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高,真的是高!”有人立刻就笑了起来。
  仲菲依到底是女人,她无法制止他们说笑话,就只能随便笑笑,算是给讲故事的人一个面子。
  当然了,她也不太忌讳这些,每天都是应酬,自然碰上这种场面,她倒是见怪不怪了。要是哪一天,他们这些男人聚在一起喝酒,不说两个黄色笑话,那就怪了。
  接下来,是郭副县长说了,他想了半天,才想到一个:某日, 一樵夫在深山中偶遇一苦行僧, 便与其闲聊起来。

  樵夫问道:不知大师在此清修多少时日了?
  僧人回答:约有三十个年头了。
  樵夫又问:大师清修如此,不知一个月仍会动情几次?
  僧人回答:贫僧功力尚浅, 一个月仍会动情三次。
  樵夫赞叹:大师果然已非凡人, 在下佩服佩服!!
  僧人叹息:那里那里!!动情一次十天而已。”

  郭副县长这个笑话,还真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看到大家都笑了,郭副县长就趁机端起杯子,“来!既然大家都这么给面子,那我们再碰一杯。”又碰了一杯后,轮到黄副县长讲了。
  黄副县长也不俗,慢理斯条的,看着两边的人微微得意的说开了,“我可能讲得没两位好,但我勉为其难吧!中国足球队兵败后,“强力持久丸”厂商找了国家队一名队员l“x”做了一个广告。
  情节是:l“x”左手抱着一个足球,右手指着屏幕说:“谁能90多分钟不射,我能!”
  过了一段时间,某保险套的厂家看了“强力持久丸“的广告后,深受启发,于是从国家队里找了一群队员也做了一个广告。
  画面是:所有队员对着球门狂轰烂炸,广告语:“不管射多少次,射不进去就是射不进去!!!”
  生产避孕药的厂家看了以后也想搭乘顺风车,可自己的药怎么着也是给女人用的,这可怎么办呢?!但是经过分析也难不倒他们,冥思苦想后终于找到了个办法:让一个在中超吹黑哨的裁判身穿黑衣,哨子一吹,手势一打,傲气凛然的说:“不管射进去了多少,统统的不算!”
  哈哈哈,所有的人都一起笑了,笑过之后,大家继续的喝起了酒。

  今天大家都很高兴,酒喝的也还好,没有谁醉倒,冯副县长就建议几个人一起去喝歌,而且还要拉上仲菲依一块去。
  华子建站起来道:“真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下,最近不太舒服,你们玩,我先回去了。”大家劝他不住,也只好放他走了。
  华子建离开是有原因的,就在刚才大家讲笑话的时候,华子建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白龙乡李乡长打来的,他说他们乡上现在手上的钱已经用完了,本来不好意思给书记打电话催的,但实在是不敢耽误,一停工就麻烦了,再想招来民工,又要耽误时间了。
  华子建在酒桌上不好怎么说,只能是不断的:嗯,哈,好,最后说了句:“我知道了,明后两天一定解决。”
  放下电话,他也不好当大家面问仲菲依,所以就急着赶回去,想落实一下。
  回到了办公室,华子建感到头重脚轻,胃里也翻腾得难受,今天虽然没醉,但也他喝的不少,这几天连续接待,陪看陪吃,确实也有点劳累,不然喝这点酒也不会如此浑身难受。
  华子建想了一会,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就决定干脆给财政局肖局长打个电话问下, 华子建拨通了肖局长的电话:“喂,肖局,呵呵,我是华子建啊,你也好,你也好,我想问个事情,你现在方便吗?”
  那面肖局长估计也没休息,很客气的回答:“哪有什么不方便的,书记的电话就是最高工作指示,呵呵,你问什么事情啊?”
  华子建就客气了两句才说:“前一阵子,我给冷县长说了要给白龙乡大棚种植蔬菜安排点资金,不知道你那里资金准备好了吗?乡上只怕已经顶不住了,我想问问,能不能快点。”

  华子建考虑到自己已经不在政府上班了,有的事情自己感觉好像手长了一点,心里就有些不大自然。
  本来也是没什么关系的,书记是有权利管这一切,只是冷县长和自己关系过去一直不太顺,现在虽然表面不错,但华子建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发现冷县长对自己并不真诚,华子建不想为小事加深两人的隔阂,尽可能的减少矛盾,政府的事情也就很谨慎。
  那面肖局长就有那么短暂的一阵沉默,然后很奇怪的回答:“你是说白龙乡大棚种植蔬菜款项??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冷县长没有交代过啊!”
  华子建就也很奇怪了:“不会吧?冷县长说前几天才又给你安排过。”

  财政局肖局长就犹豫了,他就很小心的说:“这样啊.........,那是不是我记错了.....,你在从侧面问问冷县长吧?”
  华子建听肖局长的话很矛盾,也很犹豫不决,就知道有问题了,一个近十万元的款项,县长给他交代了两次,他怎么可能记错,就算是真的记错了,现在自己提醒了,他也应该可以记起来,但他还是坚持让自己去问问冷县长,这里面就很有蹊跷了。
  华子建心里明白了一点,但不露声色的“呵呵”笑着说:“一定是冷县长忘了告诉你,好的,我在去找冷县长催下,你那面资金应该没问题吧?”
  就听肖局长相当谨慎的回答:“资金啊,书记,你怎么不早点给我说这事情,我这基本没钱了,前几天还剩一些,冷县长全部调出去,说是给政府部局发年底福利了。”
  华子建大吃一惊,菜发现事态严重性了,这冷县长的一手真够狠毒。
  华子建也就不说什么了,放下了电话,华子建的脸色就逐渐变得阴沉,他目光锐利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冷峻的看着桌上的电话,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冷县长涮了。

  冷县长的目的是再明确不过,那就是要通过这件事情来打击自己,让自己在基层,或者是在全县给人留下一个说话不算数的形象。更为可恶的是,冷县长是拿一个正在等着急用钱的工程在打压自己,就算自己可以忍受,可以不去计较名誉的得失,但工程是不能拖,找来的民工要吃饭,要发钱,乡上哪里能多等,又哪里能够承受的起。
  华子建的眼中有了怒气,他的胸中也有了愤慨,他几乎就想马上给冷县长打个电话,和他好好的理论一下。但很快,华子建就感觉自己有点过于冲动了,自己已经是一县的最高统帅,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华子建了,自己现在是一县的支柱,顾全大局是自己的职责,不管做什么应该考虑的长远一点,洋河县的发展才是第一位,他点上一支烟,慢慢的吸了一口,他要好好的在想一想。
  许久,他长吐一口长气,吹散眼前的烟雾,他要很平静的好好想想,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自己现在还不能把这笔钱要回来,这或许又是冷县长的一个连环计,自己一但要了回来,全县已经听到要发福利的干部会怎么看待自己,只怕都会在背后把自己骂成一团,看来只好忍下这口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