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9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无言以对了,自己不过是找了一个借口,但没想到华悦莲很简单的就戳到了自己的漏洞,他就只好大口的吸烟了。
  华悦莲站在办公室的中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本来今天她并不是想来兴师问罪的,她就是想来看看,想来听听华子建的解释,只要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借口,自己就去原谅他,哪怕这借口并不完善。
  但刚才她却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因为华子建并没有给她做出解释,所以她就破天荒的给他发了脾气,说了这些让他尴尬和泄气的话,现在两人都沉默了,华悦莲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烟还在抽着,这已经是华子建点上的第二根了,他心情的沮丧华悦莲是不理解的,秋紫云对他声色俱厉的呵斥,已经让他感到心痛,现在华悦莲又来冷嘲热讽,更让他难以平静,但这些年,特别是在洋河县的这段时间,纷繁变化的仕途生态,彻底磨光了华子建鲁莽的钢角,他变得柔韧和自控,他没有急于的把自己的不满的激愤发泄给华悦莲,他开始让自己逐渐的心平气和。
  从这一两天种种的消息和迹象表明,这次的谣言绝不是孤立的一件偶然之事,这应该是冷县长的又一次冒险攻击,当然了,这次他没有亲自出面,但何斌要是没有他的教唆和指使,只怕也未必有这个胆略,既然是一次斗争,那自己就该心平气和的来对待,因为这是工作。
  是的,斗争也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到现在为止,华子建还是只抽烟,没有让华悦莲的话激怒。
  房间里静悄悄的,华悦莲也坐了下来,她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和口不择言,她感觉自己已经深深的刺伤了华子建,她不安起来,她偷偷的看看华子建,就见他的脸上挂满了哀伤,他像一个希腊雕像一样,英俊,但毫无生机。

  华悦莲咳嗽了一下,华子建抬起了头,华子建的脸上没有热情或者往昔看她的那种激情,华子建淡淡的说:“路上没吃饭吧,一会带你吃点什么,你想吃什么?”他的话有一点淡淡的。
  华悦莲刚刚有的一点点后悔,在华子建这种表情下又消失了,他怎么一点都不给自己道歉,也不给自己解释,这事情难道就这样算了,那么以后他要是再犯这个毛病怎么办?
  想到这,华悦莲就说:“谢谢你,子建,我现在不饿,不过我想听到你的解释,可以吗?”
  华子建想了想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和向梅同志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的一切都是正常的,至于她工作的调整,那是因为工作需要,这样解释你能接受吗。”
  华悦莲愣了一会,摇摇头说:“我不能接受,除非....嗯,除非你们可以分开我才放心。”
  华子建重复了一句:“分开?”他不理解华悦莲这句话的意思。

  华悦莲就说:“是的,分开,你可以调到柳林市上班啊,找找秋书记,或者我让老爸帮你跑跑,怎么样?”
  华子建一动都不动的看了好久华悦莲,笑了起来说:“你啊,怎么就这样的幼稚,这是随便能调动的吗?我刚当上洋河县的书记,怎么提出调动问题,谁又敢随便调动我,哎,好了,我们不说这事情了,可以吗,你应该相信我。”
  说着话,华子建就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了过来,他感觉到华悦莲已经平静了许多,他走到沙发旁边,突然才发现自己连水都还没有给华悦莲到上,就转身到了饮水机的旁边,帮她倒上了一杯白开水,端过来说:“喝一口吧,批评我半天了,口也干了,喝完了,养足精神一会再批评,教育我。”
  华悦莲让华子建的玩笑说的心里一软,也叹口气,端上水杯,感觉烫,又放下来说:“算了,我也没资格批评你,但你要记住,下不为例,我再要听到你的什么绯闻,那我们就一刀两断,说到做到。”
  华子建见她气消了不少,自己也轻松了一点,就继续的开玩笑说:“那要是一刀断不了怎么办?”
  华悦莲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说:“断不了也的断,我可不愿意和一个四处沾花惹草,到处招蜂引蝶的人生活,那样我受不了。”
  华子建笑笑,但他的心里又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今天的这个裂痕或者已经很难在华悦莲的心里弥合了,她一定认为是在宽容自己,是在原谅自己,不知道这样的心态会不会给自己和华悦莲的以后生活带来什么阴影。
  华子建想的一点都不错,因为这样的影响很快就来到了,就在这个晚上,当华子建和华悦莲彼此压制住自己的情绪,都装着一如当初那样的和和美美的时候,在华子建强装笑脸,准备和华悦莲亲热,当他爬到华悦莲身上的时候,华悦莲却说了一句很不合时宜的话:“你到哪学的这些做~爱的方法,是和她们练出来的吗?”
  华子建犹如五雷轰顶般的呆住了,看来华悦莲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传言了。
  华子建在沮丧和气馁中,他尽了自己的努力,重新的调整起自己的精神,想要再振雄风,但为时已晚,这个晚上他都很难坚硬起来,他沮丧的从华悦莲的身上下来,有点惭愧的说:“最近工作太累了,明天好好慰劳你。”

  华悦莲却不认为是这样,他看出了华子建躲闪的眼神的愧意,她说:“是不是因为你情人太多,每天消耗太大了。”
  华子建无语,但他的沉默没有换来华悦莲的闭嘴,整个晚上华悦莲说了很多那样的话,华子建一直在忍耐和包容,心想,让她出下气也好,这谣言让她暂时失去了理智,但没关系的,她只要爱自己,一切都会过去。
  夜晚中,华子建依然没有安眠,他也有委屈,也有伤感,但他不知道该怎么给华悦莲诉说,他怕他的没一个解释都会让华悦莲去误解,更加让他们的裂痕加大。
  直到天色快亮的时候,华子建菜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当华子建睁开眼的时候,他没有看到华悦莲,坐起来四周看看,华子建知道,华悦莲已经独自离开了。
  华子建的情绪就低落到了极点,他坐在床上,拿起电话,给华悦莲拨了过去:“悦莲,你回柳林吗?怎么不给我说下,我安排车送你。”
  华悦莲在那面说:“不用了,我坐班车也很方便。”
  华子建说:“悦莲,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你解释,但你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还是爱你,我也没有和向梅发生什么事情的。”

  电话那头华悦莲就哼了一声说:“你有没有和他发生什么事情,那只有你知道,你有没有和他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和我关系也不大了。”
  华子建就一下的感到了恐怖,他拿着电话的手心已经出汗了,他忙说:“悦莲,你什么意思,你不要走,我们再好好谈谈,我一定可以解释清楚。”
  那面的冷笑声响起:“呵呵,解释清楚,难道还不清楚吗?难道你昨晚的身体表现还没有说明一些问题吗?你当我是小孩啊,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什么时候有过那样的情况,不用说了,我们结束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