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姐夫,我算是看出来了,也明白我姐姐为什么喜欢你了,有文化,有本事,还不坏,这样的人不好找,我姐姐挺幸运的”。蒋梦蝶斜着半个身子,看着开车的丁长生,说道。
  “咦,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姐姐怀孕这事到底怎么回事,她是故意的?”丁长生虽然想不起当时的事了,但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所以他很怀疑当时蒋玉蝶做了个圈套把他给装进去了。
  “这我哪知道,那是你们俩的事”。
  “哼,又来了”。丁长生不屑的说道,等回到湖州,一定尽快和蒋玉蝶联系一下,但是心里却愈发的愧疚,自己对不起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这时又不由得想起远在加拿大的夏荷慧了,一个女人在外面生孩子,而她的男人却不能守在身边,这是女人最委屈的事  。
  蒋梦蝶一看丁长生又要陷入到沉默了,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自从昨晚他救了自己之后,自己的胆子突然变得大了很多,尤其是在和他独处的时候,不像是以前那么害怕了,因为她明白,这个男人能给自己他人给不了的保护,像是昨晚那种情况,自己以为完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自己居然被他误打误撞的给救了。
  “姐夫,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你想听吗?”蒋梦蝶还没讲呢,自己的脸就先红了,但是丁长生在开车,没注意。
  于是,丁长生边开车边点头:“讲吧,昨晚没睡好,我有点困了,讲个好笑的,提提神”。

  “那好,听着,一个教授给学生出了一道题目:烂掉的萝卜和一个怀孕的女人有什么共同点?”蒋梦蝶红着脸说道。
  “烂掉的萝卜和怀孕的女人?这不搭嘎啊”。丁长生也没往歪处想。
  “呵呵”,蒋梦蝶笑笑说道:“有个学生答道,都是虫子惹的祸”。说完后,蒋梦蝶都不敢看丁长生了,小姨子给姐夫讲黄段子,这是哪跟哪啊。
  丁长生开始的时候没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一看蒋梦蝶,又一想,呃,这个答案好有想象力啊,不过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这是笑话,于是非常捧场的笑了,“呵呵,有意思”。至于有什么意思,自己想去吧。
  哪知道,这事还没完。
  “可是,这个答案只得了六十分,另外一个学生的回答却得了满分,姐夫,你猜这个满分的答案是什么?”蒋梦蝶这会也不羞涩了,因为她发现当迈过那道坎后,她和丁长生之间的相处并没有那么困难。
  “什么?”

  蒋梦蝶这一次真的是咬着牙说的:“满分答案是,都是因为拔晚了”。说完后,蒋梦蝶想强忍着笑,可是到最后还是没忍住,而丁长生就憋得更难受了。
  “这就是你家?”虽然丁长生极不情愿,但是面对蒋梦蝶的央求,不得不把她带回了家。
  “是啊,不过,你真的要住在我这里,确实是不方便,这对你影响不好,我就更说不清了,这么着吧,你住对门吧,原来是我一个朋友住的,她出国了,可能短时间内不回来了,怎么样?”丁长生征求蒋梦蝶的意见道。
  蒋梦蝶想了想,的确也是,自己还好说,但是丁长生是个当官的,自己要是和他住在一起,可能对人家真的不方便,到时候自己姐姐也不会饶了自己。
  于是在丁长生的好说歹说中,蒋梦蝶总算是搬进了对门夏荷慧租住的房子里,丁长生也长长出了一口气。

  尽管丁长生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汉唐置业的能量,回到湖州的丁长生,安排好蒋梦蝶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接到了司南下的电话,而且还是司南下亲自打来的,不是像以往那样由张和尘通知。
  于是丁长生不得不赶紧去市委,听司南下的口气,很是紧急,让他猜测是不是区里出了什么事,但是打电话给秘书唐一鸣,区里并没有什么异常。
  丁长生到了市委,都没来得及和张和尘打招呼,直接敲门进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司南下此刻正愁眉苦脸站在窗口边,看着不远处正在拆迁的纺织厂,可是心里却没有多少喜悦。
  “书记,您找我?”
  “丁长生啊,你可真能给我惹事啊”。  司南下出口就是这句话,丁长生脑子里一转,自己这段时间没做什么事啊,司南下这话是从何而来啊?
  可是又一想,可能是汉唐置业的问题,只是汉唐置业如果真的这么快的话,那这办事效率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
  “书记,我没惹什么麻烦啊?怎么,又有人到这里告我的状了?”丁长生嬉皮笑脸的问道,他一贯的认为,该来的事,你躲是没用的,只有迎上去,即便是不能撞碎,也得给他撞个坑。
  “新湖广场是怎么回事?人家托关系都托到我这里来了,你还想瞒下去?既然签了合同,就要按照合同办事,你不是不知道,万一这事闹到法庭上,新湖区的损失会更大,钱就不用说了,名声呢?”司南下好像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似得,这让丁长生倍感意外。

  想到这里,丁长生的愤懑之情充满了胸腔,敢情这事司南下早就知道,可是他就这么一直眼睁睁的看着新湖区的财政继续支付这笔钱而不加以制止。
  “书记,你都知道了?”丁长生答非所问道。
  “我也是知道不久,这件事一直都是刘成安在操作,我是听汪明浩汇报的,当时刘成安离开纪委,也是有人打了招呼的,现在也是这样,长生,你挡了别人的财路了”。司南下皱眉说道,其实他心里明白,丁长生做的对,可是做得对并不代表是事情的主流,你做的对,那是你的事,上边认为你做错了,你做的再对也是错。
  一句话,错对的标准不在你这里,而在上边,这就是现实。

  “书记,你的意思是新湖区要继续履行合同,再把剩下的钱支付给他们,可是我们明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拿走了那些钱,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拿走?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人家拿走?”丁长生说话的声调一下子高了起来,这几乎是在吵架了。
  在门外的张和尘吓了一跳,丁长生这是怎么了,怎么能这么和领导说话?可是她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能是在门外干着急。
  “放肆,有你这么和领导说话的吗?滚出去”。司南下的火气也上来了,一句话把丁长生的所有火气都打了下去。
  丁长生点点头,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走,一句话都没有说,非但如此,在离开时,把司南下办公室的门摔的咣当一声,把在外间办公室的张和尘吓了一大跳。
  “这个混蛋,真是不知道好歹”  。等丁长生走后,司南下苦笑一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电话给仲华拨了一个内线。
  “仲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对,现在”。司南下说道。
  张和尘顾不上是在办公室里了,悄悄的给丁长生打电话,可是丁长生根本就不接,气的张和尘不由得暗骂,这个犟种,怎么官越大越不会办事了呢,和领导对着干能有你的好果子吃,正打着电话呢,市委副书记仲华走了进来。
  “书记在吗?”

  “在,在屋里呢”。张和尘忙站起来打招呼道。
  仲华也不再客气,推门进去了,看到的却是一筹莫展的司南下托着下巴正在发呆,好像是牙疼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