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书记,牙疼啊?”仲华笑问道,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开玩笑道。
  “是啊,牙疼,让你那个宝贝秘书给气的”。司南下站起来将仲华让到了沙发区,说道。
  仲华听司南下这么说,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司南下说的是丁长生了,只是丁长生做了什么事让司南下这么挠头,还把自己找来,这事看来是小不了。
  “仲华,我想把丁长生从新湖区拿掉,目前来看,他不适合再继续呆在新湖区了,你下不要急,你听我说……”司南下将新湖区和汉唐置业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司南下越是往深了说,仲华越是心惊,到最后才明白司南下的良苦用心了,这是在保护丁长生,不然的话,明枪暗箭的还真是很难说。
  “这是我的意见,你认为呢,丁长生现在离开,总比到最后一身伤痕离开的好,毕竟,这件事不是小事,丁长生曾是你的秘书,所以我觉得这事还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毕竟你比我了解他嘛”。司南下委婉的说道,但是事实上,无论是仲华还是丁长生,都没得选择。
  仲华没得选择是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而丁长生没得选择是因为他不想选择,所以,司南下只能是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尽力保护丁长生不受伤害,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把丁长生拿掉是目前来看最好的选择。
  丁长生怒气冲冲的回到区政府的办公室,陶一鸣立刻颠颠的跟了进来,但是看到丁长生的脸色不虞,但是这件事还必须要汇报,不然的话耽误了大事自己可担待不起,虽然自己认为那人的语气有点傲慢,可是谁知道那家伙和丁长生到底什么关系。
  “区长,有人想见您,等了很久了”。陶一鸣小声说道。
  “谁啊?”丁长生解开了领带,撕下来扔到了椅子背上,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今天天气很热,而丁长生的心里更加的惹火。
  “他说他叫陈平山,来自中北省,好像是有什么事似得”。陶一鸣说道。
  “中北省?陈平山?”丁长生想了想,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想,来湖州投资的客商很多都是来自中北省,这是闫培功介绍来的,可能这个人也是来投资的,所以就同意见了。
  “让他进来吧,倒杯茶过来”。丁长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陈平山进门前,他终于是恢复了自己的状态。
  但是丁长生一看此人,不认识,再一看此人的气质,也不像是个商人,这倒是让丁长生颇感意外,不知道此人的来意是什么。

  “丁区长,您好,我叫陈平山,来自北原市,特意过来拜访,希望没给你添麻烦”。陈平山笑着上前和丁长生握了握手。
  “坐吧,陈先生是来投资的?”丁长生和陈平山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不是,我就是来湖州看看,没想到我真是开了眼界,别的不说,一个华中仓储物流中心,就足以证明丁区长的眼光的确是过人不少,来的时候都说丁区长很年轻,但是我也没想到,丁区长这么年轻”  。  陈平山的口音一点都不像是北原人,也难怪,像这样的谋士,一般是没有自己的显著特点的,更多的时候他们更像是藏在主人后面的一件东西,而且还是最普通的那种,可是起到的作用却是非同小可的。

  陈平山作为中北省常务副省长林一道的谋士,一直以来都是紧紧追随着林一道的脚步在走,这一次他来中南省就是为了探明围绕着祁凤竹和宇文家的财团到底有多少钱跑到了中南省,他这是来打前站的,本来没打算见丁长生,但是来到中南省后,丁长生这个人在他的耳朵里出现了不止一次,而且此人的关系网极其复杂,他本来可以从江都坐飞机直奔青海,去那里见见祁凤竹,看看这个家伙这些年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好奇心还是促使他来到了湖州,一来中北省的很多投资都到了湖州,比较集中,二来他就是想见见丁长生这个人,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先生,你如果只是来说几句恭维话的话,我很忙,就不留你了”。丁长生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好吧,我来湖州,是因为中北省有不少的投资转移到了湖州,我是北原大学经济系的教授,对这一现象很是好奇,我是来做调研的”。陈平山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自己却是是北原大学的教授,但是自己和林一道的关系却鲜为人知,教授,不过是他的一张掩饰自己目的的人皮而已。
  丁长生一听陈平山是北原大学的,心里就提高了警惕,因为被自己撞伤的杜悦也是北原大学的,事情会有那么巧吗?杜悦刚被自己撞伤,这个叫陈平山的大学教授也来到了湖州?
  “现在是市场经济,资源的配置是受市场调节的,难道中北省的商人就不能到湖州来投资了?商人逐利,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陈教授何必这么大惊小怪呢,是不是北原的官员坐不住了?”

  “丁区长说的不错,对于一个地方来说,资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据省里交给我的材料可以看出,在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将近上百亿的资金涌入了湖州,我想,丁区长的功劳不小吧,我还知道丁区长还兼着开发区的主任,所以北原方面很奇怪,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大批资金逃离北原,而到了湖州”  。陈平山的确是有一种教授的样子,讲起话来娓娓道来,一点没有让人感觉不舒服,而且拍人马屁的力度和角度也是恰好到处。

  “这里面没我的事,我只是做了点该做的事……”丁长生对这个人很不感冒,但是还是耐着性子想敷衍几句,可是话没说完,陶一鸣敲门进来了。
  丁长生没说话,看向陶一鸣。
  “区长,市委办公室来电话,让你马上到市委开会,很紧急”。陶一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不是在市委刚回来吗?
  “好,我知道了”。丁长生看了看陈平山,无奈的站起身,这就算是送客了。
  陈平山还以为是陶一鸣和丁长生两个人合伙想要撵自己走了,当时也是无可奈何,但是总算是没白来,和这个丁长生见了一面,对这个人算是有了一个总体的感官。
  丁长生送走陈平山后,自己一个人下楼开车直奔市委,这一路上还在想,司南下难道真的想把这笔钱交出去?但是如果让自己拨出这笔钱,自己宁愿不当这个区长,自己不背这个骂名。

  做人要有担当,做官更要有担当,可是这个骂名自己可担不起,新湖区财政如此之困难,还要把这些钱交出去,这不是担当的时候,谁担当谁就等于是背下了良心债。
  可是让丁长生没想到的是,见面的地方不是在司南下的办公室,而是在会议室,等丁长生一进门,看到的是所有常委都在等着自己的到来了。
  丁长生心里隐隐感到不妙,可是既然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来今天不唇枪舌战一番是过不去了,也不知道司南下是怎么想的,可是看向仲华时,仲华却点点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