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俞百里回过神来,连忙摆手,说算了,算了,不审了。
  肥佬扒又问,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俞百里看了一眼旁边的马秀才,说既然李生要拿此人,我自然忍痛割爱,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让他活着回来,可以么?
  马秀才拱手,说这是自然,李生对此人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如何能让他得活?
  俞百里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马秀才拱手相送,说你是小神仙俞百里对吧,这份情我们基金会领了,日后必有重谢。
  俞百里离开之后,肥佬扒走到了我的跟前来,看了我好一会儿,说看得出来,你也是一大人物,虽然落难于此,但我也不想用那些小手段来拿弄于你,今天就在这里待上半宿,明天跟李生交接之后,咱们就再也不碰面了,你也别记恨我……
  我冷冷地看着他,却不说话。
  不记恨?
  这话儿说得简单,但是可能么?
  虽说他刚才的那一通刑罚对我来说变相地疏通了经脉,但那些侮辱,我又如何能够释怀呢?
  不过对于一个阶下囚,肥佬扒也并不在意,他问马秀才的意见,马秀才说就让人在这里待着吧,不必转移了,他去打个电话,李生很快就会赶过来的。

  地下室里没信号,马秀才离开了,这时房间里就剩下了肥佬扒和他的徒弟小七。
  肥佬扒点了一根烟,眯着眼睛打量着我。
  他估计是在想凭什么这个家伙能够干掉七魔王哈多那样的强人。
  怎么看都不像啊?
  而我则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从港岛到赌城,坐船的话一个小时不到,而坐直升飞机的话,更是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也就是说,许鸣很快就会赶到,而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完了。
  怎么办?
  我的心中慌乱无比,脸上却表现得十分镇定,一脸木然。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已然处于了绝望之中,突然间,我的心中一动,就好像那树芽儿在春天的时候,破土而出的感觉。
  沉睡多时的聚血蛊,终于苏醒了过来。
  尽管它还是迷迷糊糊,甚至都不能够听从我的指挥,但我却能够感受到了它的力量。
  刚才的那一通胖揍,没有白挨。
  此刻的我依旧弱小无比,不过我却在一瞬间就有了主意。
  我口中轻轻喝念着,而几秒钟之后,正抽着烟的肥佬扒突然间就跪倒在地,面目狰狞,捂着胸口,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啊、啊,好痛啊,怎么回事?”

  不可一世的肥佬扒疼得满地打滚,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停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只见那满是胸毛的胸口居然糜烂了起来,就好像一块烂肉一般。
  这情况让他吓到了,慌忙叫徒弟打水过来,冲洗了几次,发现那烂肉发白,里面居然还有虫子在拱来拱去。
  他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回忆起来,之前我往他的胸口上吐了一口血沫。
  这腐烂的地方,就是血沫沾染的所在。
  肥佬扒就像一头凶狠的野兽,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勒住了我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我垂着头,湿漉漉的头发和鲜血将我的眼帘遮住,不用看,我都知道此刻的我绝对如同恶魔一般。
  听到这话,我却抬起了头来,冲他微微一笑,说你之前问我,说七魔王哈多是不是我杀的?
  肥佬扒说对。
  我说是,是我杀的,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杀的他么?
  肥佬扒瞧见我肆无忌惮的目光,突然间莫名心虚起来,说怎、怎么杀的?

  我说坦白地讲,我是一个养蛊人,你知道什么叫做养蛊人么?
  肥佬扒说知道,苗疆养蛊人,是堪比东南亚降头师的恐怖存在,之前有一个很厉害的养蛊人,叫做……
  他还没有说完,我便接口说道:“苗疆蛊王陆左,对么?”
  肥佬扒点头,说对,就是他。

  我说我叫陆言,你不会没有什么联想吧?
  肥佬扒这个时候,双眼突然圆睁,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什么?陆左是你的谁?
  我说堂兄,他是我的堂兄,我们是一家子的——不谈这个,我跟你讲一下七魔王哈多具体的死法,我先是在他的身体里下了一道蛊毒,是一种幼虫,它以七魔王哈多的身体作为温床,开始不断地繁衍生息,一直到了他的整个身体变得糜烂了,那些虫子就从他全身的孔洞之中爬出,眼睛、嘴巴、鼻孔、菊花,甚至还有尿道口……
  听到我冰冷的话语,肥佬扒终于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哆嗦地指着自己的胸口,说这是?
  我微微一笑,说恭喜,你和七魔王哈多的待遇,是一模一样的。
  啊!

  肥佬扒一下子就愤怒了起来,抬手就要朝着我的脸上扇了过来。
  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他的暴力,我却表现得十分淡定,冷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想死,就把我给放了,不然你就等着三天之后,变成一滩烂肉,和无数的虫子,连尸体都没有办法收拾吧……”
  肥佬扒的手僵在了半空之中,脸上的肌肉一阵哆嗦,过了几秒钟,他喘着粗气说道:“不行,李生今夜就会到,如果找不到你人,我肯定死定了。”
  我说人又不是他手里的,你放了,只要推说自己不小心就行了,他也追究不得你;但你若是拒绝了我的善意,就必死无疑了。
  “不可能!”

  肥佬扒心存侥幸,说蛊毒不止一人会解,李生神通广大,到时候我求助他,一切都会得到解决的……
  我哈哈大笑,冷冷地说道:“李致远什么德性,我比你更加清楚,他会愿意帮你?你做梦呢吧——而即便是他出于道义,想要帮你,但我可以跟你保证,这个世界上,除了陆左,无人可解,那么我问你,你认为李致远敢让苗疆蛊王知道,我落在他的手中么?”
  听到我冷静的威胁,肥佬扒终于有些崩溃了,开始考虑起了放我的可能性来。
  不过他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放了我,而我却不给他解蛊。
  对于这事儿,我表现得很坦然。
  我说你只要将我放下来,我立刻就给你解蛊,等你确认了,我再离开。
  听到这话儿,肥佬扒终于安心了。
  他之前的时候,曾经跟俞百里有过交谈,几个人就将我给拿下了,弄到了这里来,所以即便是将我给放了,对他的威胁也并不算大。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他终于妥协了。
  毕竟不管什么人情,终究不及性命重要,他对于自己的小命,到底还是珍重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去工具箱里面,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手枪来。

  枪口对准了我,他直视着自己的徒弟小七给我解锁。
  小七拿着钥匙,将锁住我双脚和双手的铁环给解开,而在我恢复了自由的一瞬间,潜伏爪牙许久的我终于动了。
  之所以如此急迫,无外乎两点。
  第一就是我不知道许鸣什么时候会过来,他一来,我绝对逃无可逃;第二点则是聚血蛊的苏醒,让我不再受到了那恐怖的雷意困扰,修为不再被压制,开始一点一点儿地恢复了。
  日期:2016-04-30 0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