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和尘此时正在会议室做记录,肯定不能跟着丁长生出去,所以,这一刻,她也是心乱如麻,因为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也不像是丁长生的风格啊,怎么说撂挑子就撂挑子?
  丁长生出了市委大楼的门,给陶一鸣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自己的车从区政府开过来,顺便把区里的车开走,十分钟不到陶一鸣就到了,这个地方他不陌生,但是却没有主动来过,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市委秘书长的儿子。
  “区长,您这是要外出啊?”陶一鸣问道。

  “嗯,把车开回去和区里做个交接,另外,收拾一下我的办公室,把我的东西收拾一下,我抽个时间去拿”。丁长生接过来路虎车的钥匙,大步向自己的车走去,这下留下一头雾水的陶一鸣傻在了当场。
  “区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啊?”陶一鸣问道。
  丁长生远远的摆了摆手,上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去的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开发区。
  虽然自己想离开湖州了,但是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开发区,因为这里是自己的起家之地,必须要交代好,尤其是祁家的资金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必须选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来掌舵,否则的话,自己在前期的努力都将为他人做嫁衣了  。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丁长生的车一进开发区的大门,罗香月就看到了,等到丁长生上了楼,她立刻跟了过来。
  “进来,我有事和你说”。丁长生边说边大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罗香月一头雾水,以前丁长生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心里咯噔一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把门关上”。丁长生走进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指了指罗香月背后的门,说道。

  罗香月感到今天丁长生怪怪的,但是还是按照丁长生的话做了,一回头,却看到丁长生整个人像是颓废了一样,精气神没了,罗香月心里的嘀咕就更严重了,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长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到底怎么回事?”罗香月问道。
  别看丁长生已经是区长,市长助理,还兼着开发区主任,但是在罗香月心里,他和几年前那个丁长生没什么两样,所以,在私下里,罗香月也没有拿丁长生当过领导,所以在私密的场合,罗香月一般还是叫他长生。
  “算是吧,现在可能开完常委会了,我不在担任新湖区的区长和副书记,但是,我也把开发区主任的职务也辞了,我可能要离开湖州一段时间了,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开发区,现在开发区刚刚有了起色,正是发展的大好时机,所以,你一定要替我把好关,把开发区的既定政策都好好的贯彻下去”。丁长生这一瞬间来了精神,站起来,对罗香月嘱咐道。
  丁长生之所以这么快就到开发区来,因为他要在新的主任到来之前安排好一切,其中罗香月无疑是一个关键人物,因为罗香月间接算是司南下的人,那么无论开发区主任的人选有多少争议,罗香月无疑会担任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就看司南下和邸坤成以及仲华等人到底怎么交易了  。
  可是无论怎么说,罗香月这个角色都是不可或缺的,自己之前已经向仲华推荐过罗香月,相信仲华会明白自己的意思,而自己再对罗香月面授机宜,让罗香月去找林春晓,让林春晓在司南下面前递话,这就很可能让罗香月接替自己担任开发区主任一职,即便不能,罗香月在开发区的位置也是少不了的。
  “这,这,到底出什么事了?”罗香月大吃一惊,因为这件事太突然了,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
  “事情很复杂,说起来也很麻烦,你和林春晓是好姐妹,而林春晓又是司书记的红人,所以,你最好尽快找一下林春晓,活动一下这件事,你除了经验不足之外,我看其他都挺好,胜任主任一职没有任何的问题”。丁长生止住了罗香月的询问,继续交代她该怎么做。
  “开发区能有今天,和中北省的闫培功关系很大,而且仓储物流中心那边也进入了关键时刻,这个人你要盯紧了,如果他有什么困难和难处理的事,你都要及时的汇报给我,并且向市里汇报,这是我们的财神,千万要维护好了”。丁长生斟酌着说道。
  “另外,谢氏钢铁项目已经谈妥了,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选厂址,这个你要亲自督办,协调好市里的部门,扫除一切障碍,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及时给我打电话,嗯,谢氏钢铁的女总裁是仲副书记的前妻,如果有什么问题,或者是什么人给他们设置障碍,你可以去找找仲副书记,我相信他也会帮一把的,谢氏钢铁这一次建厂是完全和以前不一样的,都是高科技企业,很可能会从德国引进最先进的炼钢技术,将来会是湖州的一大增长点,你一定要给我伺候好了”。丁长生继续嘱咐道。

  罗香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抓起一支笔和一张纸,将丁长生说的这些事一一记在了纸上,丁长生则是在办公室里慢慢踱步,想着还有什么没有嘱咐到。
  就在这个时候,丁长生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仲华办公室的电话,看来会议是开完了。
  “喂,领导有什么指示”。丁长生语气平稳,一点都看不出这家伙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转折,要是换了一般人,绝不会有这样的底气,但是丁长生有,因为他从来都是一个乐天派,不相信自己退一步就永远没有前进的机会了。
  仲华果然是要见丁长生,这小子现在的主意大得很,这么大的是连和自己商量都不带商量的,看来真是翅膀硬了,但是也没办法,这小子现在脾气也不如以前了,大得很,老子都是市委副书记了,也没有你那么大脾气。
  要说现在湖州还有谁敢这么骂丁长生,那也只有仲华了,就是司南下也只能是摆着领导的谱,也不会这么嬉笑怒骂的,说到底,还是因为和丁长生的关系没到那个份上。

  “罗姐,开发区的事情,我就拜托你了,如果你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直接给我打电话,无论怎么说,你也是我在海阳县遇到的最靠谱的同事了,说句实在话,就现在的开发区,交到谁手里我都不放心”。丁长生走到罗香月身边,向罗香月伸出了手。
  这场面把罗香月搞的一愣一愣的,这算怎么回事啊,但还是被动的伸出了手,这一次丁长生没有起轻薄之心,只是和罗香月象征性的握了握手,转身就离开了。
  丁长生没有再进市委大院,而是和仲华约了一个外面的饭局,相对来说很僻静,但是很符合丁长生此时的心境,折腾了这么多年,的确是很需要静下来想想自己到底怎么走了。
  仲华到时,丁长生已经沏好了茶。
  “这大热天的,怎么喝上红茶了?”仲华笑问道  。
  “哎呀,心里哇凉哇凉的,喝点红茶暖暖心”。丁长生站起来将仲华让进座位,然后自己坐在了仲华的对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