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5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暗叹口气,将来电免提模式关了,凑到耳畔倾听,只听丁福安先是骂骂咧咧了好一通,耳听女儿不回话,才又质问她在哪之类的话,到最后还等不来说话,又骂了几句,才将电话挂了。
  李睿听了这通电话,心情从激愤转为了沉重,心里对丁莎莎一丁点的恨意都没了,反而对她的家庭情况产生了好奇心,多多少少也猜到,她之所以变态,可能跟其父丁福安有着直接关系。丁福安刚才的说话已经很明了了,就是嫌弃她是个丫头,而且他这种心理在她从小到大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改变过,可想而知这些年他对丁莎莎的态度如何。丁莎莎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这种不良信息的影响,不是嘲讽就是辱骂,甚至可能带有殴打,又怎么可能走上一个正常女孩的道路呢?

  每个人都是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最深,一个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孩子,长大以后绝对不可能成为流氓土匪;同样的道理,一个出身于土匪窝子的孩子,长大以后也不可能变成老实人。虽然丁福安贵为市委副书记,但他对待孩子的方式太粗暴太野蛮太不讲道理,这对丁莎莎走上变态的道路绝对是影响至深。极有可能,丁莎莎就是因为父亲恨不得自己是男儿身,才开始学着扮作男人,慢慢的心理上也开始趋近于男人,最终走到今天这一步。

  李睿看着愤懑欲绝的丁莎莎,心里很有些同情她,再次凑到她跟前蹲下,将手机放到她手边,动动口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便在此时,忽从三环路上响起发动机引擎的剧烈轰鸣声,那股轰鸣声不是一声,而是连续不断,一阵阵的如同串串雷声般滚过来。李睿回头望去,却见西三环上自北向南飞速驶来四五辆摩托跑车,这几辆车由远及近,很快驶到近前。
  他也没把这些喜欢激烈驾驶、一身狂躁气息无处宣泄的年轻人看在眼里,正要回过头来,却见为首的摩托车手突然一个降速,急刹在了丁莎莎那辆跑车旁边。此人身后那几辆摩托有样学样,也都停了下来。
  李睿数了数,一共是五个车手,这五个车手把摩托停好后,纷纷下车,围到那辆跑车前后端详,嘴里咋咋呼呼的叫着什么。忽然,有一人发现了路基下面野地里的他跟丁莎莎,大声叫道:“哟呵,哥儿几个,看见没,打野战的嘿!”说完把手指向了他俩。
  这话声音不小,李睿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骂了句,打你妹的野战,老子在跟人约架好不好?心里敏感的觉察到,这几个小子怕是不怀好意,瞪眼看向那几人,果不其然,那五人已经嘻嘻哈哈的跑下路基,向自己所在走来,嘴里叫唤着:“估计是乱搞的,看看女的是什么货色。”“妈的,大庭广众之下就敢野战,真是不讲文明,今天可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不可。”还有的直接把来意说出来了:“那女的肯定浪,咱哥儿几个可得跟她玩玩。”

  众人脚步飞快,嘻嘻哈哈,眨眼间已经来到李睿与丁莎莎近前。
  丁莎莎站起身来,将牛仔裤系好,骂道:“妈的,少爷我这么会儿没系紧裤子,就把你们几个王八蛋龟孙子露出来了,想特么干什么?找死啊?啊!”
  那五个摩托车手刚开始看到她跟李睿都是男人的时候,还有点失望,都以为误会了他们,对方根本不是打野战的野鸳鸯,倒像是搞玻璃的,等听她一说话,才明白过来,她只是男人的打扮,却是个女人。五人都凝目望向她,见她身段婀娜,容貌俊美,虽然打扮得古里古怪,却难掩丽色,只看得都有些垂涎欲滴。
  为首一个车手走上前,嘻嘻哈哈的道:“美女,你这身打扮可真糟蹋你这脸蛋啊,是不是发廊的发型师啊?怎么这么标新立异啊?不过我喜欢!”丁莎莎骂道:“你特么还是喜欢你妈去吧!”说完拣起鞭子,气势汹汹的迎上他,扬手就是一鞭。
  那车手尽管看到她捡鞭子的时候就加了小心,等她抽过来的时候也退了两步,可还是没完全退开,被鞭梢抽到胸前,立时觉得胸前好像被利刃砍中一般,火辣辣的疼,只气得火冒三丈,冲上去就是一拳,狠狠砸向丁莎莎面门。
  丁莎莎这一鞭刚刚抽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动作,眼看就要被他这一拳击中,说时迟那时快,忽然有只大手横向里抓过来,一把抓住那车手的手腕,又跟来一个酒钵大小的拳头,一个直拳重重击在他面门上。那车手痛呼一声,抬手掩面后退几步,弯腰蹲在那儿站不起来了。
  丁莎莎惊讶的看向及时出手救援的李睿,悻悻地道:“要你管?”
  李睿也没空跟她说废话,眼见另外那四个车手已经群殴上来,抬手推她,道:“你往后站。”

  他这下出手没有看着丁莎莎,只是估摸着应该能够推到她,他确实也推到她了,哪知不偏不倚正推在她心前峰峦之上,但觉触手绵弹,手感既熟悉又古怪,下意识回头看去,正碰上丁莎莎那羞愤不已的凶恶眼神,也看到了自己大手所触的部位,吓了一跳,忙道:“啊,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缩回手来。
  丁莎莎手握皮鞭,就要冲他扬起,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提起来就放下了。
  此时那四个车手已经围殴向李睿,一个个状若恶狼,拳打脚踢,全奔了他的面门头顶。李睿脚下一滑,往左后方退了半步,躲开他们的攻击,随即后脚跟跺地,猛地往斜刺里一冲,一拳击向最左边那个车手。那车手没料到他不退反进,一个没留神,已经被他一拳击在右太阳穴上,立觉一阵头晕,摇头晃脑的停在原地不动了。
  李睿一招得手,转身又踹出一脚,正踹中冲在最前一个车手的腰际。那车手如遭巨锤击中,身不由己的往后倒退,踉跄了几步,勉强保持了身体平衡,免去了摔倒的狼狈场面。
  丁莎莎瞪大眼睛看着李睿与四人搏斗,虽然尽力捕捉他挥拳踢腿的阳刚动作,但眼睛所看到的却不是他的一招一式,而是他尽全力保护自己的温馨画面,仿佛自己是一个柔弱无力的花季少女,正在遭受五个流氓的欺辱,而他却勇敢的站出来保护自己,拼死与他们搏斗,只看得芳心之间涌出汩汩温热的小溪,心头酸酸的甜甜的,全身懒洋洋的,如同泡在温泉里,又如同晒着午后的阳光,舒爽温和,畅快难言,而自从自己长大成人以来,似乎还从来没产生过这种奇怪的感受。

  在这一刻,她又找回了身体与心理上作为女人的感觉,她第一次醒悟,自己说到底还是一个女人,以前扮男人的举动可笑可耻之极;她又第一次感受到,其实做女人也挺好,那种被男人呵护守卫的感觉实在快活难言;她又惊奇的发现,自己内心竟然产生了关心他的念头,希望他不被任何一个坏人打到;可她又很快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要是他被打伤流血了,那自己就把他搂在怀里,给他止血包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