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也满口答应了,说:“好,放假时间我上省城去,见见华书记和你妈妈。”
  华悦莲心里快乐的笑着,但华子建一点都不轻松,华悦莲可以不懂华书记来开柳林的事情,但华书记自己是懂的,这还都不是华子建一手造成的?
  华子建就不知道这次见华书记会出现什么状况来,说不上人家连门都不让自己进。
  华子建刚刚电话一挂,手机就很快的又响了起来。
  “华同志,你给谁汇报工作,我都打了半个小时了。”电话里传来了仲菲依的声音。
  华子建就开玩笑说:“仲县长啊,首先说一下,我不是同志,我一点都不玻璃,呵呵,你安排的部门都跑完了吗?”

  “少贫嘴啊,我没几个部门,早跑完了,一直给你打电话,老是占线。”仲菲依在那面幽幽的说,也是难为她了,一个县长,走到哪去都叱咤风云的,现在就是打不通一个电话,这人有的时候还怪,越是打不通,她就越要继续打,非要通了看看对方在做什么。
  现在仲菲依也是一样,寒冷的夜色,冷落的节日前,她独自,呆呆的坐在窗前,视线茫茫然地落在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上,一时之间,她恍惚不知所觉。
  她渴望着有一点温暖,虽然房间已经很暖和了,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是那样的冰凉,她没有地方可去,省城很美丽,但她知道这个时候,木厅长是不能陪伴她的。
  仲菲依有点凄苦的说:“子建,可以过来陪陪我吗?我感到好凄凉。”

  华子建没有说什么,他不能推辞,他认为自己是有责任,也有义务在这个寂寞的,漫天风雪的晚上陪陪她,因为华子建是可以理解她的孤单。
  华子建来到的时候,仲菲依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大床上,房间幽幽暗暗地没有任何灯光,仅有一片窗外的飘飘大雪陪伴着她的落寞。
  华子建推门入内,惊觉着室内的幽然无光,他按下了灯钮,柔和的晕黄灯光登时大放光明,照出了她纤瘦凄伧的身影。
  他心一惊,大步走到她身畔,“仲菲依,你怎么了?”她低垂着粉颈,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看着她,没有发现任何的泪痕,可是小脸上浓得化不开的愁意却重重地撞痛了他的心脏。
  “你怎么了?”他憋着呼吸,胸口紧紧塞满了惶急恐惧。
  她再摇摇头,哀怨的眼神几乎揉碎了他的心,“我没事,你也没事,大家都没事……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你怪怪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还是又胡思乱想了?”他拉起她的手,明显地察觉出她的冰凉。
  “唉……”她叹了一口气,眼神欲语还休。
  “你要跟我说什么?”他很怜悯的追问。
  就在这时,他怀里的行动電話倏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追问。他不耐地掏了出,对着来人吼道:“是谁?你这么晚打来最好有足够的理由!”

  “儿子,怎么一开口就这么怒气腾腾的?是谁得罪了你不成?”老爹在电话那头笑谑。华子建早就忙换上了笑容,简单的和老爹说了几句,告诉他们,自己明天就回去了,一定赶的上年夜饭。
  挂上电话,就见仲菲依呆呆的望着他说:“我累了。”
  她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低语道。
  他凝视了她一眼,合上手机有些释然地道:“那你早点睡。”
  仲菲依点了点头,躺进大床窝进了被子的深处。
  听到华子建那和老爹亲热的电话,仲菲依更冷,渐渐地从心凝霜结冰到体外,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飞雪连天的心境里,她的心开始在下雪,一点一滴地冰冻住了自己,她似乎感觉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一个人了。
  她一直屏着呼吸,憋到了自己胸口撕扯般地涨痛了,才允许自己吁出气来,她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掉泪不要哭。
  华子建坐在床边,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他们没有像当初那样疯狂的**,都很温柔,都很轻缓的拥抱住了对方,彼此的体温缓缓的传递给了另一半,这个晚上都是如此,华子建也很奇怪,今天自己一点没有过去的亢奋和激情,有的是更多的爱怜和缠绵。
  华子建搂着仲菲依,低沉的声音轻柔地安抚着地,“乖,你什么都别担心,我会整晚都陪在你身边。”
  他的保证字字铿锵磊落,深深地抚平了她骚动痛苦的心。
  她感激地抬头仰望他,轻柔地道:“子建,是我太多愁善感了,我怎么能够……”
  他止住了她的话,低沉有力地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仲菲依怔住了,泪水静静滑落双颊……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心有多么地痛……远远望去,窗外的黑幕交错成一抹迷离诱惑,她像是辗转沦落了滚滚红尘,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而华子建,只是飘荡过她天空的一抹微云,来了来,走了走,终不复见。
  她还能够奢望什么呢?当初那一段的陪伴该就是终生抹不去的刻骨铭心,等到须道离别的时候,尽管心多么地不舍,还是要强笑对他说再见。
  夜,一点一滴流逝,仲菲依已经呼息均匀平缓地熟睡了,华子建却睁大着眸子,一夜无眠到天明。

  在仲菲依醒来的时候,华子建已经靠在她的身边睡着了,仲菲依就这样看着这个人,红尘中有他,该是自己的欣慰,还是自己的悲哀?生命中种种的际遇,从来只是,来得太迟。
  花开有声,一朵绽放幸福,一朵浸渍苦涩。
  如同世间所有的爱情,长着一样的面目,一半儿是苦难,一半儿是幸福。正如自己的心,一半在漫溢的喜悦里,轻轻诉说;一半在凝固的忧郁里,低低叹息。
  红尘中有他,将会上演一出长久的喜剧,还是一场短暂的悲剧?
  会不会有一幕千古绝唱,响彻环宇?幕落后,是不是后会还有期?自己留恋徘徊;红尘有你,在红尘外顾影自怜。爱痛交加,她有太多的悔恨,她有流泪了,她的泪水滴落到了华子建的脸上,华子建倏然惊醒。
  她擦去泪水,满脸关怀的对他嫣然一笑,抓了抓微蓬松的乱发说:“你醒了啊?”
  华子建笑笑,坐了起来,轻轻地在她额际深情一吻:“你现在的感觉好些了吗?”
  仲菲依感激地点点头,“我没事了,谢谢你昨晚陪我。”

  他凝视着她,温和地道:“不要这样客气好吗?”
  “谢谢。”她爬下了床,轻移莲步走向了浴室,华子建也稍微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离开了,独自回到了县委。
  今天的清晨,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华子建在办公室穿上熨烫好的衬衫和西服,一身潇洒气派地在办公室等待着,虽然刚才他劳累了一回,但现在他却感觉不出疲惫来,反倒觉得是精神百倍,他的脸上也充满了男人的成熟和霸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