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9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舞曲结束了,安子若说要休息一下,作为一个精致女人,她从不跳到发型不整,气喘吁吁,她适可而至的休整,在自己休整好了以后才会从新上阵,在大伙跳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嘎然而止,留下些许悬念。
  在第二曲响起来的时候,安子若对华子建说:“你去邀请下我那个小姐妹吧,刚才我看没有人敢去邀请她。”

  华子建转头看看,是的,江可蕊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她的冷淡和高雅,让洋河县的这些土狗们暗自菲薄,不敢轻易的上前,她太高贵,太完美。
  华子建就说:“你带来了一个本来不属于洋河县的仙女,所以大家都怕会冒犯到她。”
  安子若笑笑说:“是的,她是仙女,真的,当你对她有了更多的了解,你就会知道,她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想象的。”
  华子建大感好奇的问:“你和她很熟悉吗?”
  安子若摇摇头说:“我只是知道她的名字,工作单位和电话,当然了,还有她的才气,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华子建啧啧称奇道:“你真胆大,也不怕她是个女飞贼什么的。”
  安子若就呵呵的笑了说:“你这一提醒,想下很有可能的,她经常坐飞机,飞来飞去的,,嘻嘻,你不要贫嘴了,赶快过去,不然她会伤心了。”
  华子建就笑着走到了江可蕊的身边说:“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跳一去,当然了,你如果要拒绝,一定要说的委婉一点,不要让我太难堪。”

  江可蕊看着他说:“我为什么要拒绝你,难道我的样子很可怕吗?”
  华子建就点点头说:“很可怕,所以大家都不敢来邀请你,你超过我们大家对美丽的理解程度,其实我也有点自惭形污的,何况那些肚子很大的领导们。”
  华子建很适时的做了一个夸奖,他要消除刚才没有人来邀请江可蕊的这一失误,果然江可蕊的脸上就有了一种满意,她站起来,款款的走到了舞池的边沿,把纤纤玉笋般的手,放进了华子建的掌心。 她就问:“你刚才和子若姐在谈什么呢?”
  华子建说:“在谈飞贼。”
  她问:“飞贼?现在还有吗?”
  华子建点点头,很郑重的说:“有,我们把经常坐飞机的人称着飞贼。”
  江可蕊就愣了一下,过了少顷,她忍不住一下就伏在华子建的肩头上笑了起来,她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贴紧了华子建,让华子建明显的感觉到了她那两只饱满,但又很结实的乳~房,很清晰的感觉,甚至可以体会到那上面柔韧的弹性。
  华子建没有想往常那样激动,他在大痛之后还没有恢复过来,他的激情和**在这些天几乎是封闭的。他只是把这感受当作美好的一点体验罢了。
  江可蕊笑过之后,也感觉自己有点失态,就适当的和华子建拉开了一点距离,专心的跳舞了,她感觉华子建的舞步十分标准,但是太标准了,让人觉得于他而言,跳舞也象是一种科学——那样的全神贯注且纹丝不错。
  江可蕊正为这个特质感到好笑,谁料只一瞬,便因为同样的理由被他所吸引。那种舞步优雅完美的男友们江可蕊不是没有见过,大抵和她出身相当,所以不是目空一切就是荒唐颓废,而这个男人就站在她对面却有不一样的感受,他有天使般的面容,让人温暖安适,不经意间却透漏出因过度自律而带来的危险气息;他有钻石般的眼睛,在光影中闪烁旋转,却在某个时刻,目光突然顿挫。如果再留意一些,会觉得他的瞳孔深处藏着一些东西:一只是修罗,一只却是芬芳温暖的小男孩儿,交错时令人窒息,而侧脸的瞬间,却似蝴蝶停留般的柔软。

  江可蕊沉静地笑着暗想:“过去的那些男朋友,他们是那样的美少年!当然他们如初雪般美丽,却也如初雪般不长久。自己最开始也曾认真地去记那些张三李四的姓名,但更替得频率实在太快,自己都没有能力分清他们黑白曲直——留在自己脑海里的,不过是一张张昙花般绚丽短暂的潇洒面庞。 但是他全然不同,他一丝不苟的态度好象来自另一个国度,甚至星球。他从容赴约不偏不倚,象完成工作那样事无巨细且周到熨帖。

  她不禁失笑——自己突然很开心这次的舞会——这是自己一生一次别样的舞会,没有人来围绕,也没有人来大显殷勤,直觉告诉她,这是个好开头。
  一曲终了,也许是跳累了,华子建很礼貌的送她到了座位,借着舞曲暂停,他就近坐在一张镂花藤椅上,趁势将袖口挽到了肘后,并取下箍在手腕上的手表,这才取过一杯矿泉水慢慢地喝——不过是一系列微小的动作,但由于他的姿势格外标准正规,看起来格外有一股魅力。
  江可蕊第一时间想到了越狱中那那个男主角,这个高智商的罪犯,除去相貌英俊,思维缜密,还能将人性的一切情结与漏洞如科学实验般地剖析得清简快利。而实施的时候更如校好发条的指针,干净漂亮,从不拖泥带水,这个华书记,好像很有点那人的风范。
  这个想法连江可蕊自己都笑了起来。
  “喂,华书记啊!大家等了你半天,你却藏在这里躲闲!”一个条纹吊带长裙、打着黑人散辫的女孩夸张地大叫,一把挽起他的胳膊,不由分说地拖着他就走,江可蕊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这个女孩好像是旅游局的。
  “喂,手表!”江可蕊低低唤了一声。
  当然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江可蕊不禁为自己的举动尴尬一笑。
  很快的,华子建又转回身来,若有所思地四下打量。看情形是在寻找什么,但即使是寻找,脸上也不见焦急或者惶然之色。
  “是落了手表么?”江可蕊迎上去。
  “你怎么知道?”华子建语气里略含讶然。
  江可蕊朝着他刚才的座位轻轻丢了个眼色。
  他顺势望过去,既而抚额笑起来,“多谢你——是我冒失了!”
  江可蕊回他一个微笑,没有答言。
  但华子建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坐在江可蕊对面的椅子上,说:“我叫人来陪你再跳几曲?”
  江可蕊摇下了头说:“为什么要叫别人?为什么不是你来陪我跳呢?”
  华子建眨眨眼皮说:“想听实话吗?”
  江可蕊点头。
  华子建就抬起了脚说:“为了礼貌的迎接你们的到来,我今天换了一双新皮鞋,问题就出在这上面了。”

  江可蕊呆呆的看着华子建,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的大笑起来,刚笑了两声,就马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这样无所顾忌的笑,一点斯文都没有了,好在音乐的声音很大,除了身边几个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其他人都没有注意。
  华子建为了更真实的说明这个问题,就把脚上的袜子往下褪了一点,果然,那脚后跟上已经磨破了。
  江可蕊笑不出来了,这个男人在刚才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疼痛的样子,他还是坚持的陪自己跳完了整个舞曲,可以想象,那个时候他是多么的难受,但他始终都在对自己微笑着。
  江可蕊有点怜惜的说:“那会你本来不该陪我再继续跳下去。”
  华子建淡淡的说:“你是客人,而且大家都对你敬若神明,不敢邀请你,所以我必须来带个头。”他说的那样淡然,没有一点的修辞和做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