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8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到市局时,柯子华已经回到市局了,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在电梯里居然遇到了一个熟人。
  “丁镇长?”丁长生进了电梯后就转身朝着电梯门站好,他进电梯时看到里面有个身穿制服的女警了,所以站在门口,也是为了避嫌。
  开始时丁长生还以为是听错了,这个称呼对他来说还真是陌生了,不由得转过身看向身后的那个女丨警丨察。
  “丁镇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不是在白山吗?”女警见丁长生转过身来,一看果然是丁长生,不由得激动起来,而且问题一个接一个,让丁长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曹……晶晶?”丁长生回头仔细一看,这个拿着文件夹,穿着制服,一本正经的女孩子居然是曹晶晶。 
  “我呸,你就不能把名字叫的正经一点,还是那个德行,流忙一个,你不是在湖州混吗?跑白山来干什么?”曹晶晶显然是误会了丁长生的意思,还以为他这么说是故意的呢。
  “不是,你怎么在这里?”丁长生疑问道。
  曹晶晶还没回答呢,丁长生又接着说道:“哦,我明白了,你老头子是局长,还不是想去哪里去哪里?”

  “我说丁长生,这么多年了,你这张嘴就不能说点人话吗?再怎么说,我在独山镇也是帮过你的,我们虽然不是同事,但也不是敌人吧,我到哪里都是我自己奋斗的结果,别扯那乱七八糟的事”。说完曹晶晶给丁长生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算我没说,怎么,回到市局来了?”
  “唉,没办法,我是服从调动而已”。曹晶晶又是一个白眼。
  “你呢,到这里来干什么?不会是来自首的吧”。曹晶晶揶揄道。
  丁长生说来找柯子华的,听说丁长生的目的后,干姐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再也不和他说话了,丁长生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话,只是出电梯时,曹晶晶说了一句:“我劝你还是把你的眼睛擦亮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朋友的”。 
  说完扬长而去,把丁长生晾在了楼道里  

  丁长生焉能听不出来曹晶晶的话里有话,先不说谁对谁错,至少可以看出来曹晶晶和柯子华绝对不对付,也难怪,曹晶晶的老爹曹建民是局长兼书记,而柯子华是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这两人要是不掐起来才怪呢。
  “对了,把你的手机号给我”。丁长生还没醒过神来,曹晶晶又回来了。
  “怎么,想约我啊?”丁长生笑嘻嘻的问道,对他来说,曹晶晶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助力,一个人可靠不可靠要接触了才知道,丁长生虽然几年没见曹晶晶了,但是眼前的曹晶晶和当派出所所长时的曹晶晶确实没多大变化,有什么说什么,毫不矫情。
  这是比较赞美的说法,换句话说就是直人一个,和这样的人打交道比较省心,再说了,曹晶晶的身份决定了她可能在有些时候比柯子华还好使。

  “德行,我告诉你,对我客气点,我可是有男朋友了,分分钟打的你满地找牙”。曹晶晶要了丁长生的号码后扭头就走了,但是没给她的号码。
  丁长生摇摇头,无奈的去了柯子华的办公室,这家伙果然是在等着他呢。
  “你还真来了,怎么着,对我们白山警方的办案水平就这么不相信?”屋里没外人,柯子华说话也就比较随便,扔给丁长生一支烟,连站起来都没站,丁长生认为这绝对不是柯子华有多累,这是在表达他的不满而已。
  对柯子华来说,他唯一可以放在心上的人就是成功,因为自己能有今天,完全是靠成功的运作,所以无论谁对成家不利,那就是对他柯子华不利,成家倒了,他柯子华也难逃法网,虽然自己替成家尤其是替成功做了哪些事,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想有一天被人逼着说出那些事,而避免这样情况出现的唯一方式就是保成家不倒。
  “纪委谁都不信,只相信证据,陈珊那个案子你们办成了交通之故意外案子,这已经使得省纪委怀疑了,不是怀疑你们的办案能力,而是怀疑这个案子是有人想掩盖什么,我就不信那些常年办理交通事故案件的人看不出那辆大货车没有防撞栏,而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却忽视了这一点,你认为这样的结果能令人信服吗?”丁长生点着了烟,将打火机扔到桌子上,看着柯子华问道  。
  虽然自己不相信这个案子和柯子华有关,但是丁长生还是感觉到了来自柯子华的抗拒,这让丁长生感觉很不好。

  柯子华没说话,这就代表着他是知道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后果的,这么重大的案子,再加上陈珊是省纪委工作人员这么敏干的身份,白山警方还是办成了交通事故案件,这里面没问题?谁信呢?
  “那个停车场是一个叫李学金的人开的,今天带人去围攻你们的女孩子叫李靖柔,是李学金的亲妹妹,她说她是接到报案的电话,说有人在停车场捣乱才来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柯子华说道,也间接的告诉丁长生,自己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也不可能指使李靖柔去攻击丁长生等人。
  “你和李学金很熟悉?”丁长生问道。
  “这你就管不着了吧,虽然你是纪委的,你这么问算是纪委调查吗?你要是调查我的话,还是先把我办了吧”。柯子华没回答丁长生的问题,反而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华子,今天这里没外人,我也就直来直去,你我混到这个地步都不容易,做事一定要想明白,千万不能做糊涂事”。丁长生算是很隐晦的在警告柯子华了。
  净查队伍本来就是一个危险性很高的职业,而伴随着高风险的还有高诱活,社会上有不良企图的人往往会拉拢净查队伍里的人做自己的保护伞,事实证明每一起涉、黑案子后面都有净查的影子,丁长生的话虽然不是很鹿骨,可是足以让柯子华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再说就真的伤感情了。
  “唉,真是到了哪座山就唱哪座山的歌啊,你到省纪委的时间也不长,这话倒是一套一套的了,不过你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虽然我认识李学金,但是我不去徇私,也不会枉法,这个案子我该怎么办还是会怎么办,这一点你回去告诉那个姓齐的,让他放心”。柯子华的抵触情绪非常的浓厚,这让丁长生倍感意外,随之而来的担心也更加的沉重了。
  “华子,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要是还当我是兄弟,咱就摆明了说,你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很难和你交流了”。丁长生皱眉道,柯子华的情绪反常让丁长生颇为疑惑,难道是自己的判断出了问题?
  “你知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很恼火,你们那个领导怎么会这么小人,我明明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你们再去市委一趟,搞得我再去市委挨一顿训,你们觉得有意思吗?”柯子华可能也觉察到自己失态了,所以又把话题扯回了丁长生和齐一航到市委告状的事上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