的纸,叉起还有些发硬的面条,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三下五除二,连汤带水收拾个干净。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拿过手机,一看上面显示,正是宁俊琦电话,便按下了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出宁俊琦的声音:“天齐,我到了。”
  “到家啦,这么快?”楚天齐说道。
  “嗯,路上没堵车。我刚到家门口。”宁俊琦的声音柔柔的。
  一听宁俊琦没有在家里,楚天齐肉麻的说道:“俊琦,我想你,又想你的小*舌头了。”
  “咯咯咯……讨厌死了,流*氓。”宁俊琦的声音很低,但含糖量挺高的。

  他刚要再腻歪几句,电话里传出宁俊琦更低的声音:“不说了,我爸出来了。”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
  楚天齐看着手机,心中暗道:未来的老丈人看的挺紧啊!想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只听她提起过她爸爸,却从未听她说过妈妈的字眼。难道她没有妈妈?是离婚了,还是去世了,或者是她就是不愿谈起她?再联想到她今天唱《妈妈的吻》和《小背篓》时的神情,他断定她对她妈妈肯定有感情,但“妈妈”两字也是她伤心的字眼。
  楚天齐放下手机,简单收拾了吃面的现场,到水房简单洗漱了一下。回到宿舍后,脱掉外面衣服,直接躺倒在床*上。
  现在肚里不空了,头却有些疼。楚天齐躺在那里,强迫自己睡去。可越是那样,反而越是睡不着。他就那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变换着身体的位置。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不太清楚,反正应该是后半夜两、三*点了。睡着后还做了好多梦,乱七八糟的,反正第二天他就只记住了一个。

  睡梦中的楚天齐,是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的。他眼睛有些干涩,头也有些疼,这都是喝大酒和没有休息好的缘故。
  铃声继续顽强的响着,楚天齐这才意识到该接电话了。拿起手机,胡乱的按下接听键,放到了耳朵旁,睡眼矇眬的“喂”了一声。
  里面静了一下,接着传出“咯咯”的笑声:“懒虫,太阳都照屁*股了,还在赖床呀?”
  楚天齐听出来了,是宁俊琦的声音,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嘻笑道:“才几点呀,就打电话,是不是想我了,我又梦到咱俩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