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91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出生一直到初中,司元杰过的都很幸福,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有村子里的小伙伴,还有从小就勤练不缀的武术,这让司元杰的童年和少年时光,充满了欢声笑语。
  但是人总是要长大的,在司元杰初三的时候,他的奶奶生了一场重病,将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完还欠了很多外债之后,司元杰的奶奶还是去世了,这让十来岁的司元杰,第一次接触到了生死离别。
  为了还账,司元杰的父母只能远下粤省打工,这一去就是三年的时间,有粤省的八卦掌同门照应,司元杰的父母在三年的时间里,将他们家亏欠的债务算是都还清了。
  但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司元杰上高一的时候,他返乡的父母却是出了车祸,司元杰和爷爷两人只能带着他们的骨灰回到了村子,一向坚强的司老爷子,却是也承受不住这种接连丧妻和丧子的悲痛,最终是病倒了。

  因为要照顾爷爷的病,司元杰就没在上学了,不过病重的老爷子也就是撑了一年多,还是撒手归去了,从清中期传下来的司家,现在就只剩下了司元杰一根独苗。
  老爷子病重的时候,司元杰又欠下了近万块钱的外债,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在农村种地的话,就算是再过个三五年,也无法还上这笔钱,加上司元杰在家里经常会想念父母爷爷,于是这才一咬牙决定外出闯荡江湖的。
  可是外面的世界,远比司元杰想象的残酷,在火车站被骗的身无分文,去卖东西又差点被强抢,如果不是从小练武心志坚毅,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此刻恐怕早就崩溃掉了。
  “哎,小子,你嚷嚷什么啊……”听见司元杰的喊声,胖子开口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比你还要惨的人多了,又不是你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我没有说自己惨!”司元杰咬了咬牙,说道:“我只是在说事实,家里没有亲人了,我不想再回去,我的这种心情,你们是体会不到的……”
  “我是体会不到,不过有人能体会得到……”
  胖子瞥了一眼方逸,说道:“要是论身世,逸哥儿比你可惨多了,你家人去世,好歹都是你成年长大后的事情,逸哥儿从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是被他师父抚养长大的……”
  胖子知道方逸并不忌讳别人谈起他的身世,他们刚到金陵立足的时候,胖子原本还想着是不是帮方逸去打打广告,看看是否能找回他的父母。
  不过方逸却是没同意,他在道观生活了十多年,如果当初遗弃他的人要出现的话,那早就出现了,既然没出现,那也就没有寻找的必要了。
  “什么?方哥没有父母?”
  听到胖子的话,司元杰顿时愣住了,方逸在他面前,一直都是脸带微笑的,从方逸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愁苦,司元杰私下里甚至还在猜测,方逸肯定出身于一个有修养的家庭呢。
  “嗯,我从小跟着师父长大的,师父仙逝之后,我才下山入世的……”方逸笑了笑,对司元杰说道:“咱们俩都算是没有亲人的孤儿了,司元杰,你要是没地方去的话,可愿意跟我们在一起做点小生意吗?”
  方逸修道,心性一向都是很淡然的,他对父母当年遗弃自己的行为都是漠然以对,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对别人的疾苦产生什么同情心的。
  不过对司元杰这个人,方逸却是有些另眼相看的,不但因为司元杰年纪轻轻的竟然能晋级炼精化气的境界,而且司元杰的品行非常敦厚,在近乎山穷水尽的时候,也没有依仗着自己一身的修为去胡作非为。

  所以方逸这才生出了拉司元杰一把的心思,道家信缘份,不管老道士当年是不是胡言乱语,自己和八卦掌的传人总是有些渊源的,伸一把手也算是江湖救急了。
  “可……可我不会做生意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司元杰眼中露出一丝希冀的光芒,不过紧接着就低下头去,说道:“我除了会功夫之外就只会种地了,没有学过做生意……”
  “哎,谁学过做生意啊……”
  胖子也感觉司元杰很对自己的脾性,当下开口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前几天刚被那个姓吴的王八蛋骗了七八万块钱,做生意这种事情不是学的,是吃亏吃出来的……”
  “嗯?那个人骗了你那么多钱?”
  司元杰脸上露出了愤慨的神色,当年他们家只不过欠了五万块钱,父母就要出去打工还账了,没想到那吴天宝竟然如此可恶,一下子就骗了胖哥七八万。

  “胖哥,爷爷不让我和普通人动武,但是没有说不让我打坏人!”司元杰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胖哥,咱们明天去找那个吴天宝,如果他不还钱的话,我……我就动手收拾他!”
  对于自己的功夫,司元杰还是很有自信的,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功夫就已经超过了父亲,而就在父母出车祸身亡之前,爷爷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那什么吴天宝,根本就没被司元杰放在眼里。
  “哎,你这话我爱听,我早就说要修理一下吴天宝那个王八蛋了,你方哥不同意啊……”
  一听司元杰的话,胖子顿时乐了,虽然方逸今儿不知道怎么忽悠回来了十万块钱,但胖子还是很乐意用拳头让吴天宝知道一下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胖子,少教那些没用的东西……”
  方逸没好气的瞪了胖子一眼,对司元杰说道:“现在的社会和以前的江湖不一样,不是谁的拳头大就是谁有道理,而是要看谁的脑袋好用,如果被人骗了,你就要用脑子去想,如何才能骗回来……”
  说实话,方逸教导人的方法,比胖子也强不了多少,道门教义虽然相对恬淡,但也没有教人要以德报怨的,按照方逸的理解,那就是哪里吃的亏,就在哪里找回来,他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被人骗了要报警的概念。
  而且方逸传自老道士的派系里,也没有什么不能对普通人动手的门规,要真是有人敢对方逸动手,那他有的是阴招让对方吃不了的兜着走,前儿在全聚德遇到的周虎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再骗回来?”司元杰的脑袋瓜有些混乱,一脸不解的说道;“可……可是爷爷说过,骗人是不对的,我们习武之人,就要心怀坦荡光明正大才对……”
  “你爷爷说的没错,骗人是不对的,但是你爷爷的意思其实是说,骗好人是不对的……”
  方逸笑眯眯的说道:“咱们习武之人,出手没个轻重,很容易把人给打死的,你动手去打坏人,是教训坏人的办法,而用脑子去骗坏人,同样是在教训他,最终的目地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方逸从小跟着老道士学艺,可不仅仅是在修习道家心法,老道士的那一套歪理邪论,也尽数被他继承下来了,那就是大丈夫行事,自当以德报德以怨抱怨,要是遇到搞不定的,那晚上就去砸他家玻璃,总之是不能吃亏的。
  “你……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啊……”听着方逸的谆谆教诲,涉世不深的司元杰,眼睛慢慢亮了起来。
  日期:2016-04-3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