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1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元清带着我们跑,绕了极大的一片地,前后跑了几圈,而且速度奇快,是老二根本跟不上那种,亏得我一路都拽着他,这才勉强没有掉队。
  日期:2016-08-22 19:24:00
  但跑下来时,老二已经瘫软成一堆泥了,躺在地上,出的气多,进的气少,翻着白眼,嘴角流着白沫子,连骂张元清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余诸人,也各自脸色煞白,气喘吁吁,模样都有些魂不守舍。
  他们的修为不及我,我是能看出来的。但奇怪的是,连我也有些晕眩,感觉头重脚轻。按照道理说,以我的功力,跑这点程度,决不至于会出现这种情形,即便是带着老二,也不会如此,难道是近来我的修为又退步了?
  想想一阵心慌。
  张元清忽然冷笑几声,环顾诸人,道:“刚才,我带你们跑的圈子里,就是千杀之地!现在虽然已经天亮了,但是你们,还是感觉到不舒服了吧?”
  我吃了一惊,其余诸人也无不愕然。
  老二恢复了些力气,歪歪扭扭的站着,像喝醉了酒一样,指着张元清,骂道:“你,你个鳖孙独眼龙,你,你的心眼儿太坏了!你,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么,你的魂魄不全,你活不过四十岁!你,你想收了陈庆风的残魂,来,来补全自己的魂儿,但是又怕陈庆风的残魂没人性,你压不住,所以找九个人来,就是我,我们,好让陈庆风的残魂害死我们,沾上人气儿,做你补魂儿的药引子,你,你——”

  日期:2016-08-22 19:24:00
  张元清听到后来,脸色大变,蓦地上前一步,劈手抓住老二的衣领子,厉声喝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其余诸人听见老二说这话,均面面相觑,也都变了脸色。
  我看张元清这样子表现,不禁心头起疑,上前道:“张连长,难不成弘德说的话是真的?!”
  张元清不理我,而是使劲儿摇晃老二,喝问道:“说!谁告诉你的!”

  老二被勒的满脸通红,血气翻涌,连连咳嗽,只说不出话来。
  我喝道:“张元清,你放手!”
  张元清那只独眼中凶光闪烁,忽然冷笑一声,道:“不说,是吧?我——”
  我只当张元清要对老二下毒手,一个蹿步上前,横起手刀,削向张元清的后颈,张元清听见脑后风声,松手放了老二,曲臂回转,把手一张,反过来抓我的腕子,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又见他放了老二,便托的跳出圈子,把老二拉到身后,冲张元清喝道:“张元清,我们有八个人!你想害我们,没那么容易!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们一起上,也打不过你么!?”
  其余六人听见这话,迟疑了片刻,忽然都站到了我的身后,朝张元清怒目而视。
  有人喝道:“张元清,我知道你是活尸生出来的怪物!”
  又有人喝道:“张元清,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
  老二大嚷道:“他想害死咱们,咱们跟他拼了!”
  日期:2016-08-22 19:26:00
  张元清把目光在我们脸上一扫,最后与我目光相接,再不回避,凝视片刻,诸人都静了下来,张元清嘿然道:“好啊陈弘道,咱们只片刻时间没见面,你就听了别人的话,回来要联合他们造反。你们都是猪么!?”
  老二叫道:“你才是猪!”
  我原本不想这么快就质问张元清,但是没想到老二嘴快,先说了出来,现在弄得剑拔弩张,倒是不得不问了。
  我道:“张连长,我们没有相信任何人的话,但是有些事情实在奇怪,不得不问。”
  张元清哂笑道:“你想问什么?”
  我道:“言语得罪之处,还望海涵!请问您的母亲是不是活尸?您是不是魂魄不全,需要补足?”
  张元清目光一闪,道:“我知道了,你刚才遇到霍军了吧?是他说的?”
  “对!”老二叫道:“就是指导员说的!他总不会乱说话吧!?”
  “好!”张元清道:“那我现在就把他去叫来,跟我当面鼓,对面锣,好好说说!”
  说罢,张元清转身就走,老二叫道:“他要跑了!伙计们快上啊,别叫他跑了!”
  张元清身法极快,片刻间已经掠出去数十丈远,他的声音远远传回来:“你们去吃饭!过时没有!”

  日期:2016-08-22 19:27:00
  我们茫然了片刻,都有些不知所措,老二忽然嚅嗫道:“大哥,走吧,先吃饭……”
  我气不打一处来,质问老二道:“谁让你刚才说他的?!”
  老二贼贼的一笑,忽然凑过来,附耳说道:“哥啊,我这么一说,他不得找霍军拼命去?这俩人,不管谁死谁活,对咱都有好处,是不是?”

  我吃了一惊,暗骂老二阴损,但是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老二倒是心情好了,张罗着大家去吃饭,便都去了食堂。
  老二别的本事不行,但却是个好面嘴,又贫又贱,吃个饭的时间,便把所有人乱成一团,闹得熟稔,互相通报了名字,也报了家门。
  那六人果然都不是泛泛之辈,有个红脸的大汉,唤作李云飞,掌上茧子厚重惊人,双手手心赤红如血,正是浸泡药物二十年,不断击打木石,翻炒铁砂的正宗“铁砂掌”,以他的本事,搓砖为沫,切石成块,容易之极,如果是发起功力来,手掌打中人的肌肤,便立时溃烂,比火烧还严重,经久难以愈合。
  有个瘦弱的黄脸小个子,叫做邓帆,长得像猴一般,看上去一风就能吹倒,但一身“软骨功”却精妙至极,缩将起来,能合身钻入一口水桶内,叫众人叹为观止。
  日期:2016-08-22 19:27:00
  又有个嗜烟成瘾的人,姓王名臣威,身上吊着个烟袋子,又备着一口袋纸,不停的抽纸卷烟叶,然后一根接一根的吸,却不见他吐出烟气来,乃是极怪的一个山术高手。
  还有熊飞,能施幻术,做起戏法来,一双空掌,翻来覆去,竟能千变万化,莫测高深。
  另有崔胜培,相貌极其魁伟,长得好似打铁匠一样,但却是个医术精湛的国手。

  第六人唤作吴明,说起来,竟真的是无名无姓,他原是个孤儿,自记事起,就流落江湖,四处漂泊,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东学西讨,也练了一身的本事,很有些不苟言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