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是大货车,而陈珊同志开车一向是很稳健的,但是这次却是追尾,我到现场去了,整个车都钻进了大车底下,很惨,而且车辆起火,别说是文件了,连人都烧的只剩下焦炭了”。齐一航说这话时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丁长生这一路上都在和齐一航谈论孙传河的案子问题以及陈珊的死亡是不是意外,可是丁长生也没有想怎么定性,但是齐一航却固执的认为陈珊死于他杀。
  “前面怎么了?怎么不走了?”齐一航看到省纪委的面包车被拦住检查,而且其他的小型车辆都是拦住检查,无一例外,就连后备箱都不放过。

  “不知道,过去看看吧”。丁长生开着车随着其他车辆慢慢的向前移动。
  “同志,停下车,下来检查,把你的证件拿给我看看”。一个丨警丨察过来懒散的敬了个礼,说道。
  “丨警丨察同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检查这么严格?”丁长生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们的车都是省城的,到白山来干什么?”丨警丨察看完证件又开始盘问道。
  “旅游的,我是海阳县的,回家来看看”。丁长生一口海阳县本地话让丨警丨察相信了,很快就放行了。
  离开这个临时的检查站,丁长生嘀咕道:“看来发生了大案子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我有个朋友在市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只是这样一来,我在白山的行踪就不能保密了”。丁长生说道。
  “无所谓,我们本来也不是来做秘密工作的,要是秘密的来,老百姓哪还会知道我们来呢?”齐一航倒是同意丁长生的建议。
  于是丁长生在路边停车,然后给柯子华打了个电话,但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连着打了两个电话,柯子华都是不方便接听,看来是发生了大事了。
  省纪委来查案子肯定是要和市纪委联络的,包括住的地方都是市纪委给安排的,而且市里看来对省纪委很重视,出面接待的是白山市纪委书记连一成。
  而安排的地方也很特别,不在市区,而是在郊区的一个招待所,但是看起来这个招待所谁都不招待,可能只是一个挂着招待所牌子的纪委办案的地方  。
  “连书记,我们来的时候遇到了严格的盘查,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了?”
  “哼,这次还真是大事,昨晚市区发生了一起恶**通事故的案子,白山区区委书记孙传河身受重伤,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怎么,这件事你不知道吗?”连一成奇怪的问道。
  “没有啊,这事也没有媒体报道”。齐一航奇怪道,按说这么恶性的交通事故,而受伤的又是一个大区的区委书记,那媒体怎么会没有报道呢?
  那么结论只要一个,那即是有人可以的封锁这个消息,那会是谁在封锁这个消息呢?

  “看来我们有晚了一步,已经有人向孙传河动手了,本来陈珊同志牺牲时我就在怀疑这件事,现在看来,交通事故不是单独的个案,陈珊同志的牺牲不是意外,长生,你怎么看,哦,对了,忘了介绍了,连书记,这位是丁长生同志,也是你们白山人,现在是我第三室的副主任了”。齐一航想连一成介绍丁长生道。
  “丁长生?莫非是海阳县出去的丁长生?”连一成一笑,问道。
  “连书记,叫我小丁就行,我这次算是回到家乡来了”。丁长生客气道。
  “长生同志,你可是咱们白山市出去的年轻才俊啊,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当时海阳县的一号公路是你最先倡导的,海阳县有现在的发展规模,这都是得力于一号公路的建成通车,不得了啊,怎么,什么时候去的省纪委啊?”连一成是纪委书记,曾经长期给司南下做副手,丁长生在司南下手下工作,他是知道的,而且司南下也时常提起丁长生,可是连一成却不知道丁长生什么时候离开了湖州而去了省纪委。

  “也是最近的事”。丁长生显然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所以说话也是言简意赅,绝不可以暴露出自己的近况,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打听,我是不会贴这么紧的。
  而且地方上的关系盘根错节,齐一航是省纪委的,他对白山市了解多少,对眼前这位连书记了解多少,这都是很不好说的,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连一成不比齐一航的官大,但是齐一航来自省里,纪委的双重领导体制决定了下面纪委对上级纪委的尊重。   
  “孙传河怎么会这么巧被人撞了呢?”齐一航问道。
  “这件事我也不清楚,市局已经成立了调查组,而且肇事者逃逸,到现在都没抓到,而且据说那辆拉混凝土的大罐车还是偷来的车,这才是这件事的蹊跷之处,孙传河这事没那么简单”。连一成说道。
  不用连一成说,任何人都明白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只是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事,那就没人知道了。
  “那我们现在能见一见孙传河吗?相信他有了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应该会明白,要是不和我们合作,他还会时刻面临危险”。齐一航说道。

  丁长生在一旁没插话,心想,要想让孙传河与纪委合作,这事恐怕是与虎谋皮罢了,混到白山区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不说其他的事情,厉害关系还是能看的见的,只要那些人想让孙传河闭嘴,不单单是交通事故这么一条路可走,所以齐一航的话无疑是没人会听的,就算是连一成也不见得会同意他的意思。
  可是这个案子既然是省纪委来办,连一成只是在一旁协助,那么就没有必要非得事事挤在前面,说句不好听的,人家省纪委的人未必会领他的情。
  “可以,我去安排这事,另外,省纪委的同志要是出去的话,最好是不要单独出去,齐主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有些人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吹出来的”。  连一成一脸担心的样子,说道。
  “我明白,谢谢连书记,我会让他们小心的”。齐一航笑笑说道  。
  送连一成出去的时候,丁长生没有跟出去,自己只是个副主任,有齐一航陪着就行了,自己本来和白山市就有各种说不清的关系,所以这事还是撇清比较好。
  过了一会,齐一航回来了,坐在丁长生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问道:“长生,你怎么看这事?”
  “嗯,看来我们这次来任务不轻啊,我们来的人是不是少了点?”丁长生皱眉问道。
  “人不在多,在精,我带来的这些人都是查办案子的高手,有丰富的经验,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出不去了,可以预见,只要我们出去,就会有人跟着我们,那么我们还搞什么调查,谁还敢跟我们谈实际情况?而且白山市现在的局势,看来是有人铁了心要捂盖子了,本来从孙传河这里就可以将盖子揭开,但是现在怕是不成了,不但现在孙传河不敢开口,就是到了省里估计也是一样”。齐一航担心的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他预见到自己可能呆在白山的时间不会短,但是自己身上的那封信还要及时送给宇文灵芝呢,要是晚了,恐怕又会有其他的变化。
  “连一成这个人怎么样?可以信得过吗?”丁长生把话题扯到了白山市纪委书记连一成身上,这个人给丁长生的感觉是深不可测,也许是自己看人的本事差,也许这个人本来就不容易让人看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