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紫云看着华子建说:“考虑一下?你认为我没有考虑过吗,不错,从表面来看你的温泉山庄确实要好一点,但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也有压力,为了柳林的大局,就牺牲一下你的小局,不可以吗?”
  华子建倔强的摇摇头说:“记得你当初也教过我,有的事情可以妥协,但有的底线是不能突破,刚才说到牺牲,其实并没有牺牲我什么东西,牺牲的是洋河县,牺牲的是洋河县几十万老百姓的利益。”
  秋紫云冷冷的说:“不要给我提那些大道理,我就把话说的透一点,如果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两人的前途命运呢,你还用这些道理来衡量吗,有时候,做领导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志去做一些事情,因为这是官场,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华子建不由自主的摇了一下头说:“就算会影响到我的前途,我还是会坚持我的观点的,任何时候,绝不动摇。”
  秋紫云在面对一头愚蠢的牛的时候,她感到了沮丧,她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脸,把双手架在了会议桌上,过了好久才放开手说:“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合作方是安子若吗?”
  华子建猛的抬起了头,他长久的注视着秋紫云说:“秋书记,难道我们现在的距离已经这样大了吗?你是了解我的,我不会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

  秋紫云怔了一怔,点点头说:“或许吧。”
  华子建听不懂她这个“或许”说的是两人的距离还是对自己工作的认识。
  站起来,秋紫云自嘲的笑笑说:“一个自己亲手扶持起来的书记,现在自己竟然指挥不动了,这该是多大的一个讽刺啊,呵呵。”
  说完这话,秋紫云就再也没有看一眼华子建,她无精打采的走到了院子里,华子建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但秋紫云始终再也没有看华子建一眼,对华子建这个人,秋紫云开始感到失望和伤心了。

  华子建的心情也一样感到凄凉,他对秋紫云的感情很深刻,他对秋紫云有太多的感激和留恋,而现在两人走到了这种地步,让他的心情黯淡,他看着秋紫云的小车缓缓的开出了县委的大院,他站在那里了很长时间,心里的酸楚一阵阵涌上心头。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秋紫云和华子建就在没有联系过了,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两人都不愿意提起这事情,那个乔董事长好像又来了两趟洋河县,但他没有来找华子建,据说都是找的冷县长,华子建在无意间听到这个情况后,还是很担心,他就对温泉山庄相关的几个部局,还有郭副县长下达了死命令,一定要在月底之前,把所有相关手续办好,同时他也给安子若说明了这个情况,让她无论如何先调集一部分资金,开始提前启动这个项目,从事实上打消别人的一些想法。

  安子若也感觉到了事态的紧张,她就说:“华书记你放心好了,月底前我会调集一部分资金过去,先把坡地买到手,基础工程先做起来。”
  华子建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抢在秋紫云再一次发话前,把项目启动。
  这样过了几天,华子建刚从乡下回来,就见到了冯副县长和财政局的肖局长找到了他的办公室,他们说这几天已经收到了几家投标修路的公司资料,但只怕这次招标工程有了点麻烦。
  冯副县长说:“我们挑出了几家公司,对它们都做了详细的了解,我和肖局长一致认为鼎辉公司的资金,实力,技术和过去的项目都不错,可今天又出现了一个大亚公司,让我们很为难。”
  华子建有点不解,就问:“嗨,这我就奇怪了,那家好就用那家,简单的就是一加一等于二,不知道你们为难什么,那个大亚公司是不是更好点?”
  肖局长就苦笑着说:“好什么啊,我们也调查了,要资质没资质,要技术没技术,就是个转包公司。”

  华子建就马上知道其中一定有什么让冯副县长和肖局长为难的地方了,华子建就凝重的问:“说吧,出什么状况了?”
  肖局长就直说到:“这一家是市里交通局推荐的,听那口气很硬,我们怕顶不住”
  华子建有点意外,你市里怎么就介绍这样一家,至少也该找个差不多的啊,样的转包公司,工程一到手,就狠命的压价包给下面工头, 这样一层层的包下去,最后的质量可想而知,虽然经常在合同上写的是不可以转包,但最后就是挂名的什么项目部,分公司等等,你跟本是管不过来。
  华子建就还是很谨慎的问:“这家公司是什么来路了解吗?”
  冯副县长就说:“这家公司是省城的,做过几个项目,但我们了解都是他们签了下来又转出去的,质量都不好,有的工程现在还在打官事。”
  肖局长也是点头在附和着说:“这基本就是一个皮包公司,靠揽活转包吃差价”。
  这就让华子建必须拿个主意了,不然估计他们很难抵挡市里的推荐,他就很郑重的说:“这个工程不是个小事,它虽然算不上百年的工程,但至少也要管个二三十年吧,不要一修建好没过几天就出问题了,那群众会戳我们的脊梁骨骂的。”
  冯副县长就小心的问:“那书记的意思是按正常程序走,是吗?”
  “是,你们可以在招标中定下些标准,谁合适就用谁,不用去管它是谁的关系。”华子建果断的说。
  “就怕到时候.....?”肖局长还是担心的说了半句话。

  华子建坚决的说:“谁也不能强行指派,要是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们就把我抬出来,就说这都是我定的,要想变化就来找我,你们没办法。”
  肖局长和冯副县长连连点头,也只有这样才能顶得住。
  过了几天,道路的施工项目的招标已经结束,那个大亚公司被排除在了标外,几家公司都在一起听唱标,当大亚公司张总听到不是自己公司中标的时候,脸色就一下的变了,冷县长也是一下站了起来,但他没有太大的意外,好像这一切都早在意料之中,他冷笑了一声,就当着三家投标公司问肖局长:“你们这标是怎么定的,我不是早就打过招呼吗,这招标也太草率了,今天算是议标,改天在开”。

  冯副县长就不干了,站起来说:“招标是很正规的,我们还定的有标准和评分,这又不是开玩笑的,那能说不算就不算。”
  冷县长就大声说:“你们还有没有点组织原则,谁让你们这样搞的,今天不说清,我就宣布不算,本来我们也就是议标,没有说是评标。”
  冯副县长知道现在不把书记抬出来是压不住他冷县长的,自己不是他对手,就说:“这事是华书记亲自交代的,谁合适,谁分高就是谁。”
  冷县长听他说出了华子建,就望着那大亚公司的张总说:“既然是华书记决定的,看来你还是找他说下,书记的决定我是没办法改变的。”

  说完就带着那个张总,离开了招标办公室。
  冯副县长和肖局长今天都感觉很奇怪,冷县长怎么一听说是华书记的意思他就马上不再坚持了,这不像是他一贯的性格,难道他现在真的很怕华书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