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9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把几个方面的情况都给秋紫云说了:“资金我是这样想的,可以分四块,一是乡村可以自筹,这个比列肯定很小,二是我们县上可以解决一点,三是市里给支持一些,四是省交通厅给划拨一部分。”
  秋紫云说:“你算好,村上,县上和市里都拿不出多少,主要是省厅,但他们能给多少,能不能达到你的设想?这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华子建说:“我还有一个构想在计划中,就是吸收外资来修路,将来可以让他们有偿的分年收费,但这个操作复杂一点,就看最后在省上能不能通过了。”
  秋紫云点点头说:“那你们就好好跑跑,需要我出面了就说,我也可以给你们使点力气,对了,你说你们温泉那一块已经有人去考察了吗?感觉怎么样,哪一家的。”
  华子建把这两天安子若过去考察的情况给秋紫云说了,他感觉只要水质和出水量没有太大的问题,这件事情成功的把握还是很大的。
  但等华子建说完以后,却发现秋紫云有点心不在焉了,华子建就停住了话,关心的问了一句:“秋书记是不是有点劳累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秋紫云两眼无神的看这前面,过了好一会才说:“你说的这个安子若,应该就是你原来讲过的那个女同学吧。”
  华子建这才一惊,刚才自己只顾谈工作了,怎么把安子若的名字也说出来了,只怕秋紫云会多心,华子建就小心翼翼的说:“嗯,是同学,很长时间没联系了。”
  秋紫云悠悠的说:“她一定很漂亮吧?”
  华子建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迟迟疑疑的说:“这个.....也都变化挺大的。”
  秋紫云这才收回了无神的眼光,认真的看着华子建说:“子建,希望你早点成个家,前几天为那个向梅同志的问题,我可能有点武断了,但你真的不能再这样闹腾其他绯闻了,这会让很多人为你伤心的。”
  华子建知道,秋紫云说的很多人,其实就是她,她一直关心自己,她不希望自己最后搞的身败名裂的,更不希望自己把不断的绯闻传入到她的耳朵里,那每一个绯闻,毫无疑问的,都会给秋紫云带去伤痛。

  华子建点点头说:“嗯,谢谢秋市长,我以后会注意的。”
  秋紫云看着华子建,他还是过去那样潇洒,还是过去那样的英俊,但自己却对他有了一种疏远的感觉,是为什么?应该是开始对他有了防范,这要命的官场,把每个人都变得疑神疑鬼了,他是不会背叛自己的,绝不会。
  秋紫云要扭转自己对华子建这中看法,她在感情上是信任华子建的,但理智又告诉她,在环境和地位有了变化后,所有人都会变的,华子建也是人,他迟早也会变。
  秋紫云如无其事的说:“这次你来没到其他领导那去看看吗,以后多和别的领导汇报一下,不要光认我一个人,那样对你以后发展不好。”
  说完这话,秋紫云自己都有点吃惊,她从自己的话里也听出了一种试探的味道,那么华子建这样精明的一个人,他能听不出来吗?
  不错,华子建也听出来了,他就有了一种悲哀,这是一种被人误解的,很委屈的悲哀,他听到的再不是过去那个和大姐姐一样对待自己的人的话,这已经是一种官话和语言的试探,这完全是官场中相互防范的一种下意思的体现。

  华子建在一种感伤中说:“我跑了几个局,其他领导那里还没去,今天的时间也紧,就不去了,以后吧,有机会在说。”
  他说的很平淡,很无所谓,这也是一种官场中标准的语言技巧,不能去否决和表白自己对其他领导的不重视,但却要表现出对其他领导的无所谓。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用这种语言和方式来回答,或者,在他心里也开始做起了防范,他做起了秋紫云对自己转变了心理的准备。
  这就好像是两口子,男人接到了一个女友的很普通的短信,但怕老婆知道了会多心,他就想要伪装一下,后来老婆就发现了问题,开始更加的怀疑他了,不然他为什么不给自己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呢?
  现在秋紫云和华子建也是一样,本来华子建期望今天的会面可以化解一下自己和秋紫云的矛盾,但现在看来,误会一点都没有消除,两人反倒误会加深了。
  他们都开始笑了笑,都想改变这种状态,他们都在内心深处还是想把对方看成自己的亲人,但效果并不理想,秋紫云从华子建刚才的回答中又对华子建的虚伪有了更深的体会,他似乎已经不是用过去那种方式在和自己说话了,他用上了很地道的官场语言,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是他心里发虚,心里有鬼吗?

  他们继续着谈话,但内容已经偏离了主题,都说的有点云山雾罩了,后来当华子建实在再也不想这样忍受下去,想要告辞的时候,秋紫云并没有留他,只是很客气的说:“子建啊,你在洋河县我还是挺放心的,好好干,你们的立项报告我会督催他们尽快的通过,你以后到柳林市来了,也多过来坐坐。”
  华子建也很客气的说:“谢谢秋书记的支持,有时间我一定来多给书记汇报。”
  两人在微笑中道别,在微笑中分手。
  但当那一扇木门把他们分割开以后,两人都有了一种浓浓的哀伤,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失落,他们好像已经看到那一段美好绮丽的友情和柔情在离他们慢慢远去。

  这一路华子建没有说一句话,他的忧伤从柳林市到洋河县这一路,都没有消减。
  而秋紫云在他走后,也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她的眼中也流下了泪水,许许多多自己和华子建的往事,不断的在她眼前飘现,她少有的大哭了一场。
  这两天,老天又忽然掉下几颗雨来,窗外早晨的春风开始摩擦宿舍楼前的大树,几片小叶开始慢慢的长了出来,今天是星期天,华子建依然是老习惯,七点就轻轻地翻身起了床,忽觉得身上已经有了丝丝凉意,马上加了一件外套,开始打理厕所,漱口洗脸,将就湿毛巾抚了两下头上的短发。收拾完毕,然后出门下楼,穿过县委的大院,来到外面的小街上去了。
  早春的天气,加上又是一个阴雨,早上七点天色还不是太亮,小街上行人不多,三三两两,零零星星,愈加显得凋零和冷清。
  路边众多的小食店倒是早早地开了门,早点小吃的各种浓香已开始从店里散发出来,零星的食客也陆续出入店门,该吃点东西了。

  华子建笑了一下,走进了一家小面馆买了一碗杂酱面,拿着一个圆圆的小牌子挨着墙壁坐在一张小桌旁,华子建几乎每个周末都是这样,如果没有回柳林市,他都要钻进这条街的小食店填上肚子然后去办公室加个半天班,这也是他的习惯。
  “要加汤,请叫一声。”店里的小伙计端来面条,收了牌子笑了一下。
  “谢谢。”华子建也陪了一下笑脸,然后埋下脑袋夹起了面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