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35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死了?”马承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说道。
  张小蕊拉住叶少阳,战战兢兢的说道:“师父啊,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幻象啊,不是说比武的吗,可这……”
  “接下来就是了。”叶少阳从包里摸出一包黑色的东西,朝胡威砸了过去。
  邪神被诛,胡威本人也好不到哪去,双手撑在膝盖上,刚要喘口气,眼角余光看到一个漆黑的东西打过来,本能的一掌拍过去,结果“啪”的一声,手上一凉,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
  黑狗血!而且是加了……大粪的黑狗血!
  胡威浑身顿时凉透,踉跄后退,转头看去,“杨兄弟”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你……果然是奸细!”
  叶少阳笑笑,现在没必要再隐瞒身份了,于是伸手撕去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胡威浑身一颤,又惊又怒:“叶少阳!”

  叶少阳笑着点点头,“怎么样啊胡师兄。”
  “你……”胡威心中念头飞转,很快想明白了大概,咬牙说道:“叶少阳,亏你还是茅山弟子,名门正派,居然也用这下三滥的手段!”
  叶少阳淡淡一笑,“对付你这种人渣,任何手段都不过分,不过你也挺能啊,居然干死了鬼军师。”
  胡威重重的叹了口气,抬起头,四十五度角向上,可惜那里不是夕阳,也不是皓月星空,而是黑洞洞的一片岩石。
  胡威挺身负立,摆出一副枭雄末路的姿态,长叹道:“想我胡威一生机关算尽,没想到会栽到你小子手里,真是时不利兮……”
  “停停,别装比了,我这就弄死你”叶少阳向他走过去,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猛然回头,看到融鬼柱上的水银墙正在哗哗下流。
  阵法被破,生气灌入,终于打开了融鬼柱的封印,在叶少阳眼皮底下,无数恶灵小鬼挣脱水银束缚,犹如脱缰野马,一股脑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有些在墙上或地上爬,有些直接飘过来,场面看上去带有一种极为震撼的既视感。
  叶少阳推了张小蕊一把,“别傻站着了是,去清理门户!”

  “遵命!”张小蕊飞身朝那些小鬼冲去。
  叶少阳一把拉住她,“找死啊你,这边!”
  张小蕊愣了一下,才知道他是要就去对付胡威,眼前一亮,“叛徒受死!”冲过去,双手叉腰看着胡威,“我问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茅山!”
  听了这话,叶少阳差点昏倒。
  胡威更是郁闷,皱眉道:“什么?”

  张小蕊突然出拳,一拳打向他胸口,出手极快,胡威又全然没有防备,当场中拳,“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喂,你怎么不还手,本女侠不打不还手的人!”张小蕊皱眉看着他。
  “还手,我还手!”
  胡威咬牙说道,他虽然法身被破,但身体并未受损,当下使出了茅山体术,向着张小蕊反击过去。
  张小蕊见他出招凶悍,作为武痴的她眼前一亮,当下大叫一声:“黑虎掏心!”探身而上,使出浑身手段,与之周旋缠斗起来……

  叶少阳摇了摇头,心想这胡威也真够可怜的,先是莫名其妙被鬼军师暴揍,不得已才请出邪神上身,几乎耗尽毕身法力,干掉对手,现在又被一个小姑娘打到吐血,真是有辱他茅山北宗传人的身份。
  马承看到那么多小鬼来袭,当场吓得双腿发软,一把抓住叶少阳的胳膊,问道:“叶少阳,现在怎么办?”
  “回家睡觉。”
  “开什么玩笑!”马承惊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说,遇到这种情况,让我找地方躲起来,你去应付的吗?”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你记得这么清楚,还来问我?” 
  马承无语,四下看了一眼,找到一处岩壁的夹角,躲了进去,拿出叶少阳之前给的貔貅印,捧在手里。
  叶少阳立刻上前,摸出雕母大钱和两枚铸母钱,品字形丢在他脚下,在前方拉出两道红线,系在三枚铜钱上,嘱咐道:“站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出来了。”
  说完转过身,从背包里抽出天风雷火旗,迎风一抖,如同一团烈火。
  念了一遍风雷火咒,冲入众多小鬼之中,随着旗子上下挥舞,以罡风封住鬼气,天雷火雨,不断打向众小鬼。
  这些小鬼虽然有些修为,但在茅山至强法器面前几乎没什么抵抗力,顷刻间死伤大半,只有裂头还稍作抵抗,不过因为受伤的缘故,它的实力也大不如前,只做游斗,不敢正面对抗天风雷火旗的神威。

  等众多小鬼收拾干净,裂头无处躲藏,后路被封,不得不与叶少阳形成对峙之势,脑袋再一次如花瓣裂开,中间长出那个如同蛇颈一样的东西,睁着一只流血的独眼,怨毒的望着叶少阳。
  “再有两三年,你能成大气候,现在早了点,可惜。”叶少阳淡淡说道,右手执旗,左手结印,口中咒语念动:“一念神威,天雷滚动,罡风乍起,火雨兜转,急急如律令!”
  双手挥舞天风雷火旗,在罡风助势之下,旗子突然红光大方,瞬间涨到数十倍大小,犹如一道烈火燃烧的长刀,对着裂头劈了下去。
  裂头后退两步,脑袋摇动,独眼不断眨动,一股股鬼气向上萦绕,形成一个巨大的婴儿影像,拔地而起,带着一种绝望而决然的神色,冲向天风雷火旗。
  “轰”的一声,旗杆晃动,鬼影瞬间破碎,裂头发出一声惨叫,向侧面跳开。

  “现在想跑,晚了。”
  叶少阳冷哼一声,旗杆一抖,旗帜猛然展开,从长刀的形状猛然变成了一把扇子,将裂头兜在中间,口中喊道:“瓜瓜快出来!”
  旗帜猛然收紧,在封口的一瞬间,一道鬼影从其中弹射出来,滚落在地上,口中大叫:“老大你早说啊,我还躲在它体内,打算配合你内外夹攻呢,你这倒好!”
  叶少阳不理他,欺身上前,运用茅山云手,将天风雷火旗以最短时间折叠起来,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天风雷火旗被叠成了一个八角荷包,里面有个什么东西不断耸动,似乎是想冲出来,但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
  八角荷包被叶少阳托在手中,就等于是一个八卦星盘,叶少阳右手竖起二指,按照雷部天罡三十六星的方位,在星盘上不断点动,口中快速念咒,待到最后一个星宿点完,化指为掌,用力拍打在荷包表面,手背翻滚三道,捏紧荷包下角,向上一折一带,开了一个小口,冒出一股淡淡的黑烟,随即散去。
  裂头鬼子,在天风雷火旗中生生炼化了,连精魄都没剩下。
  瓜瓜在一旁看着,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一幕看上去平淡无奇,实际却是凝聚了道法中的诸般神妙:裂头是炼魂之鬼,并且魂身合一,可以暂时杀死,但只要一缕精魂还在,就能不断衍生,几乎没有办法诛灭。
  胡威费了那么大的工夫,在地下室布置阵法,为的就是创造出一个不死之鬼,没想到叶少阳居然用天风雷火旗隔绝天地之气、招引雷部三十六星,生生将它炼化成一股熵气,而且这过程前后加起来半分钟都不到,简直……帅呆了。

  “老大威武!”瓜瓜像个孩子似的拍手大叫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