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小子,你还心里哇凉哇凉的,我才是哇凉哇凉的呢,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和我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这个区长,是我和司南下谈了多少条件谈来的,你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仲华心有不满,但是却不愿暴露自己也确实想把丁长生从新湖区拿掉的意思,因为那样太伤丁长生的心,而且丁长生也会把自己和司南下想成一路人,既然这件事司南下做了恶人,自己就没必要在担一份了。

  “老领导,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这一次我算是被人摆了一道,是我自己不知道好歹,不过,现在的湖州的确是不适合我再继续待下去了”。
  仲华一愣,可能丁长生说者无心,但是仲华却是听者有意。
  什么叫现在的湖州不适合他继续待下去了?这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没在这件事上支持他吗?仲华这么想是有道理的,至少石爱国在的时候没有让丁长生为难过,仲华自问自己来湖州后,的确是在很多事上和丁长生交流的少了。
  “想好去处了?”仲华问道。
  “还没有,暂时不想这些,想休息几天再说吧”。丁长生百无聊赖,让仲华也觉得这天聊的很费劲,但是他们都自觉的没有聊到汉唐置业,可能是双方都不想让对方感到为难吧。

  “要不然,我和印部长说一下,你到省委组织部去吧,挂职也好,正式调过去也好,这都是一句话的事,怎么样?”仲华问道。
  这个时候他不能不说话,因为这是自己所能帮到丁长生的为数不多的地方了,丁长生现在是省管干部了,也不是他这个市委副市记所能随便安排的了。
  “谢谢老领导,组织部那地方太闷了,而且管干部那就是管人,我可没那本事,再说吧”。
  “你小子,肯定是想好去处了,也好,我就不管了,不过,你要是真的没地方可去,再找我也不迟”。仲华酸溜溜的说道。
  “老领导,我还真是有事要麻烦老领导,罗香月那天你见过的,虽然她是跟着林春晓来的,但是在工作上还可以,这段时间开发区基本都是她在维持,所以,我走后,我想,老领导要是能支持一把的话,就给她个机会”  。丁长生说的够明白了,而且在前段时间仲华到开发区调研时丁长生也是做了暗示的,至于最后仲华会不会支持罗香月,那就看罗香月的造化了。
  “你是在担心开发区吧?”仲华一言中的,他看得出,丁长生还是很在意开发区的。
  “是啊,开发区发展到现在不容易,关键是这里面很多的企业都是我引来的,我这一走,万一人家把投资砸在这里,但是赚不了钱,我不是成了骗子了吗?”丁长生坦言道。
  “这个你放心,只要是来投资的企业,湖州没理由拒之门外,他们是冲着赚钱来的,不是冲着你丁长生来的,这一点你要搞清楚”。仲华笑道。

  “也是,没钱赚,他们是不会来的”。丁长生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现在拉投资这么难,没有地方政府会拒绝合理合法的投资。
  丁长生和仲华这顿饭注定是吃的不爽快,彼此之间渐渐生了间隙,虽然有两方面的原因,但是说到底还是两人的理念不同了,而且从仲华这里也让丁长生看到了政治的残酷性,别的不说,仲华的叔叔仲枫阳为了把仲华推上市委副书记这个位置,不惜与罗明江做了交易,而交易的牺牲品恰恰是石爱国,这让丁长生很愤怒,可是愤怒有什么用。
  交易无处不在,如果你不想做别人的牺牲品,那么你就得选择牺牲别人,这是政治上的弱肉强食,每天都在上演,无时无刻不在相互勾结和利用,各取所需,各达目的,至于其他的,实在是无暇顾及。
  这一次,丁长生没有喝酒,前段时间的车祸让丁长生警醒了,以前说做大事不拘小节,但是这个社会恰恰是最在意小节的时代,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盘皆输,多年的奋斗都将化为乌有,而导火索真的就可能是一杯酒。
  而那个被撞的杜悦也一直是丁长生的心病,怎么就失忆了呢,自己即将离开湖州,这个女人怎么办?不得已,丁长生送仲华回家后,又去了医院,看看怎么处理这件事,自己离开湖州后,可能就不能经常回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不让你来吗,你交的钱够半年的了,你老往这里跑对你不好”  。   . 周红艳见丁长生又来了,小声说道。
  “嗯,我来看看她,我可能要离开湖州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这里就拜托你了,周姐,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这段时间没少给你添麻烦”。丁长生声音低沉,周红艳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丁长生可能是有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周红艳和丁长生并排站在走廊里,看着病房里目光呆滞的杜悦,悄声问道。
  “她就一直这样吗?没什么起色?”丁长生没理会周红艳的话,而是指着病房里的杜悦问道。
  “一直都是这样,醒来后,很少说话,问她什么也不说,但是根据医生的诊断,一定是失忆了,至于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没人知道”。周红艳叹息道。
  “唉,走吧,去你办公室坐坐,我还有些事要请你帮忙呢”。丁长生说道。
  周红艳看出来丁长生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但是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于是快步走到丁长生前面,开开门,进了周红艳的办公室,丁长生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周红艳的位置上。
  “什么事,说吧,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和郑小艾闹掰了?还是工作上的事?”周红艳问道。 
  因为周红艳是卫生系统的人,严格来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官场中人,所以消息可能慢了一点,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丁长生已经裸辞湖州的一切职务,也不知道他即将离开湖州呢。
  丁长生招招手,示意周红艳坐过去,而周红艳扭捏了一下,看了看紧闭着的门,还是走过去反锁上了,然后才袅袅婷婷的向丁长生走去,但是今天的丁长生的确是不一样  。(.
  区别就在于以前的丁长生是一个要多急色有多急色的家伙,但是这一次,居然只是伸出手,握住周红艳的一只手,说道:“我这半辈子了,你救了好几次了,但是我对你真的不是玩玩就算了,我喜欢你你这样的女人,肉嘟嘟的,让人看到就想吃……”
  “你给我等会,说什么呢,说我胖是吧,我看你啊,是越来越酸了,什么叫半辈子了,你这一辈子就活四十岁啊,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屁孩,不对,是个大屁孩”。丁长生话没说完,就被周红艳打断了,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愈发的着急了,丁长生以前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些话,这些话怎么听着像是安排后事似的。
  “好,算我说错话了,好吧,我呢,可能要调动工作了,去哪里还不一定,但是不会是在湖州了,至于以后回不回来,我也不知道,现在我能告诉你的也就这些了”。丁长生搂住周红艳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唉,我一猜你就是出事了,真的只是工作调动?没有其他的问题?”周红艳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嗯,真的就是工作调动,其他真没事,我这人什么时候说话不走心啦?”丁长生觉察到了她对自己的关心,但是话也只能是说到这个地步了,多说无益。
  “那就好,不要做让我不放心的事,无论走到哪里,别忘了这里有个姐姐记挂着你”。周红艳捧住丁长生的脸,说道,虽然是说的轻松,但是眼睛竟然湿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