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46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事还要你这么一大早的跑来,我看,这件事还真是不好办吧,说吧,只要我能办的到,我一定尽力而为”。梁文祥看到杨凤栖着急的样子,心想,肯定不是简单事。
  “梁叔叔,我想您能不能关照一下丁长生,把他调到省里来”。杨凤栖问道。
  “丁长生?他不是在湖州干的好好的嘛,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梁文祥面色一变,颇为为难的问道  。
  而且梁文祥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虽然他只是去了湖州一趟,但是湖州发生了什么事他是清楚的,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一年来湖州的招商引资规模和进度,就足以让其他地市羡慕了,而且这种趋势还在不短的扩大,这个时候要是把丁长生从湖州调到省里来,恐怕司南下也不会同意吧。  
  可是既然杨凤栖这么说,那么就意味着丁长生很可能是出事了,在湖州呆不下去了,梁文祥的第一反应是丁长生和司南下发生了矛盾,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司南下对丁长生还是很看重的。
  “梁叔叔,是关系到汉唐置业,丁长生现在是新湖区的区长了,看起来是风光无限,但是我和他聊过,教师的工资拖了半年,公务员的工资现在只发百分之二十,所以丁长生力主把区政大楼和土地抵押出去了,给教师发了工资,算是暂时稳住了,但是汉唐置业在新湖区有个项目,其实就是前任书记主持建设的新湖广场,已经耗资四五个亿了,还欠几千万,丁长生认为这里面存在着猫腻,所以,坚决不肯支付剩下的几千万,我担心汉唐置业那边……”杨凤栖没把话说完,但是意思很清楚了,她是担心汉唐置业会出阴招,或者是利用丁长生这件事再在省内搅混了水。

  听到杨凤栖谈起汉唐置业,梁文祥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的确,自己来自京城,当然知道所谓的汉唐置业的背景到底是什么,丁长生真要是和汉唐置业掐起来,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我把他调到省里来没问题,但是他肯来吗?这个小伙子我是知道的,脾气犟得很,我和爱国同志聊过,丁长生可谓是他的得意门生,他从政这么多年来,最欣赏的也是此人,要是把丁长生调到省里来,我还要和石爱国同志商量,毕竟无论怎么说,丁长生也是他的人吧,我不打招呼,贸然把丁长生调到省里来,恐怕不是很好啊”。梁文祥思索着说道。
  “梁叔叔,无论怎么说,您都要帮这一把,我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倒在明枪暗箭下,他还有大好的前途,要是葬送在这些龌蹉的人手里,那这个社会可就真的看不到希望了”。杨凤栖感叹道。
  “哈哈哈,凤栖啊,我还一直以为你们商人就是重利呢,没想到你还有忧国忧民的心思,不简单,不简单啊,好吧,这件事我记住了,待会我会和爱国同志交流一下,看看怎么办”。
  “还商量啥啊,一纸调令把人调来不就是了,还用着这么麻烦吗?”在杨凤栖看来,丁长生一个小小的区长,省长想把他往哪里调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
  “呵呵,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行了,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的,放心吧”。梁文祥算是给杨凤栖吃了一颗定心丸。
  因为丁长生的到来,而且很多事不方便到办公室去谈,所以石爱国今天迟到了,手机在门外等了很久,但是被告知在门外等着,而丁长生和石爱国一直在家里谈事。
  “那你准备怎么办?”沉默良久,石爱国征求丁长生的意见,问道。
  “书记,我从其他渠道也打听到了不少关于汉唐置业的消息,的确,相对于汉唐置业来说,我是不可能和他们对抗的,我也没那个本事,但是那些钱的确是新湖区老百姓的血汗钱,要是让这些人拿走,我心有不甘,这件事要想达到一刀切的效果,还是要从刘成安身上动手,只是,我不知道当时刘成安是怎么从湖州市纪委脱身的,这么看来,汪明浩肯定是脱不了干系,如果省纪委介入调查这件事,差不多能找到突破口,虽然被人拿走的那些钱不至于拿回来,但是至少剩下的钱新湖区不会再出了”。丁长生皱眉说道,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了。

  石爱国思考了一会,正想说一下自己的意思时,家里的电话响了,他随手摸了起来,是梁文祥打来的,没办法,杨凤栖说完事后,非但是没走,还监督梁文祥马上处理,这让梁文祥真是哭笑不得。
  “老石,我是文祥啊,怎么没上班啊?你办公室的人说你还没来,家里没事吧”。梁文祥关心道。
  “梁省长,我没事,有什么指示,我照办”。
  “指示没有,只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我想把丁长生从下面借调上来或者是直接调上来,你看怎么样,就安排在我身边,这小伙子干事干净利索,乔红程向我提了好几次了,我一直拿不定主意,你觉得呢?”梁文祥在电话里说道。
  当梁文祥说到丁长生时,石爱国看了一眼丁长生,将电话按了免提,放下了话筒,这样一来,丁长生也能听见电话里在谈什么了,不得不说,这是石爱国对丁长生的绝对信任,一般的领导不会这么干,一般的关系也不会这么做。
  当梁文祥说到丁长生的问题时,石爱国看向了丁长生,还以为丁长生已经去见了梁文祥呢,但是丁长生却摇摇头,石爱国不知道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只能是和梁文祥周旋着。

  “省长,丁长生现在是省管干部,你要是真的想用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只是,他自己什么意见?”石爱国一边问梁文祥,一边却看向了丁长生。
  可是看到的却是丁长生继续摇头,看来丁长生并不想到省里来。
  “老石,这也是我找你的原因,你是丁长生的老领导,劝劝他,凡事不要太较劲,社会如此,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和社会叫板,实话说,我这也是受到朋友的委托,想让丁长生避避风头,有些事不在其位,也就不要管了”。梁文祥说了实话,而且石爱国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梁文祥话里话外的意思,看来是有人向梁文祥通报了丁长生和汉唐置业的事情。
  “省长,谢谢你,我会好好和丁长生谈谈的,就这样,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汇报”。石爱国说道。
  挂了电话,屋子里暂时寂静下来,谁都没有先说话,倒是石爱国一直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看得出,石爱国也很纠结,可是有些事就是这样,你想维护原则,可能就要付出代价,有些事你放弃原则,就要承受良心的谴责  。(
  “说说你的想法,你要是想到省里来,就到我身边来,在统战部好好沉淀一下也好,你的性子还是太急躁了,仕途上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候栽个跟头不算是坏事,至少可以让你知道只要是路,就会有颠簸,仕途也是一样,你这几年,太顺了”。  石爱国也在担心丁长生面临的诘难,更担心他的脾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