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和真枪差不多,子丨弹丨什么都是假的。”
  我说:“靠。”
  贺兰婷说道:“走吧。”
  我跟着贺兰婷后面出来,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就这么算了吧,他攻击我,想要阉了我,你也看见了。”
  贺兰婷说:“你想怎么样。”

  我说:“报警!”
  贺兰婷说:“然后呢。”
  我说:“报警也没用了吗。”
  贺兰婷说:“没有用,你没后台。”

  我沉默。
  我说:“行,既然都玩到这地步,那就一起玩吧,我们之间,估计会死一个。”
  贺兰婷不说话,往前走。
  冷冷的,冷酷的。
  我跟着她身后:“看你是不舍得他死了。”
  贺兰婷说:“不知道。”
  她走出外面,上了车。
  然后,她开车走了。
  好吧,我还能说什么。
  我也只能回去了。
  手机上,有信息。
  梁语文的,信息上说这里的医疗条件不是太好,她打算出国,已经跟镜子借了钱,去外国做手术。
  我回复她,请求和她见一面。
  我想当着面,抱抱她,告诉她,我不会抛弃她,我会一直爱她。哪怕是骗人的,我也希望她安心。
  让她感到她还有人爱,让她不至于会难过伤心到想不开什么的。
  她很快回复,说不用了。
  我马上给她打电话,她接了。
  没想到她接了。

  听到的,却是抽泣声,是她的声音,梁语文的声音。
  我说道:“你在哪,梁语文!”
  她哭着说:“我,没事。”
  我说:“让我见见你可以吗。”
  梁语文说:“我这样子,谁也不想见。”
  我说:“我是你男朋友,我不在乎。”
  她说:“就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见你。”
  我说:“我想好好陪着你。”
  梁语文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也别担心我了,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有空自己做饭,不要老是吃外面的。”
  我说:“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就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梁语文说:“不!”
  我说:“你怎么那么倔强。”
  梁语文说:“你怎么也那么倔强。”
  我说:“我想陪你。”

  梁语文说:“我没事,不需要你陪。”
  我说:“那我能见你吗。我想见你。”
  梁语文说:“等我做完了手术,恢复了再说,可以吗。”
  我无奈的说道:“好吧,那,你需要我帮助什么,你需要钱吗。”
  梁语文说:“镜子给我的钱足够了,我以后会慢慢还给她的,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不要为我报仇。林斌你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知道了已经晚了。我一直没听你的。”
  我说:“唉,我们没有错,错的是林斌!”
  梁语文说:“答应我,别老想着为我报仇什么的。我知道你会这样做。”
  我骂道:“妈的那个畜生,不死不行!还说不让我报仇,难道这样的恶人,不该得到他应有的报复吗!他自己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情,对你的伤害那么大,我不杀他,我不报仇,我枉为人!”
  梁语文哭着,说:“不要!可以吗!”

  我说:“为什么。”
  梁语文说:“我也希望他死。我以前太单纯,什么都不懂,看人太简单。受的伤害我会自己慢慢走出来。可是你去为我报仇,我担心的是你。”
  我说:“不会的,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她哭着求我道:“求你了好吗,不要这样做。我爱你,我不想你出任何事,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好吧,我只能表面答应她:“好。”
  梁语文说:“我不能和你说话了,我不能哭了,眼泪流在涂了药的伤口上。”
  我说:“好吧,那我们发信息。”

  梁语文说:“不了,你早点休息,我也是。”
  我说:“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不会抛弃你梁语文!你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她嗯了一声,然后,说:“我会想你的。再见。”
  然后她先挂了电话。
  我的心碎了一地。
  一拳砸在了桌上,这都什么鬼!
  为什么那么善良的女孩,要遭遇那么悲惨的事。
  我估计,她的脸,是难以恢复了,不然的话,不可能会说出国去治疗,如果能恢复,能治好,就不需要出国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想到她悲惨的遭遇,我难以入眠。
  林斌,你等着,一定要让这家伙血债血还!
  监狱又出事了。

  不是监狱出事,是我们监区出事了。
  高丽在劳动车间的时候,被其他女囚,被一个女囚偷偷从身后上来,一刀子捅在了背后,幸运的是,当时在台上有狱警看到了,急忙喊,所以,高丽回头的时候,刀子捅在的不是心脏的位置,而是,腋窝的位置。
  这事情,我们不敢让上面知道,就跟高丽说保密,是工伤。
  高丽因为我的面子,担心我们受上面处罚,也就同意了。

  送她去了监狱医院。
  那名捅她的女囚,是农佳婕的人。
  但是农佳婕肯定说不是她干的,那名女囚被我们逼供,打死也都说是她自己看高丽不爽捅的高丽。
  她是想让高丽死啊。
  女囚不敢说出是农佳婕逼她,肯定是害怕农佳婕对她做出什么事,或者说,农佳婕她们给了她什么好处,双管齐下,逼得她命都不要的去捅死人。
  这世道便是如此,很多人因为某些缘故,总被人拿捏在手中控制着,要他干嘛就必须干嘛。
  沈月去查了后,回来跟我说,刀子是两名狱警,卖给了那名伤人的女囚。

  我马上找来了那两名狱警。
  最近监区里,有点乱。
  因为我们不允许狱警克扣犯人家属送进来的东西和金钱,而比较宽容狱警可以向女囚卖东西缘故。
  但是,一些例如书籍啊,吃的,喝的,偶尔烟啊酒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她们竟然利用这点,敢向她们卖武器了都。
  那以后是不是要发展到卖枪,像监区一样,卖毒了。
  两名狱警来了后,我也不说话,只让她们看监控视频。
  监控视频上,是各个监控的拍到她们卖刀给女囚的视频。

  她们看了后,低着头。
  然后一名女狱警说道:“指导员,求你了,不要报警!”
  我说:“我倒是不想报警,可是你们,知道这么做,给监狱带来什么危害吗。”
  她说道:“怪我们,贪那钱。”
  我说:“多少。”
  她说:“八千。”
  我说:“收入不错,一把刀子卖八千!”
  她急忙说:“我会给回你,我们不要。”
  我说:“是吧,如果查不到,就不给了。我问你们!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是犯罪的吗!”
  她们低着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