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主任也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还是在齐一航隔壁,不过看起来这个办公室好像是有人用过,至少给人的感觉是刚刚收拾过,但是旧主人的痕迹还没有完全被抹去。
  “长生同志,我先提前和你说一下,纪委的办公室很紧张,这间办公室是我们一位同事用过的,你要是觉得不习惯,我可以和你换一换”。齐一航显得很为难似得说道。
  “为什么要换,我看很好啊,有这个条件不错了”。丁长生在屋里看了一通后说道。
  “嗯,其实这位同志是牺牲在岗位上的,去世不久,所以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收拾呢”。齐一航显得很沉痛的样子,不过这让丁长生感觉到意思异样,齐一航说的是因公殉职?

  “哦,在这里去世的?”丁长生反问道。
  “不是,是车祸,在办案的路上遭遇了车祸,而且还是回来的路上”。齐一航说这话时,双眼噙满泪水,看得出,齐一航和这位纪委的前辈应该是感情匪浅。
  “意外还是……”丁长生感觉到可能事情没那么简单,问道。
  “怎么说呢,在出事前他给我打过电话,说是有了重大进展,但是回来的路上就出了车祸,连人带文件都没了,你说这能是普通的车祸吗?”齐一航悲愤的说道。
  “你怀疑是有人故意制造了这起车祸?那丨警丨察怎么说?”丁长生奇怪道。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但是就是没有证据,而且所有的案件证据都在车祸中被付之一炬了,现在只能是重新开始,但是机会却已经没有了”。齐一航很是愤懑的说道。
  “真是够猖狂的”。丁长生幽幽叹道。
  “你第一天来,本不想和你说这些,但是事实上是我们三室是整个纪委中力量最薄弱的了,陈珊去了之后,我们三室更是元气大伤,明天等我通知吧,我们再次去一趟”。齐一航说道。

  “好,我等你通知”。丁长生没问去哪里,也没问是什么案子。
  丁长生在椅子上坐了半天,才想起来今天连个杯子都没带,想喝杯水都没有,自己这个副主任看来还真得自食其力了。
  路过大办公室时看到里面十几个人都来忙碌着,丁长生溜出了纪委这个楼层,去了统战部的楼层,既然来了,就得去石爱国那里报个道,而且昨天打电话时石爱国意犹未尽的样子,看来还有事没说完。
  “石书记,您忙着呢?”丁长生敲敲门走进了石爱国的办公室。

  “嗯,报道完了?”石爱国摘下老花镜,说道。(.
  “完了,这不是来找你讨杯茶喝,纪委真是清贫啊,连水都没有”  。丁长生开玩笑道。
  “那里有水,自己泡茶吧,慢慢你就就会习惯的,你呀,在下面散漫惯了,到纪委拴拴笼头也好,收收心,自己做的事要心里有数,千万不能违规违纪,一旦走出那一步,再想收回来就完了”。石爱国再一次告诫丁长生道。
  “书记,我记住了,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丁长生一本正经的说道。
  “湖州的情况怎么样?”石爱国还是很记挂着湖州的发展形势呢,所以每次丁长生来,他都会问一问情况。

  “除了开发区,其他都还是那样”。丁长生实话实说道。
  “唉,以前省里都传言,包括一些省里的领导都认为司南下会搞经济,但是现在情况怎么样?一目了然吧,邸坤成一直都是跟着安书记,没有真正的发展经济的本事,现在湖州的情况,恐怕比以前会更糟”。这里没外人,所以石爱国说话也很随便,一句话就把湖州的一二把手给评价的很不上台面,丁长生也只能是听着,不敢发言。
  以前丁长生是身在其中,但是这次不同了,他也能站在全省的角度上去看湖州的发展,的确是这样,现在开发区的一枝独秀其实是不正常的,按说其他的县市区都应该是齐头并进,但是单纯的依靠外资的驱动,使得湖州经济发展极不均衡,这就像是汽车的四个轮子,本来是四驱的,但是现在只有一个轮子是转动的,那汽车还不得原地打转?
  “现在看来,都没有好办法,大趋势就是这样,要是不能找到新的增长点,今年湖州的排名恐怕还不会很好”。(. 道。
  “光靠投资驱动的经济长不了,毕竟投资是有限的,不能永远不停的投下去,必须让老百姓自己找到可以赚钱的营生,这才是发展的推动力,老百姓有钱了,他们才敢花,其他人就业才能得到保障,现在是高呼发展内需,但是内需是谁?还不是让老百姓花钱?但是事实上呢,老百姓不敢花,要留着供孩子上学,看病,买房子,花了就没了,这种情况下怎么敢花钱呢?”石爱国叹息道。
  但是事实上,石爱国说的这种情况不是湖州一个地方存在的,是大范围如此,房价涨,菜价涨,看病涨,什么都涨,但是工资不涨,收入不涨,谁敢花钱,虽然存在银行里也贬值,但是至少还能看到票子吧  。
  但是让司南下头疼的还不止是经济发展的事,而是一大堆,看着面前的唐玲玲,司南下的心里窝火程度不亚于当时在会议上面对丁长生自己辞职时,那个时候他就是强忍住没发火,但是这一次的确是忍不住了。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昨天不汇报?”司南下质问唐玲玲道,他是从林春晓那里得知丁长生已经走了,而且还去了省纪委,这是什么节奏?司南下就算是脑子再浑,可是这一刻却是清明的。
  “这很重要吗?一个在湖州没有了任何职务的人,他想去哪里,那就让他去呗,难道我们湖州还给他安排了其他职务?”唐玲玲也不甘示弱,说实话,她对司南下意见很大。
  像是这种情况,一个领导要是不能保护自己的下属,不能给自己的下属一个很好的解释和安排,单纯一味的免职处理,这多让人心里憋气,就像是林春晓说的那样,这会凉了下面干部的心。

  林春晓本来是想今天去找丁长生谈谈的,但是打电话时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唐玲玲的办公室里,根本没有泄露给其他任何人,这可能是湖州历史上干部调整保密工作做的做好的一次了。
  “你这是在指责我吗?唐玲玲,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司南下脸色阴寒的说道。
  “司书记,你不用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如果你觉得我不称职,你也可以把我免了,丁长生这件事是省委组织部和省纪委组织部的人一起来的,我也只是个传达的作用,这件事你左右不了,我也左右不了”。唐玲玲很不客气的对司南下说道。
  对唐玲玲来说,她的确是不用看司南下的脸色,因为在私下里,她的阵营早就向仲华偏移了,而她看的出,司南下之所以打着为丁长生好的旗号将丁长生拿掉,这其中不乏是趁机剪除仲华臂膀的用心,丁长生的能力有目共睹,开发区搞的有模有样,如果新城区再成为第二个开发区,那么丁长生将来的进步不可限量,那么仲华在湖州的助力可想而知。
  再说了,自己能和仲华比吗?仲华的后台有多硬自己不是不知道,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将丁长生踢出湖州,那么仲华还能依靠谁来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钱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