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以前我和文浩在一起,我就告诉了他。我表妹回来,他是从我妈嘴里知道的。”
  我说:“话说,你妈也真是的啊,怎么就那么蠢呢。”
  贺兰婷说:“文浩能说会道,把白的说成黑的。”
  我说:“好吧,那是你们家自己的问题,你们慢慢解决。文浩呢,我来解决。”
  贺兰婷说:“我表妹你打算就这样算了?”
  我说:“是吗,如果发生了关系,就要娶了的话,那我先娶了你好不好。”
  贺兰婷一咬嘴唇,我就知道她准备要对我动手。
  我跳开两步,说道:“你表妹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从小在西方长大,肯定没你那么传统。受过西方教育的女孩子中,我发现你绝对是最传统的那个。这也是好事。”
  例如黑明珠,她也是在外国待过的,她对待感情的态度,就和贺兰婷截然不同。
  我就纳闷为什么贺兰婷那么的传统。
  不过呢,也好,谁如果娶了她,绝对是福气,她不会乱来。
  但是,她有很强的控制**,会把自己的男人掌控在手中,动弹不得。
  想想就憋屈。

  贺兰婷说道:“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我说:“行吧,那我可以走了吧。你表妹还说什么报警呢,真的报警,那我不完了。”
  贺兰婷说:“你必须要和她说清楚你再走!”
  她一把把我扯进去了房间里。
  贺兰婷拉着我面对着她表妹,我对她表妹说道:“表妹,其实我是你表姐的表弟,那你也是我表妹?大家都亲戚一场,不如这个事就这么算了,大家洗把脸忘了吧。” 》≠》≠,
  贺兰婷揪住我,说:“洗把脸!忘了?”
  贺兰婷表妹说道:“表姐,他,他并没有对我做了什么。昨晚,昨晚他伸手来时,他自己又睡着了。我,我也困了,就抱了他睡。”
  我说:“哦!听到了吧,原来是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那就好了。”

  是吧,我昨晚好像明明记得我动了她了啊,难道是喝醉后的半醒半梦游动了她,但其实是没搞成的。
  可是昨晚那什么酒,什么"mi yao",搞下去了真的全身又热又**,但到底有没有碰她,我脑子里觉得是有的,可是感觉,就像和黑明珠那晚一样,到底有没有,我都不清楚了。
  贺兰婷说道:“你确定?”
  贺兰婷表妹说:“嗯。”
  这其实就是一个外国的女孩,从小在国外长大读书生活成人,难怪开口说话的,都带着国外的口音。
  而且时不时的爆出的都是流利的英文。
  好在没有发生什么。
  不过也不能确定有没有发生了。
  女人的心本就是复杂的,兴许她本身就不想报警,但是不威胁着报警,感觉就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和我了一夜,女人有时候就是要的所谓的不能让人把她看成**的那面子。
  所以,我们泡妞的时候,明明她都愿意来开房了,但是太着急,她反而拼命的不愿意,因为怕我们认为她是**。
  好吧,既然没事,我就走了。
  我说:“那我走了,拜拜,又要迟到了。你们两个有什么事,你们两个慢慢解决。”
  我马上走出去。
  贺兰婷没追上来了。

  估计是安慰她表妹去了。
  什么表妹,关系真是复杂。
  文浩,这家伙怎么一点都不怕我,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那就,让他付出一些代价吧。

  为了得到贺兰婷,他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杀我都敢做了。
  那我为什么还要放过他!
  和文浩的斗争,战争,应该是以一边死了才彻底结束。
  不过,谁让这贺兰婷那么漂亮,吸引到人家对她都疯了。
  追她的人被她用计赶走了一批又一批,但却无法彻底的赶走文浩这死苍蝇。
  我到了楼下的时候,走出去拦计程车。
  没想到,贺兰婷的车子停在了我身旁。
  这次,她不是要撞死我。
  她叫我上车,叫我上车是不用出声音的,她用右手食指指着我,然后勾了两下,示意我上车。

  我上去,还没关门,她就一下子抓住我的头发**:“为什么为什么!”
  我的头发被她扯着,疼啊!
  我喊道:“好疼啊姐姐!”
  她却不停手,不停的扯,像是女人之间那和**抢老公的打架。

  我抓住她的手:“为什么打我!”
  她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你。看到你就生气!”
  我说:“你给我放手。”
  她说道:“你是蠢货吗。让人这么陷害那么容易!”
  我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已经知道了人家要害我,跑的时候摔倒被抓了!你给我放手,不然我就!”
  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
  弹性太好,不懂形容。
  啪。
  啪。
  两巴掌。
  打得我脸都在震动了。
  我捂着了脸。
  她骂道:“我杀死你这个畜牧。”
  我连畜生都不如,直接是畜牧了。
  她从门那儿拿了一根防狼电击棒,我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开了后直接要电我,幸运的是我一下子就拍飞了她手里的电击棒。
  然后她又抓住了我的头发:“我让你乱摸我!”

  我说:“你不放手我就继续!”
  两人拉扯着。
  一位老大爷停着我们车边,看着我们两个打架。
  老大爷好心的劝道:“小伙子,小姑娘,夫妻之间有什么不能好好解决的,非要动手呀。”
  贺兰婷说道:“滚!要你多管闲事!谁和他是夫妻。”

  我说:“你连老人都骂。”
  老大爷叹气摇摇头,然后说:“小伙子,要不要我帮你报警啊,你老婆真是凶。”
  贺兰婷骂他道:“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滚。”
  我说道:“你那么没礼貌的!”
  贺兰婷终于放开了我的手。

  然后直接启动踩油门,车门都没关。
  车子飞速开出去,我急忙把车门关上了。
  我说道:“不要命了?你不要命我还要呢。你说我得罪你什么了。”
  贺兰婷说道:“她是我表妹。”
  我说:“那我不是也没和她什么嘛,她自己都作证了。”

  贺兰婷说:“你们有没有脱完了衣服睡?”
  我说:“这个,好像有吧。”
  贺兰婷一个急刹车,然后说:“滚下车。”
  我说:“妈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她今天是真的疯了,我可不和她一起疯。
  赶紧下车,然后看看后面,真怕她追着上来撞死了我。
  唉,都什么人啊。
  我看,如果不是摊上了贺兰婷,我咋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呢。

  要怪就怪贺兰婷。
  居然还先打我。
  我摸着头,头都被打起包了,这女疯子。
  唉,怎么突然冒出来个表妹,长得真像她,文浩设置的这陷阱,真的是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