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柳林市政府的韦市长办公室里,韦市长的秘书正把一封群众来信交到韦市长的手上,韦市长疑惑的抬起头问秘书:“什么信,你看过了吗?”
  秘书很谨慎的说:“这是洋河县原交通局长何斌对他们县委书记华子建的一封举报信,信上罗列了华子建几大错误,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华子建随意的提拔干部问题。”
  韦市长看了一眼秘书,心里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才接过信来,对这样的举报历来都很多,但如果仅仅是一个任用干部问题,似乎激发不起韦市长的多少兴趣,这种问题很难上纲上线,不适合作为一次攻击的时机,但秘书为什么要给自己送来呢?这个秘书也跟了自己几年,他很了解自己的思维方式,或者这信里真有什么玄机不成?
  韦市长展开信纸,慢慢的浏览了一遍,他的脸上是看不出喜悦或者生气,他放下了信,用牙齿咬着下嘴唇,思考着,秘书也没有说话,他在等待韦市长的决定。
  对韦市长来说,这封信好像没有太大的价值,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看点的话,那也就是这个叫向梅的女人了,她实际上的资历很浅,按说是没有资格担当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而且好像从举报信中看的出来,她和华子建还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但这个问题又很难得到证实,因为那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怎么调查,怎么取证,难不成还让人家再来几次让你抓住不成?
  至于这个女副主任的资历问题,现在也不大好说,很多情况只需要用一个中国特色和特殊情况这两句话,天下的事情就都可以完全的解释过去了。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这信封对秘书说:“转给洋河县吧,按程序处理。”

  秘书很快的说了声:“好的,我马上照办,只是韦市长,其实这里面也有点内容的。”
  韦市长抬头看看秘书,淡漠的说:“很难查实。”
  秘书笑笑说:“也很难解释。”
  韦市长就眯起了眼睛,不错,我是查不实这件事情,但你华子建也说不清你和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关系,他就犹豫了一下说:“先放你手上吧。”
  秘书点点头,很快就收拾哈桌上的这封信,给韦市长添上了茶水,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他的办公室。
  这样就平平静静的又过了一天后,刚好市委有一个会议,韦市长就准备在这个会上发起一轮攻势了,在他的发言中,他先是给大家做了工作方面的一些讲话,最后他说:“同志们,一个地方的发展好坏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们当地的干部品质,更要体现公平,公正和公开的原则,最近我就接到了一封群众的来信,这是一个洋河县局长的来信,他就对洋河县的书记华子建同志发出了质疑。”
  本来大家都很随便的听着他的讲话,这洋河县和华子建几个字一出来,大家都一下关注起来,因为都是知道华子建意味着什么,他就是代表秋紫云,韦市长对华子建的发难,会不会是一次对秋紫云的发难呢?

  秋紫云也是一样的,洋河县那三个字一出来,她就心里一紧,上次在会上吕副书记已经对华子建有过说辞,还好,后来吕副书记在第二次会上把那事情给忘了,没有让韦市长得逞,没想到这韦俊海今天亲自披挂上阵了,他又想搞什么名堂。
  韦市长看看大家都专注了起来,心里暗暗一笑,继续说:“在这封信中反映了华子建同志和洋河县一个叫向梅的女同志关系不清不楚的,当然了,这是个人的问题,但严重的是,就在最近,华子建还不顾多数人的反对,直接把这个女同志破格提拔到了县委办公室做了主任,整个洋河对此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说多难听的都有,让洋河县委的威信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损害。”
  秋紫云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要说华子建在其他方面有问题,自己是敢于给他担保的,但说到这个私生活上面,自己还真的不好下结论,华子建风流倜傥,人也年轻,难保不会在那上面有点出格的举动,但他再怎么做,也不应该就把对方提拔起来啊,这不是落人口实吗?
  不过想是这样想,她的态度却不能有丝毫的退缩,因为这不仅仅是华子建的一个人的问题,这里面还涉及到自己的威信。

  秋紫云没有等韦市长说完,就接上了话说:“俊海同志啊,我们应该注重实事求是,对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有时候也当不得真,你说是不是?”
  韦俊海就笑笑说:“是啊,我也没有说要去查实,只是提出一点希望,至于这个向梅够不够资格做办公室的主任,很简单,请组织部去落实一下就清楚了,我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秋紫云真的有点担心起来,看韦市长一副笃定坦然的样子,估计这个叫向梅的女人确实有点问题的,这样一想,秋紫云心里有多出了一份幽怨来,年前有传闻说华子建和副县长仲菲依关系特殊,自己也曾今见过仲菲依看华子建的眼神,自己也问过华子建,他也没有一个正面的回答,看来那事情是真的,怎么这次华子建现在又和这个女人好上了,他就一点不顾惜他的名声,也不顾惜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感受吗?你要说找个人结婚,我没什么话说,但你要找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对得起我对你这几年的爱吗?

  秋紫云又想起了上次华子建拒绝陪自己,去找别的女人的事情了,对这件事情秋紫云一直是耿耿于怀的,她也是凡人,不管她是市长,书记,省长什么的,她终究首先还是个女人,她有嫉妒,有多愁善感,也会有怨恨。
  秋紫云心里很不好受,但她还必须强压住自己的情绪,还是要保一保华子建的,他出了事情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秋紫云就张口准备说话了,但有个人比他还快了一步,这个人就是吕副书记,他知道华子建为什么要提拔向梅,他也知道向梅不可能和华子建有多深的交情,同时他更不能让相关部门去调查向梅,在向梅很多次的工作中,其实还有他的一些痕迹在里面,所以他必须把这件事情扼杀在今天会场中,扼杀在摇篮里。
  吕副书记笑容满面的说:“我看我们一天工作还是太轻松了一点,呵呵,为什么这样说呢,不就是一个县上副科级的干部的调整吗,嗯,我听说只是个副主任,我们用的着在这上面花费精力吗,我们柳林市难道各项工作都走到全省的前列了吗?同志们啊,我们差的还很远,我们应该把全部的精力和智慧都用到改变柳林是经济面貌上来,对不对啊。”
  他这话一说,韦市长立马就瓜了,本来他想的是自己要是一提出,吕副书记一定会带上他那一两个人给自己遥相呼应的,没想到吕副书记这话说的如此生分,倒像是自己不务正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在纠缠一样。

  韦市长的脸就有点红了,但他没有办法和吕副书记叫板,对付一个秋紫云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了,要是自己再把吕副书记推到了秋紫云的阵营,那这个柳林市自己就不要再想玩转了,他恨恨的咽下了这口气,搞不清这吕副书记哪根筋给搭错位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