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0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8-22 19:22:00
  ———————更新线———————
  霍军也不回头看,只把枪往后乱打,我躲来躲去,倒也不敢追他,眼睁睁瞧着他飞快的逃了,心中气极,走回来,抓起老二,骂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信球货!”
  老二哭丧着脸,道:“大哥,我的头都破了,你还骂我。”
  我又好气又好笑,道:“他这么回去,咱们就糟糕了。”
  老二道:“咱们糟糕啥?”
  倪家祁道:“他是指导员,你们两个是兵,你们得罪了他,你说糟糕不糟糕。”
  老二大声嚷嚷道:“他可是强*奸犯!”
  倪家祁道:“没抓到现行,他不会承认。”
  老二道:“你去出面指认他啊!”

  倪家祁道:“有什么证据?”
  老二道:“我和我大哥都是证人啊!”
  倪家祁道:“以霍军的为人,他回去以后,一定先向上报告,说:陈弘道和倪家祁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被我发现,陈弘道恼羞成怒,出手伤了我,幸亏我枪法好,逃得了性命,但他们肯定会回来联合诬告我。”
  老二愣住,嘴张了好几次,愣是没说出话来。
  日期:2016-08-22 19:22:00
  我料想霍军也会如此,又想到他的枪法,既快且准,不禁暗暗忧虑。
  老二道:“大哥,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别当兵了,这天天也太他娘的吓人了!原来是独眼龙要害死咱们,现在又多了个大淫贼!”
  我没有应声。
  倪家祁整好了衣服,看我一眼,道:“这件事情谁都不要说。”
  我愣了愣,然后点点头,道:“中。”

  倪家祁道:“刚才多谢你了,我先走了。”
  倪家祁转身离开,真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老二瞪着眼目视倪家祁远去,又回头对我说道:“大哥,你说这还是个女人么?”
  我道:“应该是吧。”
  老二:“……”

  我道:“走吧,咱们也该出操了。”
  老二道:“你还想继续当兵啊?”
  我道:“废话!”
  老二使劲儿跳了一下,道:“你是聋还是傻?!你没听见大淫贼的话么?那个独眼龙要补自己的魂儿,然后拿咱们来当药引子!”
  我道:“霍军一个指导员,他是怎么知道张连长的秘密的?我有些不大相信。”
  老二道:“大淫贼跟独眼龙是情敌啊!情敌和情敌之间那是最了解对方底细的!”
  我道:“没证据之前,不要乱说话。再一者,咱们是屠夫介绍进来的,屠夫跟张连长的关系非同一般,张连长如果真是霍军所说的那种人,屠夫会不知道么?”
  说着话,我往营地而去。

  日期:2016-08-22 19:22:00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犟筋!倔驴!”老二在我身后喊了几声,我没搭理他,他又跑着跟了上来,嘟嘟囔囔道:“算了,为了我媳妇儿,我再待几天吧。”
  我诧异道:“你媳妇儿?哪个是你媳妇儿?”
  老二道:“倪家祁啊!”
  我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厚脸皮。”

  老二边走边说,道:“大哥,你猜那个大淫贼会咋对付咱们?要真像我媳妇儿说的那样,他淫贼喊捉淫贼,倒打咱们一耙,那咋办?会不会枪毙咱俩?”
  我道:“你没听见倪家祁说的话么,这件事情,咱们谁都不要说。”
  老二道:“我听见了啊,她害臊啊,不过,这有啥值当的,我又不嫌弃她……”
  “你闭嘴吧!”我打断老二的话,道:“倪家祁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咱们谁都不说的话,霍军也不会主动提出来。咱们如果说的话,霍军才有可能倒打一耙!这叫做生一事不如少一事,霍军不傻,不会主动去揭的。”

  老二默然片刻,道:“对啊,这事儿黑不提白不提就算过去了!不是,大哥,你比以前聪明了啊,这都是明瑶姐的功劳吧?对了!你有没有给明瑶姐写信啊?”
  日期:2016-08-22 19:23:00
  我道:“写信怕被人拆开了验看内容,就没有写。”
  其实我是写了没有寄而已。
  老二赞同道:“不错,大淫贼肯定会拆咱们的信看的。”
  正说之间,空中忽然“簌簌”的响,我抬头看时,只见一道灰影在半空中盘旋片刻,而后便飞快的朝我们掠了过来。
  我先是一怔,继而喜道:“那是明瑶的灵鸽!”
  灰影落将下来,停在我的肩头,收拢了翅膀,晃晃脑袋,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我,“咕咕”的叫了几声,不是明瑶的灵鸽又是什么?

  “嘿!”老二也高兴道:“明瑶姐咋派它来了?”
  我看见灵鸽的腿上绑着个小竹筒,解下来,从里面倒出个小纸卷,抖开一看,见上面写着几行字,正是明瑶的娟秀小楷:“弘道哥,别来无恙?我知你心性,寄信恐为人知,故遣使至,可寄云中尺素来。家中一切安好,勿念。我很想你。”
  我脑海中不觉现出明瑶的模样来,刹那间,心中全是想念,只觉胃翻腾的厉害,空空如也。
  “这个,明瑶姐咋没有问我一句好呢?”老二勾着头看信,嘟嘟囔囔的说。
  我吃了一惊,连忙把信收好,给了老二一个暴栗,道:“瞎看什么?!又不是给你的!”
  老二捂着脑袋,双目垂泪,道:“谁稀罕!”

  日期:2016-08-22 19:23:00
  我看着灵鸽,心中暗想明瑶能派它来找到我,足见她神通广大,御灵术真是绝妙。以这灵鸽的脚程,此处山东,送抵河南,要不了许久,便是一个来回。这里情形复杂,敌友难辨,不如我把这些事情都写下来,让灵鸽带回去,给明瑶看看,她远比我聪明,一定能给我出个好主意。
  想到这里,我便松了一口气,对灵鸽说道:“先委屈你在附近待着了,等我写好了信,再叫你来,你送回去。”说完,知道它未必听得懂,就又胡乱比划了几下。灵鸽的聪明远超我的想象,“咕咕”叫了两声,便即振翅飞起,转瞬间已经消失在不远处的丛林中了。
  我和老二匆忙跑回营地,张元清带着新兵已经集合完毕,我和老二到的时候,听见张元清正在说话,而且说得内容正是千杀之坑的来历,又说陈庆风作祟的事情。
  见我和老二过来,张元清用独眼瞪了我俩一下,道:“归队!马上跑步!”
  跟我一同入伍的人,除了老二之外,还有七人,我左右看了看,朱云山不在行列以外,其余的人都在,只精神上,各有不同,神色相异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