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答应一声,告别了华子建,继续投身到编造工程中去了。
  离过年很近了,华子建忙的都快飞起来了,最近还老是有人来找他,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乡长,厂长,经理,老板,和想要晋升的干部,给他不断的送来了过节费,礼品。
  华子建也不怎么推辞,懒得多费口舌,烟酒留下自己享用,红包就用老办法,把财政局的肖局长叫过来,打个条子,进了财政收入,在收红包的时候心里就想:你们钱多,尽管送。

  今天酒厂的马厂长也来了,见了华子建就一阵的狠拍,最后拿出了两条烟,两瓶酒,一个红包,华子建就问他了:“你这些东西和红包的钱从那出的,要是你们厂里的就拿回去,要是你自己的我就收下”。
  马厂长的钱当然是单位的,这是每年都有的项目费用,他就说:“我这钱是我厂长固定招待费里面留下来的,你不要,那我也要花掉”。
  华子建也知道现在企业好坏不说,但企业领导都有一个固定比例的请客招待费用,他给自己比他拿去泡小姐好点,至少不会染病,还可以为县财政出点力,也就照单收下了。
  马厂长见华子建收了红包就又奉承了一会说:“书记啊,我发现和你在一起我进步挺大,要是经常见到你,我肯定会各方面有所提高”。
  华子建知道他在拍自己,也不以为意,就说:“好啊,那以后你经常过来转转麻。”
  马厂长见有了缝隙就小心的说:“厂里忙没时间经常跑啊,我在酒厂呆了10多年了,要是可以调到机关多好,听说经委刘副主任开春就退了”。
  原来这小子是想谋那个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位子,华子建心里笑笑,就对马厂长说:“我还想提你做副县长呢,但我才来多久,我一来就明确说过短期之内县上干部不做大的调整,你小子想让我自己扇自己嘴巴”。
  马厂长忙说:“不是不是,我也就是这样一说。”
  华子建拿起那红包又说:“看来这红包不好收啊,你还是带回去算了,免得让你失望。”
  马厂长那里敢再拿回去,一溜小跑就失去了踪影。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仲菲依来电话问今年过年看望老同志的标准是多少,华子建过去也没经手过这样的事,就让她按去年的标准走,不过专门强调了下,给老同志拜年买的酒,就从洋河酒厂买。仲菲依就开玩笑说:“华书记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华子建听到她的玩笑,就说:“那是,当然不能乱流”。
  仲菲依在那面想想的这个话不太对头,但一时也想不出那里有问题,华子建就把电话挂断了。
  过了一天的时间,华子建就把县上的常委们召集到了一起,研究了几个洋河县比较亟待解决的问题,在会上也大概的谈了谈在年后对五指山以及温泉等地进行开发的构想,大家听了都是很振奋,要是这两个地方可以开发成功,以后洋河县就可以扭转目前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结构,从而获得更多的经济来源。

  同时在这次会上,汪主任就把准备抽调公丨安丨局的向梅同志到办公室的问题提了出来,他当然是说了几个必须,几个重要性,最后说:“....为加强我县的经济开发工作,我再次特请各位领导,能够同意向梅同志到办公室来工作。”
  华子建是不用说了,在汪主任的整个发言中,他都是笑咪咪的看着汪主任,这也是今天汪主任越说越精神的一个原因,在过去,汪主任是很少这样长篇大论的发言的,按他的排名,也轮不到他叽哩哇啦的说着一堆,但今天的情势不同,大家也明显的看出来他的讲话是有恃无恐的,所以所有的常委都很耐心,都很专注的听着他的讲话。
  组织部的马部长在汪主任讲话刚一结束,就表态了:“汪主任这个请求我看是成立的,他们办公室也真的缺员严重,我们洋河县在以华书记为首的领导下,现在已经迈入了一个快速和崭新的时刻,办公室的工作更为重要,要起到领导参谋和协助的功能,我同意汪主任的提议。”
  马部长也许能猜到一点华子建为什么要这样急切的解决向梅的问题,因为他是知道向梅底细的,但这就不是他考虑的事了,他只知道华子建有这个需要,所以,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那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华子建果然对他也很温柔的笑了笑,这让马部长犹如是沐浴在春风之中,那颗心就在刹那间感到了熏熏欲醉。
  在马部长讲话一开始,冷县长就心里一紧,这个名字对他也太重要了,自己前一段时间实质上全都是围绕着这个名字,但就在这一刻,冷县长知道,自己的计划和期待都将成为泡影,华子建已经成功的破解了自己的招数,就像是自己挖了个陷阱,上面盖上了茅草,而华子建却用一根很细的小棍,把这盖在上面的茅草都挑开了,那个洞固然很大,但洞口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冷县长沮丧的看了一眼华子建,不料想刚好就和华子建的眼光交织在了一起,在华子建那略带几份嘲弄的眼神中,冷县长感到了失败,这样的结果让他不能接受,但又无可奈何。

  其他几个常委也感觉到今天这个马部长和汪主任的反常,按说坐在这里的两大首脑都未曾发话,他们怎么如此笃定的表示了赞同,其间自然是有很多猫腻在里面了,再一想,他们不可能是为冷县长说话,因为他们本来就和冷县长不是一个派别,那么他们两人在为谁在说话呢?毫无疑问,是为华子建了。
  这个结论一旦得出,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说了起来,而且都是毫无例外的表示了支持,
  华子建看着大家一个个急慌慌地表白发言,惟恐落到别人后面的样子,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舒坦,不仅舒坦,而且滋腻。这种舒坦而滋腻的感觉,他已经好久没有了,他已然对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今天这舒坦而滋腻的感觉重又获得,让他心里鼓鼓涨涨的好不满足!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热闹异常,笑声朗朗,低眉顺目之人环绕四周,恭维奉承之声不绝于耳,使得会议室里的味道变得很复杂,很不同寻常,很有些撩拨人心,他在这样的环境里陶醉了,也兴奋了。
  华子建就笑了,他说:“看来这个人今天是一定要通过了,你们都这样说,那一定有道理,我们一贯的原则就是民主嘛,那我也只好同意了,旭辉同志,你的看法呢。”
  华子建收起了嘲弄的表情,很自然,也很认真的对冷旭辉问。
  在华子建的心里是期望冷旭辉不同意的,按照一般人的习惯,按照敌人同意的,我就坚决反对的理论来说,冷旭辉是应该站在反对的立场,那就刚好,自己也有了点回击冷旭辉的题材了。
  但华子建的心里又很显然的知道,这个理论在冷旭辉身上是不适合的,因为冷旭辉不是笨蛋,他的智商未必逊色于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