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00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听到秦书凯的名字,钱副市长忍不住把手里的报纸重重的往面前的茶几上一扔,冲着钱红红大声咆哮道,你整天就知道给我惹事,你派人跟踪秦书凯这么多天了,找到有价值的信息没有?没有吧?你就是这么对付秦书凯的?
  当初范大泉进去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不要在跟秦书凯继续斗下去了,好好过日子吧,你偏偏不听,现在弄成这样,你满意了?你表哥已经进去了?范大泉也进去了?你是不是想要全家都被你害的进了纪委,你才高兴?你才能停手?
  面对父亲的声嘶力竭,钱红红一下子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随便跟父亲说几句话,他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强烈。
  钱红红有些愣愣的站在那里,问钱副市长,老爸,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跟我说话呢?你在外面受到委屈,也不能对我发脾气。
  钱红红的母亲听见动静,赶紧也跑过来着急的问,这怎么回事?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大嗓门说话呢?
  瞧着钱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母亲有些心疼的抱怨说,老头子,闺女好好的跟你说话,你这什么态度吗?你也知道,范大泉进去之后,女儿最近一段时间心情不好,你干嘛还这么对她。

  抱怨完钱副市长,钱红红的母亲又拉着钱红红手说,走吧,闺女,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估计又是在外头受了什么气了,没地方撒气,只好回家拿家里人出气了。
  钱副市长见老婆扶着女儿要走,大喝了一声,站住。
  老婆见钱副市长不依不饶起来,有些没好气的站在两人的中间说,我说老头子,你今天还没玩没了了是吧?难道你想女儿心里更加的不快乐吗,至于这样吗。
  钱副市长冷脸说,你站一边去,我跟闺女说话呢,有些话必须说出来,否则,一家人真的就这么毁了。
  钱红红往母亲前面一站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用不着大喊大叫的,我能听得见。
  钱副市长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钱红红的脸庞说,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立即停止跟踪秦书凯,不要和秦书凯发生任何的事情,你也给我老实点,我要是再听说你有任何跟秦书凯之间还有交集的消息,看我怎么收拾你。
  钱红红一听这话,也有些来了火,她不顾父亲的情绪激动,冲上前辩解说,凭什么呀?凭什么他秦书凯把我表哥和我的老公都给害了,我却不能跟踪他,不能对付他?我就是要他秦书凯也弄进去,让他知道害人就是害自己。
  钱副市长见钱红红都到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死不悔改,气的浑身颤抖的样子对钱红红说,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听我的话,咱们全家就真的要在牢里集齐了,你仔细想想,你跟秦书凯之间斗来斗去,什么时候占过上风,你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现在偃旗息鼓好好的安心过你的日子,还来得及,你要是再折腾,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你明白吗?
  钱红红此时已经意识到了父亲可能是遇上了什么事情,赶紧走到父亲身边,扶着他坐下说,爸,能不能告诉我,出什么事情了?
  钱副市长不想跟钱红红说的太多,只是告诉她,自己的位置很可能要动一下,调整到省城某个不起眼的位置上养老,以后钱红红还要留在普安市继续工作,没有了自己这棵大树罩着,以后一切事情全都要靠她自己了,秦书凯是绝对不能再去招惹了,否则的话,只怕结果更糟。
  尽管钱副市长并没有把话说明白,站在一边的钱红红和母亲却已经明白了过来,钱家人在跟秦书凯的斗争中,已经注定了彻底失败的命运,连钱副市长都被弄走了,还凭什么跟秦书凯继续斗下去,难道就凭着钱红红一介无权无势的女流吗?

  钱副市长见女儿神情有些黯淡,心知她为了自己的丈夫范大泉被抓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耿耿于怀的,现在自己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了跟秦书凯的对抗,女儿心里是最委屈的。
  想到这里,钱副市长不由长叹了一声说,算了,有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爷不肯帮忙,我们又有什么法子呢。但是为了帮助你表哥,设计害刘丹丹,其实那就是错误的,如果你不这么做,那么范大泉也就不会进去,毕竟秦书凯这是报复。
  钱红红说,关键我不能忘记这个仇?
  钱副市长很无奈的说,女儿,我们根本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你跟踪他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而且还让人收集到了我在开发区的一些事情,握着诸多的证据,他一直没出手,那就是等着你出手,到时候反击,所以我们就很被动,不要斗了,再斗一家人团圆都很困难了。
  钱红红听到这儿,知道事情自己根本无法掌握。
  再说,马成龙为了冯久阳的事情,不停的往顾大海的办公室跑,把顾大海搅的不厌其烦,他现在真是处处不顺心,刘云若的公司不停的有人闹事,一回到家里,刘云若就逼着他赶紧想办法,到了办公室,本想清静清静,马成龙又像是个跟屁虫一样跟在自己后头,只要瞧着自己的办公室没人,立即苦着一张脸进来,请自己帮忙协调冯久阳的事情。
  顾大海不由感觉这日子过的,真焦头烂额,早知道会造成今天的局面打死他都不会跟秦书凯作对,把那个局长给秦书凯就是了,可是眼下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普水县开发区的人事调整方案现在只能先暂时搁置一旁了,没人敢接替周德东的位置,自己也实在是无计可施,现在刘云若的公司不仅不赚钱,还要往里头贴钱,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房子是没法卖了,工人工资,水电开销,一项也少不了。
  马成龙这边整天盯得紧,顾大海有时候生起气来就骂他,让他自己想办法去,自己的小舅子出事了,老是赖着自己像话吗?再说,自己是市委书记,能带头违法纪律吗。

  马成龙说了,顾书记,这事情我不找你还能找谁呀?我去找市纪委的敬书记,人家也不会搭理我啊?再说,这个党的干部哪个没有问题,进去的不一定是坏人,外面的说不定是大贪官,现在希望顾大海出面,纪委对冯久阳宽松一点。
  顾大海很不耐烦的说,你也是副市长,也认识不少人,就不会使点钱,想想其他的办法?我这边能出面吗?
  马成龙很是委屈的说,顾书记,这普安市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我是你顾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自己人,我马成龙送的东西,谁敢收呢?东西不敢收,说愿意帮助做事啊。
  马成龙尽管笨些,说出来的话倒也有些道理。
  顾大海没办法了,只好任由他跟着自己,最近一段时间,顾大海办公室里最常见的场景就是,顾大海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办公,马成龙则闷声坐在顾大海办公室的沙发上,静静的等着顾大海发话。
  马成龙尽管在外头沾花惹草,回家却吃老婆做的饭的规矩,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尽管马成龙的老婆生的瘦小,对付马成龙却是颇有一套,她有两样法宝,一是拿两人的宝贝儿子作要挟,二是哭闹着假装要向组织上反映马成龙的无仁无义去。
  日期:2016-08-20 0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