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9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你爸爸早就在筹划这件事了,其实我们也想走,但是目前还没到那个地步,等不得不走的时候,我们也会走,所以,你先走,不要管我们,我们找的是专门做这方面业务的人做的,你不用再担心我们了”。田桂茹说的一本正经,成功看向成千鹤,他一言不发,但是看得出,心里笃定的很,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打算这辈子就不再回来了?”成功咬着牙低声问道。
  “只要出去了肯定就不再回来了,还是那句话,现在还不到走的时候,万一走不了,那也是我们的命,舍了我们老两口,能够幸福几代人也值了,成功,你要是能出去,一定不要再回来了,其实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田桂茹说道。

  田桂茹的话再次让成功心惊肉跳,幸福几代人?这是什么概念,他们到底拿了多少钱,地下钱庄的手续费贵的惊人,这些洗钱集团也是无利不起早,最多的要收一半,那么除去这些钱,田桂茹还能这么泰然处之,这让成功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联想起父亲和孙传河的关系,成功不敢再想下去了。
  丁长生虽然是副主任,但是毕竟是做过中层干部的人了,而人经历的东西不一样,自然而然会带有某种气质,他就是这样,看上去他是所有来白山办案的这些人里面最年轻的,但是却没人敢小瞧这位副主任。  (
  “今天这个会,内容很简单,就是各抒己见,看看从哪个方向能先撕开白山区这个口子,根据我的经验,白山区的事恐怕是不简单,因为什么呢?白山区就在白山市的眼皮子底下,既然出了问题,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那么白山市的领导难道没发现吗?他们瞎了……”齐一航不愧是办案的老纪委了,一说话就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这也是丁长生在考虑的事情。
  一般来说,只要是这样的事情,往往会勾连出更多的人和问题,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就是这个意思,孙传河就是再厉害,如果上面没有人支持他,他蹦跶不到今天。
  但是如何突破孙传河这个口子,是要好好思量一番,要做到一击必中,不然的话就很容易反复,从一定程度来说,陈珊是手里没权,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是把拿到手里的证据带回省里汇总,然后汇报,继而制定下一步的计划,这就耽误事了,这个时间段敌人能想出一百种对付你的方式,而你只有一种应对方案,所以不得不说,陈珊的事情责任不在陈珊,而在办案程序。 
  “所以,孙传河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后面到底还有多少问题还真是不一定,各位都是纪委的骨干,陈珊的案子还存在疑点,我们这次要……”齐一航还想再做做动员工作,但是他的手机却剧烈的震动起来,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  。 

  挂掉电话重新讲话,但是还没开口,电话又打了过来,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于是他对身边的丁长生说道:“丁主任,你讲几句,我接个电话”。说完齐一航拿起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丁长生一声不吭,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他没什么可讲的,齐一航在他就不会说话,以免被人说成是装大尾巴狼。
  齐一航这一个电话就打了将近十分钟,过了一会走了进来,表情很不自然,将丁长生叫了出去。
  “出什么事了,齐主任”。丁长生看出来齐一航肯定是有事。

  “是这样,我家里来电话,我母亲得了脑溢血,正在医院抢救,我得回去一趟,这边你先主持着工作,我已经向李书记请了假,可能会耽误几天,这边现在你负责,待会你给李书记打个电话说一声,兄弟,对不住了,我还得借你的车回去”r齐一航不好意思的说道。
  “哦,给,钥匙,这事不能耽误,赶紧走,我车里今天刚加了油,跑到省城没问题,走吧,快点”。
  “行,这给同志们说一声,我这就走”。齐一航进屋简短的做了一下工作交接,然后开车就走了。
  丁长生见齐一航走了后,大家的精神头也没那么足了,这会还开个屁啊,于是一挥手,放假睡觉。

  于是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牌的打牌,睡觉的睡觉去了,但是丁长生却睡不着,齐一航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自己这边还得忙着将宇文灵芝那笔钱转移到国内来,尽快的钱生钱,现在又走不开,更为要命的是,自己的车还被齐一航给借走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其实,丁长生在想,如果陈珊查到了什么,那么也可能只是有人提供的举报材料,但是要查证这些材料,步骤就不可能太快,就会一步一步按程序来,那样不知道会查到猴年马月,其实最简单的就是抄家,直接到家里去,把家里翻个底朝天,家里有什么东西就知道了。
  虽然还没来得及和齐一航就孙传河的案子进行交流,但是他们前期的工作应该是做了不少,比如调查了孙传河的存款和房产,可能这些方面收获不大,这才转移到外围的,那些东西稍微做点技术手段就可以查清,但是孙传河可没这么蠢  。
  想到这里,丁长生想,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到医院去看看孙传河到底怎么样了,现在已经是夜里了,也不用再给柯子华打招呼了,不让见的话到时候再想办法。

  到了医院的时候,找到病房,却发现门口已经聚集着几个人,而且看样子已经吵起来了,医院的很多护士和医生都在看,但是却没人敢上去劝阻,从这些人的吵闹中丁长生才明白,一方是孙琦带来的几个人,一方是柯子华派来看守孙传河的人。
  “你什么意思?我是他儿子,我怎么就不能看看他了,你有什么理由不让我看我爸爸?”孙琦的脾气上来了,这是他第二次来了,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父亲还没醒过来,看了也是白看,但是这一次他在医院的熟人告诉他,孙传河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已经转到普通病房里去了。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如果非得见不可,给我柯局长打电话,他让你见,你就见,否则,别想进去”。柯子华派来的这两个警查很硬气,并且说话也很难听。
  孙琦后退一步,一点头,身后上来四个人,两个人一组,将那两名警查给挟持到一边去了,而他则是昂首阔步的走进了病房。
  丁长生并没有跟着看热闹,而是到了医院门口,拿出二百块钱包了一辆出租车,在门外等着孙琦他们出来,虽然他不知道孙琦这么急着要见孙传河要干什么,但是到现在丁长生也不不知道孙琦和孙传河真正的落脚点在哪里?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查一个案子,不在于调查多久,关键在于能不能查到东西,既然孙传河涉贪,那么贪来的东西在哪里?如果能找到这些东西,其他的还用再说什么吗?
  这就是丁长生的逻辑,齐一航他们是正推,一步一步来,是顺时针,这是所有纪委人员都要求掌握的办案程序,但是丁长生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他在医院看见孙琦硬闯病房的时候才想起来了的,要是孙传河得到了外面的消息,那么下一步一定会是转移非法所得。
  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心里最清楚,孙传河也不例外,只是每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最头疼的莫过于转移财产,成千鹤是通过地下钱庄往国外转移资金,但是孙传河的东西不是不能走这条路,而是这条路实在是不好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