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3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做你女朋友了?自作多情。”说到这里,宁俊琦语气一黯,“我也没说肯定去呀,只说看情况。从目前的情况看,恐怕又去不了了。”
  楚天齐急道:“不能吧,什么情况?五一不是都放小长假吗?你怎么还加班?”
  “不是我要加班,是有特殊情况,你不是也因为在党校上学而不能放假吗?这就是特殊情况。”宁俊琦叹了口气,“哎,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
  楚天齐听的出,宁俊琦刚才的话透着疲惫和无奈。再联想到她近一段时间,既要主持全乡大局,还要关注政府工作,而且自己又不在身边,确实够难为她了。便换了轻松的语气,说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以后咱们在一起的时间长的呢,也不急在一时,你就安心忙工作吧。”接着又补充道:“这次就没一点希望了吗?”
  宁俊琦“嗯”了一声:“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希望。”刚说完,忽然又道:“你不会是说假话吧,是不是你已经和别的女孩约好了,刚才只是在哄我呀?”
  楚天齐心想,看来女人就是敏感、多疑,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啊。便说道:“哎呀,你想哪去了?我是一百二十个希望你能来看我。可我也知道你工作忙,而且我听说最近冯俊飞那小子跳腾的挺欢,也够你费心的,这才让你安心忙工作的。”
  宁俊琦撒着娇:“哼,但愿你说的是真话。”然后语气严肃的说道:“他翻不出多大的浪来,最起码目前还没那个能量。我已经关注上他了,如果他好好干工作,为百姓着想、干实事、干好事,我不介意他权利大些,而且还会大力支持他。如果他鱼肉乡民、不干正事的话,哼,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哈哈,宁书记真是霸气啊!”楚天齐调侃了一句。
  宁俊琦坦然道:“官场就是这样,随时都有争斗,只不过是看为了什么争斗了,是公心还是私心。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就会有争斗,社会也是因为有矛盾、有争斗,才会快速发展、进步。乡里的事我心中有数,再说了,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同志呢。尤其是楚大乡长很快也会回来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是不是呀,楚大乡长?”
  “你倒挺乐观的,说的也对,但还是要多加小心。冯俊飞那个人我了解,他心胸狭窄、做事阴狠,你不得不防。再说了,身边还有一个做事不择手段的王晓英,一旦他们真联手了,破坏力可是相当大的。”楚天齐不无担心的叮嘱着。

  “我知道啦!楚大乡长。”宁俊琦拉长声音,撒着娇。然后话题一转:“你也要多加小心噢!”
  “小心什么?”楚天齐反问。
  宁俊琦“扑哧”一笑:“小心温柔陷阱,小心美女诱惑呀!”
  “你……”楚天齐急忙辩解道。
  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有人敲门了,挂了。”说完,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收起电话,这才想起,刚才忘了问宁俊琦,究竟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了。想起宁俊琦刚才说过的“百分之零点一的希望”,他心中还是充满了期盼。尽管信心不足,但是好歹还是有一丁点念想的。

  同时,楚天齐总感觉,宁俊琦那句“小心温柔陷阱,小心美女诱惑”,是话里有话。
  五一小长假到了,但今年的长假和党校学员无关,该上课还得上课。但是在这一周没有选修课,每天就是上午半天课,下午的时间可以自由活动。当然了,如果要是出校门的话,还得和班主任请假。
  好多学员利用党校这难得“开恩”的机会,经常向班主任请假,下午出去会友。好多时候,大家也找不到田馨,就用打电话请假,这样更好,省得面对面还不太好说。
  楚天齐没有和很多人一样,出去会友,并不是他比别人有多么爱学,主要是也没人找他。这几天宁俊琦没有打电话,楚天齐也只打了一次,两人匆匆说了几句话,宁俊琦那边有事,就挂了。而且,姜教授、云翔宇、于涛也都和家人出门了,所以楚天齐倒难得的清闲,正好可以静下心来,利用下午难得的时间,完善自己的毕业论文。他的论文还是关于农业的,和他大学毕业时的内容类似,但又有很大差别,主要是侧重点不同,深度也不一样。

  五月四号晚上,楚天齐完成了论文。他想要打电话给宁俊琦,一看时间已经快零点了,就放弃了通电话的打算。长假已经过去四天了,宁俊琦还没来,也没说能来。应该是走不开,来不了党校看自己了,但他还是想试一试,试一试万一她有了时间呢。
  就看明天吧,如果明天还没时间,那她应该肯定是来不了。楚天齐这样想着,回到宿舍,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的课只上了一节,十点就下了。教授刚出去,班主任田馨就来了,这也是在五一小长假期间,楚天齐第一次见到田馨。
  田馨笑咪*咪的看着大家,说道:“同学们,为了学习,五一小长假期间大家也没能正常休假。所以党校领导同意大家现在就可以自由活动,但出党校校门还是要打招呼。明、后两天照常休周末,而且明天晚上可以不归校,只要在周日晚上十一点前回来,就可以了。”
  “田老师万岁,校领导万岁。”好多同学欢呼起来。
  “不要得意忘形,大家要注意安全。”田馨叮嘱道,“组宣委员,做个表格,把明天晚上不归校的人员登记下来,一会儿要出去的也登记一下,一并交给我。现在没有计划,临时有安排的,到时再给我打电话。”
  “好的,田老师。”杨崇举干脆的回答。
  田馨说完就出去了,同学们开始催促杨崇举赶快做表格。

  楚天齐没有和同学们一块起哄,而是走出教室,打电话去了。他下到一楼,来到院子操场上,找了一个有阴凉的地方,拿出手机,开始拨打宁俊琦的手机。
  楚天齐把手机放到耳旁,静等着接通,可号码是拨出了,手机里却没有任何响动。他不甘心,又再次拨打起来,还是没有声音。只到拨打第三遍的时候,手机里才传出一个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的普通话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原来宁俊琦手机关机了,楚天齐又拨打她的办公室电话,一连拨了三遍,都没人接听。又过了有七、八分钟,他再次拨打,还是没人接听。他本想给乡党政办或是别的同事打电话,问一下宁俊琦去哪了,一想又算了,宁俊琦没有休息,不代表别人没有休息。再说了,自己为了私事,惊动别人也不好,况且好多人也未必能知道书记去哪了。
  打不通电话,楚天齐只好回到了教室。此时,大部分学员都对出行情况做了登记,有的人已经离开教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