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4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表情无奈的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夸我呢?”说完,忽然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从党校出来没有请假?”
  “太简单了。”周仝笑着回答,“你在接我电话的时候,说了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当时还不知道你是怎么了。等一挂掉电话,我就想明白了,你当时身边有人,你是说给别人听的。再一联想平时的事,我猜测肯定是小美女又在缠着你,你是急欲脱身才那么说的。接到我的电话,你就像是等到了救星,所以你会立刻撒丫子出来,哪还能想到请假的事。”
  楚天齐伸出大拇指,赞叹着:“哎呀,你这智商实在是没人能比了,估计爱因斯坦的脑细胞也不过如此吧。”
  “拿我开什么玩笑?”周仝“咯咯”一笑,“我看你女朋友智商才是不得了呢!”
  正这时,屋门一响,周子凯走了进来。楚天齐和周仝注意到,周子凯的脸色很是冷竣,眉头也紧锁着。
  “小楚,周仝,单位打来电话,市里出事了,我得赶紧回去。”周子凯说着,拿起公文包,向外就走,临到门口说道,“我给前台留下钱了,一会记得多退少补。”

  看到周子凯着急忙慌的样子,二人没有挽留,也没有和他客气。周子凯也没容他们客气,大步跨出房间,快速走向楼梯口,下楼去了。
  等到楚天齐和周仝来到楼梯口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周子凯的人影。两人相视一笑,转回身,向着房间走去。
  刚到房间门口,正赶上宁俊琦和田馨过来敬酒,她俩一听说周局走了,就提议楚天齐和周仝也到那屋去吃。
  周仝忙道:“我去不方便吧?还是让楚天齐去吧,我随便吃几口,正好我一会儿还有事。”
  “客气什么?刚才主要是怕周局不方便,要不我早就提议一块吃了。”宁俊琦拉着周仝的手说。

  “周仝别客气,没什么不方便的,那屋的朋友你也认识,应该还很熟。”田馨拉着周仝的另一只手,说话神秘兮兮的。然后又对着楚天齐道,“你更熟悉,一会儿肯定能给你一个惊喜。”
  宁俊琦也扭过头,“嘻嘻”道:“惊喜,绝对是大惊喜。说不准你看到那两个朋友,会激动的……哎呀,不说了,看你急不可耐的样子,我们还是快去吧。”
  看周仝还在犹豫,田馨打趣道:“周仝,你不会是想和他单独吃饭吧?”
  “你……田老师,瞎说什么呢,你可有点为老不尊了。”周仝说完,为自己刚刚用的“为老不尊”一词,“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拉起宁俊琦快步向前走去。
  经宁俊琦和田馨这么一说,楚天齐还真对那两人充满了期待,同时心中疑问:会是谁呢?
  很快来到餐饮包间门口,楚天齐驻足一看,门牌上标着“缘分”二字。他心中暗道:这儿的包间名字倒挺有意思的。
  正这时,忽然有人推了自己一把,楚天齐依稀感觉是田馨干的,身子却不由得向前一倾。他下意识的用手一扶门扇,虚掩的房门开了,两个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准确的说是两个女孩,很漂亮的女孩。看到两个女孩的一刹那,他很是吃惊,楞在了那里。
  屋里的两个女孩,也看到了楚天齐。她们倒不像楚天齐那样惊讶,但脸上的表情却写着“没想到”。
  田馨看看两个女孩,又看看楚天齐,脸上表情很是丰富。

  看到眼前一幕的周仝,表情更是精彩,她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又移到了宁俊琦脸上。
  只有宁俊琦的表情最为自然,她满面含笑,一语不发,静静的站在楚天齐旁边。
  房间里的两个女孩,楚天齐的确认识,而且很熟,这两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同学肖婉婷和岳佳妮。只是她们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会是宁俊琦的朋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她们总不会也像田馨那样,是“潜伏”者吧?
  “是你们?”楚天齐的语气透着不可置信。
  肖婉婷的脸红红的:“你也来了。”
  岳佳妮没有说话,但脸上明显透着不自然。
  两句简单的对话后,双方又陷入了沉默。
  田馨一看局面有些僵,急忙打着圆场:“来来,进来坐,进来坐。”

  周仝也在一旁帮腔:“对对,都是熟人,不用客气。”说着,她先走了进去。
  众人陆续进了屋子,然后把旁边的椅子搬到桌边。在田馨的张罗下,众人在桌旁落座。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众人的位置安排很有意思。楚天齐是百花丛中一片大绿叶,被安排在了正对屋门的位置,他的左边是宁俊琦,右边是田馨。宁俊琦的旁边是周仝,周仝旁边依次是肖婉婷、岳佳妮,岳佳妮另一边挨着田馨,六人围成了一圈。
  团团坐定,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正巧服务人员拿来了新餐具,才算暂时打开了僵局。周仝趁机告诉服务员,把“婉约”房间的饭菜一并上到这屋来。
  等到服务员出去了,久未说话的岳佳妮说了话:“田老师,你还叫谁了?一并来吧,省得一会儿一个,怪浪费时间的。”
  “我……他……他是正好碰上的,不是我叫来的。”田馨说话有些结巴。她自然听的出对方言外之意。
  “是啊,这也太隆重了吧?隆重的让我俩受宠若惊。”肖婉婷也表示了不满。

  田馨又急忙解释:“小肖,不要误会,都是同学,大家见个面有什么嘛!将近三个月了,还没有一块坐过呢,今天有多不容易啊!”
  岳佳妮接了话:“是不容易。不但同学们到场了,师嫂也不远千里,专程来看望我们,巧的是师兄也恰巧在这里。说起来,我和师兄在五年前就有过了几面之缘,只是那时候我对他有印象,他却未必记的我。他可是河西大学的风云人物,甚至可以说是学校的骄傲,到现在那些学弟学妹们还会知道有过这么一个优秀的学生会主席。我没想到,五年后又见面了,而且又成了同学,我知道他本来就很优秀,在党校这短短的两个多月也同样表现抢眼。所以,我特别在意他的事情,特别怕他受到伤害,我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但我就是想为他做事情。可现在,可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说不下去了。

  岳佳妮的话里,透着一丝酸楚,不但她自己眼圈红了,在场众人都不禁受到了感染,屋子里充满了一种浓浓的忧伤氛围。
  在所有人中,周仝相对坦然的多,她既不是当事人,也不是涉事人。她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看了看这些忧郁的人儿,心中暗道:自古女子多痴情啊。接着,另一句话又涌上脑海:从来薄情是男儿。想到这里,她不由得看向屋子里唯一的男士,暗问自己:他是薄情人吗?马上她又给出了答案:好像也不是吧。
  日期:2016-08-2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