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书记,我知道你的好意,梁省长也是好意,可是我总觉得吧,人这一辈子,也不能全都为自己考虑,我要是走了,新湖区这五千万铁定是要拿的,但是一个一个亿就能修好的广场,四五个亿投进去连个水花都没有,想想都心疼,我来时,见了见杨凤栖,可能是她找的梁省长,她也劝我,那都是国家的钱,和我没多少关系,能闭眼的就不要睁眼,但是国家的钱不是老百姓的钱?要是就这么放弃了,我良心上过不去,这不是做生意,这是明抢,我想好了,我先回去,守着新湖区,哪天我被拿掉了,那也就拿掉了,我心里也就没念想了,就像是梁省长说的,社会如此,那我还为这个社会奋斗个什么劲?”丁长生说的苍凉,石爱国听的心痛。 

  人说哀莫大于心死,如果一个人真的对这个社会都失去了信心,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觉得混一天是一天,这样下去,这个国家和民族也就没有了梦想和希望,这才是最可怕的。
  干部,是掌握权力的极少数,这是相对于人民群众的大多数来说的,这些人的灵魂代表了社会进步的方向,因为社会进步的轨迹是这些人在设计和指引,如果这些人失去了做人的准则,没有文人不贪财武人不怕死的情怀,那么社会风气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吧,你先回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失去信心,要相信党和组织”。石爱国这句鼓励的话很官方,但是听在丁长生的耳朵里,却像是进军的号角一样,就是一句话,这事没完。
  从石爱国的住处出来,丁长生给刘成安打了个电话,然后约定了一个地点,他本不想见刘成安,但是既然这位前书记把新湖区卖的差不多了,自己总要和他扯几句,即便是想要办他,也要先了解一下对方吧,虽然自己和刘成安没有交过手,但是彼此却并不陌生。
  丁长生约定的地方,所以他先到了咖啡厅,看着门外下车走来的刘成安,这老家伙又胖了,看来离任后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
  有人贪恋权位,有人贪恋财富,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从一开始就利用权位为自己谋后路,丁长生有理由相信,刘成安绝不干净,而且他能搭上汉唐置业的路子,这里面要是没有猫腻,没人会相信,只是那么多钱,通过刘成安的手一步步划走,新湖区其他的干部都没问题吗?闫光河没问题吗?一时间丁长生心里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所以,当刘成安到来时,丁长生端着咖啡杯,轻轻的嘬了一口,既没有站起来和刘成安打招呼,甚至都懒得先说话,更不要提什么问好了。
  对于丁长生的无礼,刘成安并不在意,在意这些虚礼的人都是自认为有权威的人,比如说官员,而现在刘成安最在意的是金钱,因为一旦离开权位,没有比钱更能让一个人有自信。
  “丁区长,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记忆最深的还是第一次和你见面时的情景,丁区长还记得吗?”刘成安想套套近乎。
  “刘总,有事说事吧,我很忙,没多少时间和你唠嗑”。丁长生面色不虞的说道。
  “那好,我们就开门见山吧”。刘成安一愣,没想到这个丁长生如此德行,即便大家不是同事了,但是一点香火情都不念,看来今天的事也不好谈。
  “新湖广场是我主持的项目,也是新湖区的脸面,现在都到了收尾阶段了,新湖区不会是就想着那么烂着吧”。刘成安揶揄道。
  “烂着?你是想烂着还是继续修建?”丁长生反问道。

  “先撇开施工单位的工程款不说,那么大一片地方,就那么烂尾了,新湖区的面子往哪搁,湖州是火车站烂尾了多少年了,对湖州的旅游业发展影响有多大,你是知道的,如果这个广场也烂尾了,那么这又会是新湖区脸上的一块伤疤吧”。刘成安好像是拿住了新湖区必须修下去的命门,句句不离新湖区的经济和脸面,这倒是让丁长生见识了刘成安的脸皮有多厚。
  听完刘成安的话,丁长生许久没说话,只是看着丁长生,最后问了一句:“刘总,你能给我说句实话吗?你到底从这个工程里拿了多少钱?”
  刘成安听到丁长生这么说,勃然变色,自己能到这里来见丁长生,不过是想给他一个面子,都在湖州一起供过事,犯不着为了公家的事儿撕破脸,这是刘成安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却不是丁长生的想法,在丁长生眼里,刘成安无疑是一个家贼。(.
  “小丁,饭可以乱吃,顶多是吃坏了肚子,但是这话要是乱说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也是在官场上混了好几年了,做人不能做绝了,我刘成安从来不干绝户事,我来这里就是想给你个机会,这件事你担不起”。刘成安冷笑着说道。
  丁长生这话说的的确是很不地道,无论他多么看不起刘成安,或者是对刘成安多愤恨,都不该表现在脸上,更不能当着面说,这样一是打草惊蛇,二来,也容易招人嫉恨,接下来的事就很难办了。

  捅刀子也得背过身去再下手,可是丁长生明白,能让梁文祥宁可把自己调走也不想参合这事的人,一定是不简单的人,有可能强大到自己无法想象,当然了,也可能是梁文祥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其实不摊到自己身上,谁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呢,大家一团和气不是更好吗?
  所以,丁长生无法预料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结局,面对刘成安这个湖州的内贼,他的愤怒之情无法掩饰。
  “担不起也得担,但是我相信一件事,只要有人伸手了,他晚上就一定睡不好,不知道刘总身上是不是也带着基本护照,随时准备撤离这个国家?”
  “你,丁长生,你以为你发发狠就能解决这事了,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想在新湖区干下去,那么这事你就得处理的皆大欢喜,否则的话,会有人来接你的班”。刘成安脸色已经是被气的猪肝一样红,而且胸口起伏不定,丁长生可不希望这家伙心脏病发作一命呜呼了,所以,端起咖啡,暂时停止了和刘成安的针锋相对。
  停了一会,等到刘成安情绪渐渐稳定了,他又说道:“刘总,你在新湖区这么多年,都给新湖区留下了什么?除了那个烂摊子之外,你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想过没有,这几年其他的县市区都在迅猛发展,唯独新湖区,顶着一个全国百强县的帽子,糊弄着湖州的老百姓,别的不敢说,我敢保证,你现在回新湖区,老百姓会撕了你”  。丁长生咬着牙说完,招了招手。

  服务员赶紧跑了过来,问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结账”。丁长生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两位一共一百元”。服务员说道。
  丁长生递过去一百元,说道:“找我五十,他比我有钱”。
  在服务员惊愕的眼光中,丁长生扬长而去,刘成安的脸色慢慢变得阴云密布,看来这件事自己是无能为力了,从丁长生的表现可以看出来,剩下的钱,他是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了。
  “你好像很生气?”丁长生开着车上了高速,而身边的蒋梦蝶从丁长生上车,就没敢吱声,因为丁长生的脸色很难看,好像是谁欠他钱似得。
  但是到湖州还得一个多小时呢,要是这么一路走下去,一男一女在车里一言不发,也挺尴尬的,所以,蒋梦蝶就想着和他说句话,缓解一下气氛。
  “哦,我没事,遇到点工作上的事,唉,生气也没有用,奶奶的,现在干点事太难了,尤其是给你制造难题的还是所谓的自己人,这些人了解组织运行的规则,所以对规则的漏洞理解的比一般人要详细的多,他们的手就专门往这些漏洞里伸”。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