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我说了,谁还没个朋友嘛”  。丁长生对柯子华和李学金一起开停车场表示理解,柯子华能不收黑钱,只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做些这样的事已经算是不错了,事实上这样的事多的是,保险公司和修车厂勾在一起,交警和停车场勾在一起这都不是秘密了。
  “李学金死了,今天下午的事,华子刚从现场回来,所以我担心你对这件事有疑虑,特意过来和你说一下”。成功说道。

  丁长生闻言一愣,李学金死了?怎么会这么巧,自己上午和齐一航到了停车场,柯子华还和自己说了这个停车场是他和李学金一起开的,而且李学金的妹妹李靖柔还在公丨安丨局里,这边突然听说李学金死了,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意外,要是自己从其他渠道听到这个消息,一准会怀疑是柯子华在杀人灭口。
  但是现在是柯子华和成功一起来告诉自己这件事,可能会有解释,自己也很想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柯子华见丁长生一愣,而后看向自己,心里就知道这小子在怀疑自己,但这是必然的,所以也没生气,只是说道:“被人在汽车上安了丨炸丨弹,汽车在城南山坡上炸掉了,现在还不能确认到底是不是李学金,但是八成是他”。
  丁长生依然是没有说话,这些解释等于是没有解释。
  “虽然这个李学金是华子的发小,到白山来,也是由华子扶持起来的,但是现在的社会关系很复杂,尤其是是和一个叫孙琦的家伙搞在一起很久了,我们怀疑是孙琦做的手脚,当然了,李学金在高速路那场交通事故中肯定是有问题的”。成功接着解释道。

  “孙琦?”
  “孙传河的儿子,华子怀疑如果高速路上的交通事故真的有问题,那么孙琦很可能是策划者,这一点应该是没错的,你应该知道那个死了的省纪委人员正是负责调查孙传河的人”。成功说道。
  丁长生沉吟不语,的确现在的事变的更加复杂了,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陈珊的死也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可是李学金到底是不是孙琦做掉的,这个倒是要细细思量。
  “既然有这个怀疑,为什么还不对孙琦采取措施,晚了就跑了”。丁长生看着柯子华道。
  “这都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怎么抓人?难道是抓起来严刑逼供,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的证据,那怎么办?孙琦虽然是孙传河的儿子,但是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官二代,这小子智商很高,大学毕业后回到白山做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如果不是都计划好了,我想他不会轻易出手”  。柯子华解释道。
  虽然他这么说,但是深层次的原因却没有说出来,他之所以明知道孙琦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是投鼠忌器,这点在来之前就和成功商量好了,别说是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的话,也不能贸然抓捕孙琦,原因无外乎就是怕孙传河狗急跳墙,既然自己身受重伤,即便是康复了,继续干白山区区委书记基本不可能了,也就是说政治仕途完蛋了。

  那么如果自己的儿子再被逮捕判刑,有可能还是死刑,那么孙传河孤注一掷的可能性将迅速提升,这才是成功和柯子华忌惮的,一击不中,再将孙传河置于死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
  虽然成功对自己父母到底陷进去多深不知道,但是他肯定父母和孙传河有关系,而且关系还浅不了,最要命的是这两人的不配合,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往哪里使劲,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迟早自己补窟窿补不过来时,那个时候或许就是东窗事发的时候吧。
  “只是,如果这个人离开了白山,那不但是陈珊的案子破不了,李学金这个案子还将成为新的无头案,你压力可是不小啊”。丁长生颇为替柯子华考虑。
  “那能怎么办?”。柯子华无奈的说道。
  但是丁长生看柯子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值得玩味的地方,那就是柯子华每说完一句话,都会不自觉地看成功一眼,开始的时候丁长生还以为他是在征求成功的意见,但是到了后来才发现,远远不是那么回事。
  “长生,你明天有时间吗?有个人明天要来白山,你们也是老熟人了,我们一起见见吧”。成功突然抛开刚才的话题,问道。

  “老熟人?哪里的?”丁长生一愣问道。
  “寇大鹏嘛,还是你的老领导吧,怎么样,一起吃个饭吧”。
  “我表叔,他来干什么?”丁长生愈发的疑惑了,而且寇大鹏怎么会和成功搅在一起?
  丁长生听到寇大鹏的名字时,心里一阵错愕,因为已经好久没有和自己这个所谓的表叔联系了,而且再加上赵馨雅的关系,所以对于丁长生对于寇大鹏的感觉是很复杂的,现在成功突然间提到了他,丁长生感到非常意外。
  “他来做什么?汇报工作?”丁长生反问道,因为在丁长生的印象里,寇大鹏好像没有连上成千鹤这条线,怎么现在倒是和成功联系在一起了呢?
  “算是吧,汇报工作好听点,你可能不知道,市里在海阳县县委书记一职上争议很大,林春晓走后,县委书记一职一直都是由县长于于全方兼任,这一兼就是好长时间了,但是这样一来更加的造成了不稳定,都想伸手,都想着这馅饼能砸到自己头上来,所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成功解释道。

  丁长生听后也就释然了,原来寇大鹏是来跑官的,但是以他的资历和现在的位置,县委书记一职基本没有任何的希望,如果丁长生猜的没错,他应该是过来争取县长一职的。
  “那行吧,我也好久没见他了,明天定在哪里,我到时候直接去吧”。丁长生爽快的答应了。
  成功很高兴,至少到现在为止丁长生一点都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只是自己有些话还是不知道该不该说,虽然自己现在一直在运作,可是好多事不是自己能运作得了的,尤其是自己对纪委的事不是很了解,而自己父母的事也不可能找谁去咨询,这样一来,成功的心里愈发的着急了。
  一定程度上来说,成功是在和孙传河抢时间,无论如何都应该抢在孙传河吐口之前把成千鹤身上的问题全都捋干净,一点污点都不能留,自己母亲简直就是糊涂到家了,到现在这个时候了还在抱着一丝侥幸,但是成功是商人,可是他在政治上的眼光绝不低于他的父母,在他看来,这起买卖是必输无疑,只要孙传河吐口,成千鹤没有一点机会逃脱。
  今天将丁长生约出来,还有一件事自己必须亲自和他说,否则自己也只能是铤而走险了,可是不到那一步自己就不能走那条路,因为他必须保着老爷子不倒,只要老爷子不倒,他成功现在的一切就都是合法的,但是只要老爷子一倒,别说是现有的这些东西都将烟消云散,不让你连苦胆吐出来就是对你的仁慈,一定程度上来说,成功是在帮他父母,也是在帮他自己  。
  成功看了一眼柯子华,柯子华会意,起身出去结账了,但是门却关上了,丁长生看了看紧紧关闭的门,看向成功。
  可是在他说话前,成功却将手机拿出来,然后将身上的所有兜都翻了过来,而且当着丁长生的面将手机的电池抠了出来。 
  “成少,你这是什么意思?”丁长生多半猜到了他的意思,意思很简单,就是在接下来的谈话他保证不会录音,就更不要提会留存任何证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