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7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里话,我只是很担心罗香月能不能扛起这一摊子来,丁长生虽然年轻,但是他是个男同志,能闯能干,罗香月一个女同志,能有丁长生那本事?”司南下摇头叹息道。
  “是啊,有句话我本来不想说,但是您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能说了,在我来之前,不单是罗香月找过我,就连丁长生也给我打过电话了,他举荐的也是罗香月,他说,罗香月虽然年轻,但是本事不差,而且做事泼辣,只要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继续走,搞好企业服务,开发区的发展不是问题”  。林春晓叹口气说道。
  丁长生确实是给她打了电话,但是说的却不止这一件事,除了开发区的问题,最多的还是新湖区的问题,丁长生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他不当区长了,那么以后的事也找不到他,只是新湖区那么多教师的工资和公务员的工资都还欠着呢,这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因素,希望市里能考虑到这个风险。
  而且对于自己的搭档杨程程,丁长生直接告诉林春晓,这个人很奸很滑,而且很会做表面文章,对区里的事情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这一点希望市里能引起重视,万一因为工资的问题再酿成群体性事件,那解决的难度就太大了。
  “他的手倒是长,还管得着下一任是谁?”司南下脸色非常难堪的说道。
  林春晓焉能看不出司南下在生气,但是她是司南下的亲信,何谓亲信,那就是既要报喜,更要报忧,领导忙,不可能顾及到方方面面,但是作为下属的要是提醒不到,万一出了事,那就是你的责任,因为你的瞒报而耽误了决断时间,后果是什么自己去想吧,黑锅你不背谁背?
  所以有事汇报领导是最精明的选择,既然他比你的官大,比你拿的钱多,那么他就应该承担更多的风雨。
  “书记,我觉得丁长生说的有道理,虽然这小子犯浑,但是却没有一拍屁股走人,一来是对工作负责,但是更多的我认为他是在为那些投资商负责,其实,书记,要不我去劝劝他,让他留下来?”林春晓今天的话可谓是大胆至极了,领导不喜欢的人,你居然想去劝他留下来,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觉得湖州离了丁长生就不能转了?”果然,虽然林春晓说话很是小心,可是还是引起了司南下的反弹。
  “不是,书记,丁长生这个人我还算是了解的,有脾气,但是却不是坏人,在海阳时,他是替人背了黑锅,当时我很后悔没能留住他,事实证明,这小子就是能折腾,但是他有底线,这样的人不多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把他撸了,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我们不做挽留,会伤人心的”。林春晓可谓是苦口婆心,在湖州,也许只有林春晓敢这么和司南下说话了。

  其实这话又何尝不是司南下心里的意思,但是是人都是要脸面的,作为领导,脸面更值钱,所以即便是司南下是这么想的,却也不可能去这么做。  
  在他心里,丁长生这个人是能做事,但是也更难管,桀骜不驯,凡事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顾全大局,像新湖区广场这件事,那么多钱都投进去了,就差这点钱吗?
  虽然那是刘成安那个混账搞的鬼,可是有时候做事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你不在这个位置上了,不是正合了某些人的意了?所以,丁长生这次的反应的确是不适合在官场继续走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
  当然了,这是司南下对丁长生的评价,平心而论,司南下是感激丁长生的,因为他不但时常给自己带点治疗风湿的药,更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司嘉仪一命,这是没法还的情谊。

  可是,一码归一码,太多人情债的人也不适合在官场混,因为你不还,人家说你没人性,但是你还了,那就是违反原则,可是丁长生要司南下还过吗?
  “好吧,你和他谈谈,晓以利害,该怎么说你知道吧?”司南下虽然心里极其不愿意林春晓这么做,但是还不得不同意林春晓的建议。(
  林春晓是自己的心腹,这一点林春晓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如果她的建议不答应,可能也会凉了她的心,而且林春晓一直都觉得亏欠丁长生,这也算是给她一个机会。 WWW. 只是怕这是林春晓的一厢情愿而已,看人,司南下比林春晓要透得多,他早就看透了丁长生,这小子非常的记仇,但是也非常的感恩,他的眼里只有石爱国,恐怕连仲华都得靠边站了。
  等到林春晓走了,司南下长出一口气,这些日子麻烦事的确是太多了,一件接一件,既要防着明枪,还要躲着暗箭  。
  无事一身轻,虽然自己还没有正式离职开发区的主任,但是却不再管那些事,让罗香月尽快进入角色,既然要放手,那就放的彻底一些,他要走的消息迅速的在他的圈子里传开了,这些天光是吃饭就吃不过来了。

  丁长生的离开,有人高兴,就有人失落,何红安和华锦城无疑就是失落的那些人的代表。
  自从丁长生发现在洗澡时谈事很方便后,这家伙时不时就邀请人到澡堂子里谈事,何红安和华锦城都习惯了,而且因为丁长生的牵线搭桥,何红安和华锦城合作的很愉快,世纪锦城公司的资产基本都是优良资产,这也是何红安愿意和华锦城合作的原因,所以华锦城的贷款都是批的最快的。
  “丁区长……”华锦城坐在池子的一角,叫道。
  “别叫丁区长,让人家撸了”。

  “丁主任……”
  “也别叫丁主任,辞了”。
  “那我叫你什么,总不能叫你名字吧?那多不尊敬哪”。华锦城说道。
  “哎,叫名字好,这当了领导,多少年都没听到有人叫我名字了,当了官,名字就成了忌讳了,你说建国多少年了?改革多少年了?这个思想还是改不过来,解放前叫老爷,叫大人,现在叫官职,反倒是父母给起的名字没人叫了,说起来真是让人感概啊”。丁长生一边泡着澡堂子,一边和华锦城谈起了人生。
  “那个,丁……老弟,你这一走,我怎么办啊?”华锦城叫了半天还是没叫名字来,叫了一声老弟。
  “何叔,你听到了吧,老华这是在给我下套呢,耿长文说你是黑社会,说我是你的保护伞,你这里说我走了你怎么办,感情我真是你的保护伞啊?”丁长生笑问道。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头狼可还盯着我呢”。华锦城担心的说道。

  “你不是喂饵了吗?怎么?没咬”。丁长生问道。
  “嗯,试了几次,这一点上那小子扎的很紧,油盐不进,看来这一招并不好使”  。华锦城担心的说道。
  “是啊,都是干这一行的,警惕性高也是自然,不过,我劝你,这段时间还是躲躲吧,我觉得他不会这么一辈子盯着你,过段时间就好了,再说了,你这么大老板,出国度度假,国内的事遥控一下不就行了,你要明白,他是要从你的嘴里掏出话来,而不是说你是黑社会就是黑社会了,明白吗?”丁长生劝解道。
  华锦城年纪大了,死守着湖州不愿意离开,但是树挪死,人挪活,你就非得守着这里不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